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博評】以巴衝突 早期伊斯蘭教與耶路撒冷

【博評】以巴衝突 早期伊斯蘭教與耶路撒冷

唐朝史書上提到的大食帝國,嚴格來說是指阿拉伯帝國的白衣大食(奧米亞王朝)及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唐朝、阿拉伯帝國及同期的拜占庭帝國,基本上是當時地球上最強大的帝國。阿拉伯帝國主要以航海技術、貿易及數學等科技力量見長。

以色列人第二次流亡後600年,羅馬經歷了多次翻天覆地的轉變,其中包括採用基督教為國教(公元380年)、東西羅馬分治(3世紀末至4世紀)、西羅馬滅亡(476年),以及不久前東羅馬帝國擊敗波斯帝國(602至628年)。此時阿拉伯半島卻有一人憂心忡忡,苦苦思索如何拯救淪落的阿拉伯民族。他或沒想到自己即將踏入歷史舞台,其解救方式亦將會為人類歷史帶來巨大的衝擊。

以文明水平而言,7世紀的阿拉伯人遠遠落後於鄰近的兩大帝國:東羅馬及波斯帝國。阿拉伯人一直在半島沙漠中遂水草而居,只有少量定居點擴展為有相當規模的城市。在遊牧民族的生活中,人生雖然不算富足,但是社區內人人互相關懷——慷慨是阿拉伯民族的美德嘛。在這片沙海中,一個人有機會一夜之間失去所有財富,絕對需要他人伸出援手,方能渡過難關。試問誰願意幫助吝嗇的混蛋?

伊斯蘭教最初雖然是基督宗教的一個變體,但也很在地化地將沙漠部落的傳統價值觀揉合其中。沙漠部落對有需要的人無私實施救助的美德,成為日後伊斯蘭教sadaqah(施捨)與Zakat(天課,一種救濟貧苦的課稅,也是伊斯蘭教重要教義)的濫觴。(網絡照片)

這種美德因為麥加帶來的繁榮而逐點消失。每一年,大批朝聖者都會湧入城市,帶旺了酒店和飲食業,亦為不同的商家創造致富機會。富人透過經商而累積前有未有的財富量,收入也漸漸穩定,根本不需要擔心一夜破產。慨然如此,富人又何必幫助窮人呢?

阿拉伯人也能接觸外來宗教。由於商人來自五湖四海,各式各樣的宗教故事和儀式也傳了入阿拉伯半島,包括猶太教和基督教。

穆罕默德出生於麥加的統治家族,卻是沒有甚麼地位的邊緣人。雖然比他年長的妻子為他帶來財富,但是穆罕默德深深體會到社會一點也不平等。

他認為當時的貧窮根源,是貪婪正一步步侵蝕傳統阿拉伯民族的美德。除此以外,阿拉伯半島的商貿雖然愈來愈發達,但城市之間不再互惠互利,而是為財富而互相攻訐。結果?阿拉伯民族將會徹底分裂,各派系任由強大的東羅馬及波斯擺佈。

聶斯脫里派教會(東方教會)在巴格達的主堂。東方教會是公元五至八世紀中東及中亞地區最流行的基督教挀,先知穆罕默德年輕時常接觸到的基督教教士,幾乎肯定是屬於東方教會的。(網上圖片)

最後,宗教似乎也有潮流之分:阿拉伯的多神宗教比一神宗教落後得多了。不過,很多阿拉伯人不太願意皈依猶太教或基督教,因為信條太繁複了,很難懂。

穆罕默德以有限的財力幫助窮人,但是力量微不足道,根本無能力改變現況。沮喪的穆罕默德愈來愈消沉,有天卻突然聽到一把聲音,指定他宣揚神的福音。穆罕默德害怕極了 —— 他是瘋了嗎?穆罕默德不敢作聲,但這把聲音後來還是出現了,一直在安撫和催促他肩負最後一名先知的職責。

穆罕默德明白了:上帝選中了的不是他本人,而是阿拉伯人……等等!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不是不同民族嗎?原來阿拉伯人也是阿伯拉罕的後裔啊!

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家桂爾契諾繪畫聖經中著名的亞伯拉罕驅趕夏甲及以實瑪利兩母子的故事。早在伊斯蘭教前,猶太教已視以實瑪利為北阿拉伯人的祖先。

時光倒留,回到阿伯拉罕獻出兒子以撒以前的時光。婚後多年,阿伯拉罕與妻子撒拉一直未能生兒育女,令撒拉很是擔心阿伯拉罕後無繼人,於是說服他納妾。阿伯拉罕迎接了使女夏甲,生了兒子以實瑪利,但想不到妻子撒拉嫉妒兩母子,用計逼走他們兩人。可幸的是,上帝祝福兩人,並承諾以實瑪利的子孫將會得到自己的王國。

無錯,以實瑪利與母親來到阿拉伯半島,建立了麥加,是阿拉伯人的祖先。換言之,阿拉伯人同樣是上帝選中的子民,也有資格定居於應許之地。

不過,移居應許之地前,穆罕默德要先宣揚福音。由於他的教義提倡幫助低層人士,不少信徒都是窮民和奴隸。隨著信眾人數愈來愈多,管治菁英決意打壓這個新興的宗教。他們捉拿信徒後,用盡方法折磨這些信徒,希望群眾會因為恐懼而遠離穆罕默德。不過,效果似乎不太明顯。管治菁英唯有斬草除根,派人刺殺穆罕默德 —— 但刺客一一失敗了。到底這是純粹的好運,還是阿拉的恩寵呢?

管治菁英不見屍首不罷休,決意圍攻穆罕默德的住所。信徒勸喻穆罕默德趕緊逃亡,但他不為所動。直至他聽到聲音,說這是阿拉的旨意,並承諾他將會重返麥加,穆罕默德才制訂逃亡計劃,帶領信徒離開麥加。

穆罕默德一行人很快就收到耶斯里卜(Yathrib,今麥地那)的邀請,前往當地擔任仲裁。耶斯里卜內有12個氏族,分別為猶太及阿拉伯部落 —— 因為宗教及權力的原因,兩個民族之間不時爆發衝突,帶來永無止境的世仇。

各氏族同意邀請穆罕默德到耶斯里卜擔任仲裁並保證其人身安全,而穆罕默德馬上利用這個機會建立新的勢力基礎,在城內宣揚福音,擴大其宗教組織。另一方面,他攏絡周邊社區建立同盟組織,增強自己的政治實力。

不久以後,穆罕默德有相當的信心與麥加開戰了 —— 不過,穆罕默德目前的軍力始終有限,不能進行耗時耗力的圍城,只能找機會一舉消滅敵人的軍力。這就是攻擊商隊:麥加一定會派出士兵為商隊護駕,當然是為免盜賊搶奪財產。不過,對穆罕默德而言,此舉正是自投羅網。

624年,穆斯林軍隊在穆罕默德的帶領下,來到巴德爾(Badr)埋伏下來,等待麥加的商隊經過。雖然穆斯林軍隊低估了敵人數目,但是結果一如穆罕默德所願,穆斯林憑藉信念和紀律擊敗了麥加軍隊。

有人提議穆罕默德馬上率軍攻打麥加,但是穆罕默德拒絕了。「伊斯蘭」解作「和平」 —— 敵人只要願意投降,穆斯林就無必要亦無道理繼續採取武力。當然,穆罕默德知道,一時之間他的實力不足以征服麥加,需要透過更多勝利來說服其他阿拉伯人:穆斯林才是真正的上帝子民。

正正就是「被動」的處境使伊斯蘭教顯得「和平」和「節制」,最後亦為穆罕默德征服了麥加。628年,他帶領部下前往麥加,聲稱要朝聖,並與麥加訂下和平協議,然後返回耶斯里卜。次年,穆罕默德再次與部下來到麥加,但麥加有人破壞協議,給穆罕默德一大機會,呼籲麥加居民反抗強權。公元629/630年,穆罕默德以領袖身份進入麥加

哈格德之戰可說是阿拉伯世界重要轉捩點之一。公元627年,麥加的聯軍以超過穆軍3倍的兵力圍攻耶斯里卜,穆罕默德的守軍據守當地天然要塞地區,並挖出大型戰壕據守。最後徹底瓦解麥加聯軍的攻勢,並令他們受到沉重打擊。2年後,穆罕默德佔領麥加。

當阿拉伯半島大多數的部落都已經臣服穆罕默德後,他可以說已經統一了阿拉伯民族了。

穆斯林勝利了。不過,沒有迫害,穆斯林還有甚麼理由依賴阿拉呢?沒有敵人,穆斯林還有甚麼理由為阿拉而戰呢?穆罕默德率眾前往聖殿,將神像全數移走。伊斯蘭教勝利了。

不久,穆罕默德過身。繼任的哈里發(Caliphs)決定派出穆斯林軍隊攻打拜占庭及波斯,以免各個派系互相攻訐。回到穆罕默德在耶斯里卜對抗麥加的時候,他提出宣戰是建基於一個前提:當敵人威脅到伊斯蘭教,穆斯林有理由出擊;如果沒有外來威脅,穆斯林不能使用武力。到了穆斯林軍隊向阿拉伯半島以外擴張時,兩大敵人(拜占庭及波斯)都沒有威脅伊斯蘭教。哈里發又如何解釋呢?他們的理由是,真主是唯一的神,所以唯一真正的宗教是伊斯蘭教,亦所以真正的國度只有一個:以實瑪利後代(即阿拉伯人)所建立的王國。這個信念燃起一股狂熱,隨著駱駝奔向巴勒斯坦,先後湧入大馬士革(636年)、耶路撒冷(638年)、凱撒利亞(640年)……

幾近無敵的穆斯林大軍征服了大片的土地,除了巴勒斯坦和敘利亞之外,還有西邊的埃及和東邊的美索不達米亞(今伊拉克及伊朗)。然而,大軍之中,原本的宗教熱盛逐漸減退,聖戰的意義也愈來愈模糊。到了720年,放下彎刀和弓箭的阿拉伯人,站起來四處張望,發現阿拉給予他們的王國,大小足以與一個帝國媲美。巴勒斯坦這小小的應許之地,已經沒有甚麼特別的宗教意義了 —— 因為巴勒斯坦早已是他們家園。

耶路撒冷的圓頂清真寺。相傳穆罕默德於公元621年在這裏升天謁見其他先知與真主。(網絡照片)

耶路撒冷呢?我們可以首先看看伊斯蘭教如何看待猶太教及基督教的神。對穆斯林而言,他們所信奉的阿拉,與猶太教及基督教的耶和華,屬於同一個神,因為這三個宗教所信奉的都是阿伯拉罕所信奉的神。然而,猶太人四處流亡,正正是他們背棄上帝的證據。因此,穆罕默德不認為自己創立了一個新的宗教,而是引領信徒走回正確的道路。他早期傳教時,示意信徒朝向耶路撒冷的方向禱告,希望藉此說服猶太人順從他的領導。

猶太人當然不領情,斷然拒絕。穆罕默德沒有失去理智,反而明言,穆斯林不應該強逼其他人信教。不過,穆罕默德也認為,既然猶太人再一次選擇背棄阿拉,禱告時面朝耶路撒冷還有甚麼意思呢?在這個時代,宣揚福音的重任壓在阿拉伯人肩上了 —— 由於阿拉在麥加感召穆罕默德,所以麥加是最為神聖的城市。從今以後,穆斯林禱告時,都要朝向麥加。

出於報復對方鼎力協助麥加勢力,先知穆罕默德下令大舉屠殺阿拉伯猶太族群古萊扎族(Banu Qurayza)。然而對於其他協助過自己或中立的猶太族群,他則予以十分寬大的處理,例如猶太人只要交人頭稅,即能享有過去的自治地位,日後不少猶太人成為阿拉伯帝國的官員。相對於同時代的歐洲,阿拉伯猶太人的生活還是好太多。直至阿拉伯帝國滅亡之前,伊斯蘭迫害猶太人的地區,主要在北非和西班牙一帶,且和阿拉伯人沒有什麼關係(那區主要是柏柏人的勢力範圍)。(照片來自維基)

簡單說,從7至8世紀的發展來看,伊斯蘭教與民族身份有莫大的關係,但這個宗教與土地和城市的關連比較薄弱。不過,11至12世紀的十字軍東征,將會徹底改變穆斯林的觀念。下文將來討論十字軍東征是如何塑造伊斯蘭教的聖戰概念,導致長達一千年的宗教仇恨。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溫仕文

Check Also

【博評】金泫松:「特金二會」可以談些什麼?

自今年6月12日在新加坡舉行特 ...

One comment

  1. 我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