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敘利亞內戰專題 / 【軍事博評】大吉嶺紅茶﹕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始末的「超級懶人包」

【軍事博評】大吉嶺紅茶﹕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始末的「超級懶人包」

一‧背景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2月19日意外地宣布所有ISIS已經被消滅一意孤行地從敘利亞撤軍之後,一時之間各方議論紛紛。然而大部份文章都沒能分析出美國從敘利亞撤軍始末,甚至也未能搞清美軍的撤軍對象——北敘利亞民主聯邦和伊拉克庫爾德國的關係,只是統稱之為「庫爾德族」。故此,本文章意在為讀者提供簡短而完備的局勢分析,梳理雜亂的消息。

二‧美國派兵敘利亞的背景

這一切一切都要從自伊斯蘭極端組織「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說起。自該組織在2014年擊潰伊拉克政府軍後,其控制範圍迅猛擴張,不但攻佔其「發家地盤」敘利亞,更佔領了伊拉克三分一的領土。然而,由於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在上台後一直在為撤軍造勢,靠此更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因此,奧巴馬即使在其盟友伊拉克的主力裝甲部隊於摩蘇爾之戰遭受重大挫敗後,仍然不肯派兵支援,只願進行間接支援,以免打擊自己的政治資本。但是,只實施空襲卻沒有能令伊斯蘭國屈服,相反伊斯蘭國更是越戰越勇,一度迫近伊拉克首都巴格達。

 

2014年摩蘇爾陷落一戰是一場現代戰爭史上最為「奇妙」的戰役:1500名ISIS被伊斯蘭國部隊殲滅了機械化程度高並裝備世上第一流M1A1主戰坦克,合計六萬名伊拉克新軍第二丶三摩托化師。(網絡圖片)

 

在這樣的危急情況下,美國找到了中東當地援軍協助:庫爾德人。庫爾德人雖然是中東第四大民族卻始終被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敘利亞四國山區的地區四個現代國家所分割,因此一直飽受壓迫。在庫爾德人勢力中,主要可以分成兩支。一派是超越民族主義丶信奉民主邦聯主義和尋求多民族獨立的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及其分支羅賈瓦(現北敘利亞民主聯邦)。另一派則是信奉威爾遜民族自決原則,在巴爾扎尼威權管治下,他們力圖令庫爾德族自主獨立,並建立了今天的伊拉克庫德斯坦(前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

一開始的時候,美國尋找了在伊拉克的庫爾德自治區作為其援軍。當中原因很好理解,是因為美國跟他們一直有合作。早在海灣戰爭的時候,伊拉克庫爾德族已經作為反薩達姆陣營的一份子,與美軍一起行動。為此,美國戰後獎勵了伊拉克庫爾德族,允許庫人成立庫爾德自治區。

在摩蘇爾大壩一戰中,伊拉克庫爾德自治區(下稱伊庫區)表現良好,贏得了美軍的信任。該戰役不但為伊拉克政府軍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分散了伊斯蘭國的兵力,更打擊了伊斯蘭國的力量。可是,由於伊庫區希望保存勢力跟伊拉克政府對抗,爭取更大的政治資本。因此,伊庫區對抗伊斯蘭國的時候並沒有傾盡全力,只是勉為其難地出兵,令美國未能有效進攻伊斯蘭國,早日消滅伊斯蘭國。因此,這個因素埋下了美國援助北敘利亞民主聯邦(下稱北敘)的種子。

三‧美國為什麼要幫助北約盟友眼中的「恐怖分子」?

事實上,美國和北敘的合作是幾經波折,相當艱辛下才出現的。由於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下稱庫工黨)多年以來堅持使用武力和土耳其抗爭,爭取民族獨立成立社會主義國家,因此一直被土耳其當局視為「恐怖分子」。對此,美國一直積極響應盟友的號召。1999年2月,土耳其軍事情報局特工在美國中情局協助下,在肯尼亞逮捕了庫工黨主要創始人阿卜杜拉·奧賈蘭(Abdullah Öcalan),令庫工黨和美國的關係跌至谷底。即使庫工黨表示願意放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土耳其丶美國和北約不少國家仍然把庫工黨視為恐怖分子。

 

在北敘利亞民主聯邦,奧賈蘭的肖像幾乎無處不在。這是因為奧賈蘭放棄了共產主義的激進理念,改為認同美國無政府主義學者默里·布克金(Murray Bookchin)等人學說,創造了富無政府主義丶直接民主丶西式人權精神和重視左翼平等理念的民主邦聯主義(democratic confederalism)(網絡圖片)

 

直到敘利亞內戰爆發,這個情勢才開始出現改變。2012年敘利亞內戰中,庫工黨的分支庫爾德族民主聯盟黨發動了武裝起義,一舉控制了科巴尼、阿穆達和阿夫林三個城鎮,成立羅賈瓦自治區。作為敘利亞內戰各方勢力中最民主丶動員和組織機制最完善和最能吸納各種意識形態的力量,羅賈瓦不但守住了自身的三個城鎮,在宛如史太林格勒戰役中慘烈的科巴尼戰役得到勝利,更一路反攻伊斯蘭國,其表現令人刮目相看。

 

對當今不少左翼來看,科巴尼戰役跟西班牙內戰中的馬德里戰役和偉大的衛國戰爭中的斯大林格勒戰役一樣偉大,是反法西斯的重大戰役。「No pasarán!」的意思是指「不准通過」,指1936年馬德里戰役時,西班牙的男女老少為了阻止佛朗哥部隊前進,而志願參加民兵阻擋正規軍。(網絡圖片)

 

在科巴尼戰役(Siege of Kobanî)中,土耳其劣行的揭露和羅賈瓦的奮戰最終為羅賈瓦贏得了西方的援助。在伊斯蘭國已經攻至土耳其邊境的羅賈瓦重鎮科巴尼情況下,土耳其埃爾多安政權竟然因為多年來與庫工黨的恩怨情仇,拒絕提供任何協助予羅賈瓦,更斷絕羅賈瓦武裝力量人民保衛部隊(YPG)馳援科巴尼的補給。此舉被大批駐守在土耳其邊境的西方記者大肆報道,而科巴尼城內的各種慘況更被直擊報道。最終在輿論的壓力下,美國決定直接出動空軍支援人民保衛部隊,而土耳其的態度也軟化,開放邊境。故此,此役成為了美國派兵敘利亞的最關鍵轉捩點。

四‧美國和北敘利亞民主聯邦的合作模式和過程

科巴尼戰役後,美軍開始和北敘接觸並開始合作。2016年特朗普上台後,這個趨勢變得更加明顯。特朗普作為反奧巴馬政策的激烈主張者,上台後把大部份奧巴馬政策都推倒重來。因此,特朗普在其幕僚軍隊鷹派防長馬蒂斯的支持下,決定派軍支援羅賈瓦。

不過,深究北敘和美國的關係發展,兩者並不能完全互相無條件信任大家。這是因為雙方存在歷史芥蒂,羅賈瓦的直屬政黨庫工黨亦是美國眼中的「潛在恐怖分子」。因此,除去「聯軍」(CJTF-OIR)名義和空襲外,實際上北敘得到的美國援助相當有限。儘管美國派駐軍事顧問前往北敘來提升當地部隊訓練水平,但是關鍵的武器裝備卻沒能確切地援助當地。例如,標槍式反坦克導彈(FGM-148 Javelin)、陶式反坦克導彈(TOW)和毒針防空導彈(FIM-92 Stinger)之類的單兵武器要美國批准才使用,援助的防地雷車(MPCV)和悍馬車(Hummer)等裝甲防護車輛數量亦少得可憐。

因此,除了當地極少部份的特種部隊外,基層部隊還在用各類仿制AK丶俘獲的敘利亞政府軍/ISIS庫存軍火及來自世界各地的二手武器。相反,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因為其親土耳其的立場,在政治上少有制肘,不止得到大批的美軍援助武器,更得到T-54/55和D-30榴彈炮等重型火力武器,雙方形成鮮明對比。

 

民主軍轄下婦女保護部隊(簡稱YPJ,一支全女班部隊)的狙擊手小組。北敘主導的敘利亞民主軍除去極少數精銳特種部隊外,大部分部隊都因為缺乏援助,從西方軍隊觀點來看甚至是裝備不佳。但是,這卻無阻民主軍的戰鬥意志,用敘利亞各大交戰方中最差的裝備打出令人亮眼的成績,得到美軍肯定。(網絡圖片)

 

美軍派駐北敘的部隊數量雖合計高達2,200人,但是卻甚少一線直接打擊部隊,貫徹非接觸作戰政策。 根據公開資料,這些一線部隊包括但不限於美軍第三騎兵團一部及炮兵支援中隊丶海軍陸戰隊第十團第一營一部丶第一騎兵師第三旅級戰鬥隊一部丶第七十五遊騎兵團一部及各種番號不明的特種部隊。

除此之外,美軍還有大量的支援後勤部隊。當中比如是第143支援指揮部隊(Sustainment Command)丶美國海軍陸戰隊對應危機應變空地特殊部隊(SP-MAGTF)丶美軍雷達站部隊丶各兵種各類固定翼和旋翼運輸機的機組以及地勤。美軍在當地參與戰爭的介入模式是當北敘牽頭成立的敘利亞民主軍(SDF)需要炮火支援或特別需要時,美軍就會派出火力支援部隊丶空襲或特種部隊進行作戰,處理難以攻下的據點。因此,雙方一直在消滅伊斯蘭國時合作良好,直到土耳其的南下野心開始出現。

 

2018年2月卡什姆一戰(Battle of Khasham)中,俄羅斯傭兵瓦格納(Wagner Group)伙同敘利亞巴沙爾政權軍(SAA)進攻敘利亞民主軍,入侵的500名部隊隨即被美國主導的聯軍在猛烈空地火力下大部被殲,是美俄在敘利亞內戰中最激烈的一次直接衝突。(網絡圖片)

 

 五‧美國和北敘利亞聯邦的重大誤判

作為二十一世紀以來獨攬大權一直野心勃勃的威權領袖,埃爾多安承繼了土耳其反庫爾德族的政策。土耳其在歷經多年準內戰級的清剿庫工黨軍事戰爭中,損失不少,因此一直害怕庫爾德族的壯大威脅本國自身安全。在敘利亞內戰後,伊拉克和敘利亞更是出現了兩個接壤土耳其邊境的庫爾德族政權。其中,羅賈瓦更是一個最不能接受的政權。

這是因為當地政權雖然拋棄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但卻是一個親左翼丶支持世俗化、主張盧梭天賦人權和直接民主的反土耳其勢力,長遠來看是逐步邁向伊斯蘭教式宗教威權的土耳其的一大威脅。因此,土耳其在未遂政變後,其總統埃爾多安一直擺出反美的強硬姿勢。因此,美國為了避免土耳其一面倒親俄,而開出對土耳其作出讓步。

在2016下半年,埃爾多安在剛處理未遂政變後就以打擊伊斯蘭國的名義,進行「幼發拉底河行動」(Operation Euphrates Shield)入侵敘利亞領土,並指派親土耳其的敘利亞自由軍(TFSA)佔領連接阿夫林和曼比季一帶的領土,令阿夫林成為羅賈瓦的飛地。在此期間,西方沒有對土耳其發出任何嚴厲指責,助長了土耳其的氣焰。

2016年末,正值羅賈瓦決定成立北敘利亞民主聯邦的時候,土耳其南下攻擊敘利亞領土上的ISIS,意圖明顯。在事件中,土耳其暴露了軍隊力量在政變較弱的問題,故此南進暫時停止。因此,2016年末到2018年初,北敘的敘利亞民主軍能夠放開手腳進攻伊斯蘭國,一舉收復了伊斯蘭國首都拉卡丶東阿勒頗和代尔祖爾等重鎮,令ISIS有生力量基本上被消滅殆盡。

在2018年1月13日,美國鷹派的一則決定惹怒了土耳其,令局勢快速惡化。由於馬蒂斯為首的美國鷹派宣布決定訓練一支三萬人的邊境維和部隊(Border Security Force)來制衡伊斯蘭在土敘伊三國邊境的力量,土耳其迅速對此表達了不滿。同一時間內,由於北敘連年的勝仗積累了大量的自信,北敘決定參與計劃,打算在區內取得更大影響力。不過,此舉徹底令土耳其撕破臉皮。

在1月20日,土耳其以「清剿伊斯蘭國」為名義發動「橄欖枝行動」,大舉進攻阿夫林。由於北敘奉行直接民主制度,派系複雜繁多,令決策層誤認為西方會保住自己的形勢下,臨時調動軍隊對抗土耳其。可是,北敘政軍界決策者並末能把握北敘的嚴峻局勢,即一個泛社會主義的中東世俗政權注定不合乎各列強利益,也高估了自身的力量和影響力。最終,阿芙林在力戰三個月後,屈服在土耳其軍隊先進的空軍打擊和機械化部隊進攻下,北敘計劃和美國鷹派計劃徹底幻滅。

 

在土耳其強大的裝甲機械化部隊和先進的空地打擊下,民主軍在阿夫林一戰在只有輕步兵和簡陋裝備的情況下居然堅守了三個月之久,相當頑強。目前,民主軍仍然與土耳其佔領軍進行游擊戰。(網絡圖片)

 

六‧美國撤軍與北敘利亞聯邦的未來

在阿芙林戰役後,美國對北敘的支援熱情大減。由於美國需要土耳其作為自身的地緣政治籌碼,因此不肯和土耳其直接對抗。當中,實務派的特朗普認為美軍留駐敘利亞並沒有意思。作為一個商人,特朗普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目標是把當地的伊斯蘭力量清剿,好讓能夠威脅美國的勢力減少。

至於當地的善後工作,在特朗普觀點上是希望能夠避免的。因為他的新門羅主義構想,並不包括協助美國外的任何一個國族打造自己的烏托邦,更何況是一個與自己準盟友土耳其對立的左翼政權。因此,在特朗普和馬蒂斯於年末的爭端激化,並以馬蒂斯失勢告終後,「駐敘派」失敗,美國撤軍北敘。

寫在最後,筆者認為北敘的形勢和未來相當不樂觀。以土耳其穩定了里拉匯率,急需尋找新敵人的外部因素,土耳其凌架於敘利亞境內各方力量的條件,土耳其侵犯北敘利亞聯邦很可能只是時間問題。同時,曼比季的情況實際上亦比阿夫林更為悲觀,因為當地既不像阿夫林有山地天險可供依賴,地形更是一馬平川的平原,有利土軍進攻。

可是,在北敘的投機氣氛濃厚下,根據前北敘國際志願兵王磊的說法曼比季實質上更是連戰壕也沒挖過,形勢相當不妙。雖然最近在美國鷹派和左翼政黨要求下,美國暫緩撤兵敘利亞,但僅僅是緩兵之計。土耳其將會不會又一次令這個二十一世紀以來左翼運動最新的希望被擊倒?這個答案相當模糊,還需觀察。

自羅賈瓦成立後,它向外宣稱實行直接民主、性別平等、可持續發展丶平等主義等進步原則,吸引了西方不少左翼關注。到底,北敘利亞民主聯邦這個敘利亞亂世中的烏托邦可以支撐多久?她會不會為當前世界的格局帶來改變?這一切值得我們關注丶留意和支持。(網絡圖片)

 

補記:以下是文章作者製作的庫爾德人勢力懶人包,糾正一般港媒(甚至華人媒體)所謂「局勢分析」中傾向把庫爾德各派視為一個整體的概念錯誤。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投稿

Check Also

【軍事博評】William:魚雷、水雷、帽貝水雷,什麼都搞不清?

  6月13日當地時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