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評論 / 李永峰:還原中朝關係的歷史真相 專訪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沈志華

李永峰:還原中朝關係的歷史真相 專訪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沈志華

1501150620201SL_1BDE1F54C141F40DEFD1C1938C847306
一九五零年朝鮮戰爭爆發,中國志願軍入朝參戰

神秘的朝鮮,經常能製造一些令人驚詫的新聞。比如最近半年來所發生的事情,金正男遇刺、被關押美國大學生獲釋後離奇死亡,以及洲際導彈試射等。作為與朝鮮關係最密切的國度,中國對朝鮮究竟有多大影響?以及中國對朝鮮內部狀況究竟掌握多少?這也是外界所好奇的謎題。

中朝關係,在世界各國的外交關係中,是一種獨特的存在。這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過去恐怕沒有多少人能說得清楚。中國傳奇歷史學家、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沈志華近日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推出他的新著《最後的「天朝」:毛澤東、金日成與中朝關係(一九四五至一九七六)》,嘗試就這一問題給出回答。

一九五零年,朝鮮戰爭爆發,中國志願軍入朝參戰,與美國所領導的「聯合國軍」在朝鮮半島進行了一場長達三年的殘酷戰爭,各方損失慘重。這場戰爭重塑了全球地緣政治,也深刻影響了中國命運的走向。奠基於戰爭期間的合作,中朝的同盟關係一直持續到現在。這是當今中國政府處理朝鮮半島問題時的基本背景。但是,影響當代中朝關係的歷史原因並不僅限於此。

沈志華研究發現,毛澤東時代的中朝關係既是社會主義陣營內大國領導小國的關係,也是中朝幾千年來「天朝關係」的延續。在王朝時代,朝鮮作為藩屬國,與中央有朝貢關係。而至少到毛澤東時代,「天朝」理念依然影響中國處理周邊的態度。沈志華廣泛應用多國檔案,嘗試為當前「冷暖無常、起伏不定」的中朝關係給出歷史解釋。近日沈志華在香港接受專訪,以下是訪問摘要:

1501150659029SL_95D7320D9342432ECDB31DC79A95A5A5
中國抗美援朝遊行

您在書裏講,一九五六年「八月事件」中,金日成清洗延安派。最近幾年也發生過類似事件,就是金正恩清洗張成澤這類親中派。似乎朝鮮內部的親中派每次被清洗時,中國這邊都是被動接受。中國對朝鮮內部的親中派,究竟是什麼態度?

毛澤東時代,他對周邊國家,包括朝鮮,是採取一種不干涉內政的方針。他自己也不主張蘇聯干涉東歐內政,所以他跟蘇聯對東歐的控制理念不一樣。蘇聯的控制,就是第一是駐軍;第二呢,就是培植代理人,即所謂親蘇派。它對東歐這些國家,它有這個權利,按照社會主義陣營的那種領導和被領導關係。

五零年,中國出兵朝鮮的時候,其實是當時的延安派跟志願軍合作的最佳時機。誰與中國溝通出兵這個事兒?朴一瑀。朴一瑀是七大的代表,跟中共非常熟,所以金日成派他來。後來中朝聯軍司令部成立的時候,朴一瑀就是副政委,金雄就是副司令。金雄是誰啊?原來新四軍的幹部,也是延安派。加上當時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負責情報工作的徐輝,也是延安派的幹部。再加上其他幾個,像方虎山、武亭。這些人呢,金日成特別忌諱。這些人本來就掌握軍權,再加上跟中國人的合作,他就採取了很多措施。後來調離的調離、撤職的撤職。但是當時毛澤東三令五申,就是一概不要過問朝鮮內部的事,只管打仗,其他國家內部的事,一概不要過問。其實,延安派在朝鮮戰爭期間,就基本失勢了。

後來「八月事件」的時候,金日成就大開殺戒了。甚至在五六年底,毛澤東還動過心思,要撤換金日成。但這個有點例外,要了解社會主義國家的黨際關係和國家關係。他的想法有這麼一個矛盾的現象,就是說你不能干涉別國內政,但是要是誰要脫離社會主義陣營,那是不能允許的。五六年底,毛澤東也是認為金日成要成為東方的納吉,要脫離社會主義陣營,所以他有這個想法。當然很快消失了,改變了。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管過朝鮮內部的事。為什麼這樣?這就是我這本書、這個題目,天朝觀念。中央王朝對藩屬國就是任命一個政府,其他你們內部的事你自己弄,我不管,給你充分的自主自治。對越南也是這樣,有困難我幫你,但對你內部的事一概不管。毛澤東認為,這樣處理跟周邊國家的事反而能搞好。所以舊時代,他是希望用這種「攻心為上」,不是靠武力去控制、去掌控你,所以他對朝鮮內部所謂的親華派,是不在意的。這個就是毛時代中國處理跟朝鮮關係一個基本的方針、基本的理念。

後來,我想是沒有辦法,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們對朝鮮內部的情況根本就不了解。而且我們也不去動這個心思。這可能跟這個傳統有關係,就是原來毛主席定的規則,誰也不敢動。生氣呢,我想當然生氣了。張成澤這個事,中國怎麼不生氣?

1501150590061SL
《最後的「天朝」:毛澤東、金日成與中朝關係(一九四五至一九七六)》

您講中朝關係是「天朝」關係,這會不會與社會主義陣營內部的國與國的關係相衝突?

不衝突,恰恰是吻合的。社會主義陣營內部的關係,它是個什麼關係呢?其實從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世界革命的理念來看,工人講工人無祖國,將來都是大同世界,沒有什麼國家。你現在分那麼清管什麼用?過兩天都要合併嘛。這是一層。

第二層,在社會主義陣營內都是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就是有資歷的、有經驗的、有資源的大黨領導那些小黨,這是從第一國際、第二國際、第三國際,一直到後來共產黨情報局都採用這個原則。為什麼它要一統天下?它就是一盤棋,社會主義陣營裏頭不允許有獨立。你獨立,像南斯拉夫,給你開除出去,你別參加了,國際共運就沒你的份。所以國際共運也好,世界革命也好,它要一統天下,有一個中心、一個指揮部,原就是蘇聯。

後來毛澤東覺得蘇聯不革命,修正主義了,就想把這個中心弄到中國來。原來中國只管亞洲革命,後來波匈事件以後,毛澤東覺得蘇聯管歐洲都管不好,還是我來吧。所以在社會主義,處理黨際關係的總體原則、理念,其實跟中國傳統的「中央王朝」有很多重叠和相似的地方。我舉個例子,處理邊界、領土問題,毛澤東曾經三番五次跟金日成講,說這東北就是你們的大後方,將來打起仗,東北我就交給你管理了,東北的一切都你指揮。所以金日成特上心這個事兒。他六三年還真來過一次東三省視察。鄧小平當面跟他講,說:「你可以下命令,他們都向你匯報工作,這兒的工作你統一安排。毛主席說了,你不但要熟悉這裏的山川地形,還要熟悉這裏的幹部。」所以他就東三省挨個談,東北幹部輪流向他匯報工作。在別的國家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事情?想一想都匪夷所思。

社會主義陣營內,像蘇聯和中國,受到一定壓力後,都用內部的改革來回應。朝鮮的壓力也很大,但是似乎沒有內部改革,而是變得越來越緊。為什麼朝鮮的回應跟其他社會主義陣營不一樣呢?

其實也不是沒有改革,也試過。但我們搞不清楚朝鮮內部究竟發生了什麼。

金正日也嘗試過搞特區,可「新義州特區」因為楊斌事件給攪黃了。後來金正日就把「改革開放」當成毒草了。我們搞不清楚為什麼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張成澤是朝鮮內部負責體制改革的官員,金正恩上台後,他來中國,肯定是要推動改革的。因為朝鮮現在這種經濟沒有出路,他們也明白市場經濟的重要性,但為什麼就是搞不起來?還有張成澤為什麼被處決了?我們沒有材料、沒有檔案,現在也說不清楚。

還有一個原因呢,這就是個人的分析了,就是一個獨裁的封閉社會,一旦經歷開放,這個國家有了貿易往來、人員流動等等,包括文化各方面,那麼它就很難再維持獨裁。老百姓原來不知道世界什麼樣,中國就是個例子。文革的時候,都以為天下黑壓壓的,就中國光明幸福。一開放,比如說我們這些幹部出去了,發現原來他們強多了。其實這個路子蘇聯也走過,二戰前,蘇聯也是個封閉的社會。然後二戰打到最後,一百多萬軍隊到了歐洲,那軍人一看原來外部世界這麼美好,哪是都在水深火熱當中?

所以朝鮮一旦開放,也是這個結局,那這個體制就很難再維持。另外,體制的改革、意識的轉換,也需要幾代人,腦子得慢慢換過去。

原刊於作者博客,本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李永峰

Check Also

20170818191523

【評論】呂琪:中國飛越宮古海峽 意在突破第一島鏈

  據日本軍方透露,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