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文化生活 / 清朝作文考啲咩?蒲松齡原來曾拿滿分?

清朝作文考啲咩?蒲松齡原來曾拿滿分?

【香港輕新聞】今天(11日)是DSE放榜日,一眾摘星的狀元成為媒體焦點,但原來《聊齋志異》作者蒲松齡亦曾在考試有非常驕人成績。內地著名作家馬伯庸最近於微博上撰文,介紹蒲松齡如何在考試中把一篇議論文,寫成一部短篇小説,最終獲得考官給予滿分。

經歷過三試都拿到第一名,讓蒲松齡成為家喻戶曉的文人。(互聯網圖片)

最近,內地著名作家馬伯庸這篇名為「蒲松齡與高考滿分作文」的文章於網上引起不少討論,內容提及蒲松齡於清朝順治十五年,以兩試案首(第一名)的身份參加考試,結果表現非常出色。

考試有何要求?

馬伯庸指,當時的考試是由各省自己出題,流程上分為正試、複試兩場。而考核八股文與試帖詩,重點是在兩場的八股文寫作。八股文屬於一種議論文寫作,無論題目還是回答,都被嚴格限定在四書內。考官要從四書裏摘取某段、某句或某幾個字作為題目;考生則要根據題目,闡述對聖賢的理解。

八股文有嚴格的格式限制,考生必須按照「破題、承題、起講、入手、起股、中股、入股、束股」八個部分來寫。從起股到束股這四部分,每一部分至少有一比,一比分為兩股文字,這兩股行文格式必須對仗。

試卷題目是什麼?

蒲松齡拿到的題目《蚤(早)起》二字,出自於《孟子》裏著名故事《齊人有一妻一妾》:

從前,有一個齊國人,有一個妻子和一個妾。每次他從外面回來,都吹噓自己跟達官顯貴交往吃喝。妻子不相信,有一天起床跟蹤丈夫,發現他原來是去墓地向掃墓的人乞飯。

妻子回來跟妾抱頭痛哭,指怎麼會嫁給這個人。孟子最後説:「想要升官發財榮華富貴的人,他們做的事情能不讓妻妾引以為恥的,真是太少了」。

《孟子》裏著名故事《齊人有一妻一妾》(互聯網圖片)

蒲松齡如何作題?

四書裏大部分篇章都在講述道理,但《齊人有一妻一妾》是寓言故事,裏面有人物、動作、對話,富有文學性。馬伯庸形容,蒲松齡平時喜歡看各種小説,他看到這個題目,一時技癢,於是在考試現場湧現出創作慾望:

破題

起得這麼早,是因為已下定了窺探的決心。

承題

齊人的妻子為什麼起的這麼早?因為她下決心要去跟蹤自己丈夫。

起講

我看那些富貴之人,都挺忙的。君子和小人都在朝野忙碌,無不是為了富貴。即便是那些不富貴的人,也在忙着去巴結富人,生怕相見太晚。那些看起來無所事事的人,不是心大的高人,就是深閨裏的女子。

入手

齊人妻懷疑自己丈夫,又與妾商量過。她既然存了窺探之心,便一直在仔細地思考如何窺視丈夫。

八股部分

一比:

自從我下定決心要跟蹤我丈夫之後,輾轉反側,一夜都沒睡好。我猜測着他要去的地方,惦記着他要去的地方,反覆地推算着他要去的地方。那一夜,我無法安眠,躺在牀上等待黎明,口裏還喃喃自語:「我是不是該起來了?」

 二比

我最怕的,是丈夫出門時我沒跟上。如果他先起牀,而我還沒起,女人本來就比男子行動要慢,只怕我剛起床,他已經出門了。等到我趕出門時,他已經看不見蹤影。那可怎麼辦?再者説,就算是一起起床,他出門只要整理一下皮帶和帽子就行了,我還得給頭髮做保養,花的時間比他多。萬一我還在忙活,他已經離開了,那怎麼辦?

三比:

所以説,我不能不早早起來。天上星光燦爛時,丈夫還睡得迷迷糊糊、將醒未醒,而我早已睡不着了。等到東方的天光初現,那個傻妾還抱着枕頭呼呼大睡,我已把衣服都換好了。

四比:

那些不是富貴的人家,這會兒應該起來忙活了,屋子裏的光亮都能照到鄰居。假如我老公並沒那麼富貴,恐怕沒什麼機會晚起床,每天要得要早早起床出門吧。所以我才擔心他是在騙我們,帶着這種恐懼起床,就算很早起來也不知道他有所苦。

那些有錢人家,這會兒正在作着美夢。丈夫如果真的富貴,肯定用不着起那麼早,睡懶覺的時間也會很多。我真希望這是真的呀,如果是這樣,就算起得早也不會覺得辛苦了。

五比:

我現在起床,老公説不定會生疑:「你平時沒這麼早起,今天這麼早,是想跟我去貪圖富貴嗎?」他肯定説:「我要走啦,你到底想幹嘛?」我不能回答。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他沒起我也不敢起,他一起來我馬上就起來了,不敢比他晚。老公挺高興,跟我説你別忙活了,不麻煩你。

尾:

老公終於出門了,齊妻對齊妾偷偷叮囑了一句:「你關門在家等着,我走了」。

考官最後如何評價?

馬伯庸指,當時擔任考官的著名詩人施閏章拿到蒲松齡的考卷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大喜。雖然蒲松齡的文章不太正規,但施閏章能夠理解當中意思,並深得其趣味。於是,施閏章在考卷上評道:「首藝空中聞異香,百年如有神。將一時富貴醜態,畢露於二字之上。直足以移風易俗」。

而在放榜之日,滿城轟動,因為蒲松齡又拿了一個第一,以山東第一的成績成了秀才。當時,縣試、府試、院試連着拿三個第一,這叫做「小三元」,是極難得的榮譽。經歷過三試之後都拿到了第一名,這讓蒲松齡在當地成為家喻戶曉的文人。

科舉路上屢戰屢敗

據指,蒲松齡其後躊躇滿志地走上求仕之路,但往後的考試中考官都欣賞刻板的八股文,蒲松齡的文章自然沒有辦法得高分,每次考試均全部落榜。

蒲松齡首次參加科舉考試是在順治十七年,那年他21歲,最後一次則是康熙四十一年,即63歲,時間長達42年。他晚年寫下長詩《歷下吟》將考試中的辛酸屈辱、弊端以及考官的驕橫貪腐等揭露出來。

蒲松齡首次參加科舉考試是在順治十七年,那年他21歲,最後一次則是康熙四十一年,即63歲。(互聯網圖片)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頴詩
香港輕新聞編輯

Check Also

【飲食】怪客搜奇:三六起義

狗子是人類最忠誠的朋友,甚至可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