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新聞熱點 / 時事政治 / 防暴警衝入中大制服多人 段崇智被質問如何保護學生

防暴警衝入中大制服多人 段崇智被質問如何保護學生

【香港輕新聞】繼昨日警方於中大與示威者爆發衡突後,有示威者今日繼續在二號橋設置路障,教職員到場調解不果,警方隨後衝入校園制服多人,又向運動場施放多枚催淚彈;校長段崇智下午5時半抵達現場,有人情緒激動質問他如何保護學生。據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客席講師梁啟智表示,中大校長及教職員希望談判,但情況很快惡化,有示威者向警員照射鐳光,警方出橙旗後放催淚彈,段崇智在教職員護送下離開現場。

香港電台新聞片段截圖

中大校園衝突持續,大批黑衣蒙面學生及示威者12日早上繼續在二號橋對出的馬路聚集,並以雜物、龍門架設置路障,並與防暴警察對峙,有人一度手持弓箭及標槍。

中大其後發聲明稱,有人今早破壞運動場門鎖擅自闖入器材倉庫,並取走一批用於體育運動用途的弓、箭、標槍等物資。校方代表已迅速處理,取回被取走的所有物品。

中大兩副校長中午曾到場

中午約12時,中大兩名副校長曾到現場,有示威者質問二號橋是否屬中大範圍。副校吳基培表示指,將與對方溝通一希望警方於橋上「靜觀其變」只作等待,但亦望在場人士配合勿有所動作。吳基培表示,若警方要求進入校園,校方會了解警方基於什麼原因進入。

警方強調要維持吐露港公路及港鐵路軌暢通

中大校方代表其後到場,希望警方能稍為後退到橋的中間但被警方拒絕。警方強調,責任是維持吐露港公路及港鐵的路軌暢通,如果聚集人群散去,警方亦會離開。有警員其後要求在場人士離開武力範圍內,並指示警員舉旗,職員一度阻止無果。

學生要求警方完全退出校園範圍

下午近3時,教職員前去與警方談判後,再示威者表示雙方互信低,警方願意大部分警員後退至橋的更亭,有5名警員留在原地,警方會先後退,同時希望學生也後退。有示威者不願妥協,要求警方完全退出校園範圍。

最少5人被制服 示威者燒車作路障

下午3時多,警方突向示威者方向推進,有示威者投擲汽油彈及磚頭還擊,在短短數分鐘內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警方其後進入中大範圍,並把最少5名示威者制服,有被制服人士被警員扯下面罩及拖行。大批示威者向運動場方向撒退,同時有人燒私家車及雜物作路障。

段崇智與多名立法會議員到場調停

校長段崇智於下午約5時半到場,有學生情緒激動,質問他「去了哪裡」及「如何保護學生」,另有人向他展示一箱催淚彈殼。段崇智向在場人士了解早前衝突情況,段崇智向學生稱二號橋是公共地方,一名學生稱這個説法他不清楚,但肯定過橋就是屬於學校的地方。

與警方對話半小時

在與警方對話約半小時後,段崇智其後向蒙面學生進行對話。他表示,這兩天發生很多事情,自己非常感慨,並引述警方指,行動要維持吐露港公路及港鐵路軌暢通,用意並非進入大學。

有人質問如何保護學生

段崇智指,警方要校方保證能維持橋上治安,他強調不希望這兩日的事情再發生,自己對此感到很傷心。在場大批學生情緒激動,有人質問他如何幫助被捕的學生,亦有人指有被捕學生受傷失去知覺被抬走,部分人批評警方不應衝入校園,有人高呼「放人」。

身穿避彈衣的學生稱校長太遲出現

段崇智強調,有律師及大學高層人員去保護學生的權益,他表示近日一直與各方包括政府溝通,希望警方可以容忍,「因為學校事學校做」。

對於段崇智指非常希望幫助學生,有聲稱自己身穿避彈衣的學生站起,質問校長為何太遲出現。亦有人指,如果警方在今晚不願意撒出中大校園,並保障在場人士安全,將不排除升級行動。

有線新聞片段截圖

防暴警再向學生防線射催淚彈

段崇智其後與校方職員走近二號橋時,有人用鐳射筆射向警方,防暴警察突然舉起橙旗,並在距離不到50米的位置發放多枚催淚彈及發射橡膠子彈,多人受傷。校長段崇智當時沒有任何防護裝備,在梁啟智等護送下離開。在場警員當時警告,不是談判時候,要求穿黑衣的示威者離開,有人向警方投擲汽油彈還擊,並築起雨傘陣,雙方繼續對峙。

有線新聞片段截圖

警方:中大學生自首將是最好結局

警方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回應警方在中大校園的驅散和拘捕行動時說,不會容許香港任何地方變成罪犯窩藏地,學校在《公安條例》下並非私人地方,而警方行動目的並非要攻入中大校園,如果有人自首不再影響校園,可能是最好的結局。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客席講師梁啟智全文如下:

「因為有很多流言,我想交代返今日個時序。

我今日大約一點半到達二號橋。當時情況已極緊張,老師們基本上做人盾分隔兩邊。

問題的核心,是警察要守二號橋以免吐露港公路受威脅,但學生不接受警察進入校園,特別是他們早上曾進入環迴路清路障。

學生曾想向前移,老師立即過去勸學生冷靜。

大約三點,我和同事覺得不是辦法,直接上校長府邸說要見他。

在門口等了一段時間,校長終於請我們進去。我們向他作出一些提議。經討論後,他決定到校園見學生。這時他因為還在打電話和政府交涉,我們等了一會。大約是下午五點,我們出發下山。這時下面已衝突不斷。

到達崇基,本來計劃要見學生,有學生情緒崩潰向校長哭訴。高層臨時決定校長直接去二號橋談判。於是我們一起過去,同時要求記者企遠給空間談判。

談判結果是中大保安守橋頭,警察退到橋尾,這樣既可保吐露港安全,學生也不用見到警察。

校長之後回去和學生溝通,我站在路中心不停勸學生不要過去挑釁警察,給機會談判成功。

學生向校長要求警察放人,校長答應去警署救人。一眾步行回二號橋,原意是校長會向二號橋的警察表示想去警署。但情況很快惡化,同事不停叫同學冷靜。我不停在中間向警察大叫校長過緊來,不要亂來。警方開咪說不是談判時候。有人用雷射(筆)射向警方,同事嘗試制止。

這時候,警察出橙旗,沒數秒便放催淚彈。我們立即護送校長離開,同時大喊『保護校長』。校長當時零gear(裝備),我把濕毛巾給了他。這時我才看到山坡上的人掟汽油彈下去。我們緊急跨過路障才能離開,副校長則留在現場。

我們橫過夏鼎基去到體育館,校長安全離開,我也和其他同事失散。

之後就是整個校園變成戰場。
我們已盡力。對不起。」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陳頴詩
香港輕新聞編輯

Check Also

美方又放風原則上達成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

  【香港輕新聞】外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