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文化生活 / 讀書 / 【書摘】《北京共識》:中國發展的陷阱

【書摘】《北京共識》:中國發展的陷阱

Press Eye - Belfast - Northern Ireland - Tuesday 8th November 2011 - Press Release image - No Fee NICVA's 'Creating the good economy' conference at the Stormont Hotel, Belfast. Facilitated by William Crawley, the conference has world renowned speakers such as Will Hutton and David McWilliams lined up to address the issues involved in creating a fair, inclusive and sustainable Northern Ireland economy. Pictured at the NICVA's 'Creating the good economy' conference is Will Hutton addressing the audience. Picture by Kelvin Boyes / Press Eye.
英國記者和經濟學家威爾·赫頓(Will Hutton)。(圖片來源:thecommentator)

關於中國經濟發展中可能的陷阱與矛盾,已有很多討論。身為記者和經濟學家的威爾·赫頓(Will Hutton)談過,中國 市場改革「只進行了一半」(halfway house)。我的朋友和 同事裴敏欣(Minxin Pei)則認為中國的經濟奇蹟是「陷入轉 型的困境」,缺乏民主改革的中國終究會喪失掉持續其驚人的 增長以及發展的能力。

赫頓和裴敏欣在討論「陷阱」時,指 的是中國的集權政體若再不改革,就會限制它們更進一步的發 展。我們這裡探討的「中國陷阱」是指外交政策而言。具體說 來,我們將觀察國內的政治壓力如何使中國的外交被迫採取某 些姿態。

大規模的經濟自由化已經使黨在過去二十年裡持續掌權, 但它也導致了大量第二級和第三級的問題出現,這些問題有: 沿海地區的增長速度超過了內陸地區,內陸城市則無法擺脫貧困;收入差距和社會階層化問題極為突出;地方精英施加的剝削隨處可見,地方政府更是腐敗叢生;出口型經濟永遠都處於一種過熱的狀態,科技進步已經導致外國觀念的湧入;並且黨許可了一種不穩定的民族主義的興起,以重新確定民族認同, 填補了日益衰敗的毛主義所留下的空白。

這些都是奇蹟般的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副作用,而發展陷 阱就在此處。為了防止問題惡化為更嚴重的社會動亂或構成對 中央權力的威脅,唯一的辦法就只省下持續刺激經濟增長一途 了。這是中共對於一切問題所提供的最終答案。中國不敢停止 追求超快的增長速度,否則將有社會動亂的風險,而這是中國 領導人自一九八九年六月以來一直都想避免的災難。

反過來,這種壓力對中國在世界上的佈局產生了強大的 影響力。如果中共遵循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原則和標準,就會削弱它與許多國家之間的那種無條件的伙伴關係,包括從蘇丹和伊朗到大部分次撒哈拉非洲的國家,它們的集權政權都遭到西方國家的反對。

中共如果遵循自由主義的國際秩序,將妨礙 中國取得重要的資源與市場,並且失去具有地緣戰略價值的政 權如古巴和委內瑞拉等的友誼。基於同樣原因,將這些「流 氓」國家「改造」成更符合西方國家的標準,也不符合北京的 利益。一旦這些集權國家或國際上的挑釁者的污名被摘除,它 們將擁有更多的合作對象,如西方公司和政府。

這種改變會威 脅到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競爭優勢,在這些國家,中國商業成 功的關鍵在於利用了西方人不願昧心去做的商業機會。一般 來講,要讓大國交出手中的戰略或實質優勢是不可能的事。就 中國而言,與國際社會中那些被棄之如敝屣的國家保持良好關系,既提供了戰略優勢又提供了實質優勢。

中共也不可能在其本國人民面前表現出支持西方自由主 義國家的普世人權和民主價值;它想維持統治就必須在國內遏 制住這些理念的傳播。中國在國外認可自由主義規範很快就可能反過來打擊到政權本身,會鼓勵國內少數團體,法輪功,西藏、新疆、內陸省份的改革者或心懷不滿的群體,誤認為黨的態度可能「正在軟化」,或者更糟的是,誤認為中共修改了自身方向。

簡單地說,中國共產黨的合法性取決於它能否持續創造世 界上其他國家都無法達到的高經濟增長率。這讓中國的決策 者背負了巨大的壓力,迫使他們在製訂外交政策時,必須以經 濟增長為優先考量並在道德問題上裝聾作啞。

《紐約時報》記者大衛·森傑(David Sanger)寫道,針對現在中美兩國的政府來說,在北京是一個「戰略夥伴」還是一個「戰略競爭者」的問題上,華盛頓一直進行著永無休止的辯論。這是一個沒有意義的選擇。以現實情況來講,中國既是 美國的「戰略夥伴」和「戰略競爭者」,又都不是。除非北京 的政治體制經歷了崩潰或劇烈的變動,否則中國在外交事務上 的分裂性格就不會改變。

正如我們在下面將會看到的,想要解 釋中國在全球事務上為何會有那些僵化的作為,首先必須清楚 中國領導人必鬚麵對的國內問題。弔詭的是,中國在世界上的 實力和影響力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來自於那種不安全感。

 

北京共識--中國權威模式將如何主導二十一世紀?(The Beijing Consensus)
著者:斯蒂芬.哈爾珀(Stefan Halper)
出版社:中港傳媒出版社
中文版出版日期:2011/04/01
售價:HK$92.00
香港輕新聞授權轉載,點擊觀看其他章節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中港傳媒
中港傳媒出版社

Check Also

任正非讀《美國陷阱》引關注?作者為「法國版華為案」主角

【香港輕新聞】華為公司的創始人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