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張競:為何給魚不給竿?科技擴散更不安!

2021-06-15 21:17:45 最後更新日期:2021-06-16 18:13:51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G113編按:剛剛完畢的七大工業國峰會(G7),包含了現時大部分有研發新冠疫苗或獲授權大規模生產的國家。(Youtube擷圖,片段來自南韓外交部)

七大工業國峰會隆重落幕,會中建立共識,承諾將在未來一年內,針對低收入國家捐贈10劑新冠疫苗;儘管表面上說出來是冠冕堂皇,但未來能否落實,其實不無疑問。 

政治觀察家與外交評論者紛紛指出,此乃西方國家展現外交實力,體現疫苗外交政治學,並且用來抗衡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所採取疫苗外交,互別苗頭取得國際社會正面觀感。但若認真思考光是高層口頭宣示,卻未順勢成立專責機制處理後續細節,此項政治承諾還是可能變成空頭支票,在大國強權政治各懷鬼胎下跳票。 

對比5月初美國拜登總統在白宮記者會中,被媒體詢問是否支持世界貿易組織所研議,豁免COVID-19疫苗專利保護,以便各國得以取得製藥技術控制疫情,拜登當場表態支持。隨後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戴琪馬上跟進,再度重申美國政府雖堅決支持保護智慧財產權,但為考量疫情所需,因此支持對疫苗豁免專利保護。 

G114編按:現時授權生產阿斯利康(AZ)疫苗及其原料的印度廠房,但現時由於當地新冠疫情肆虐,當地的生產及供應已受嚴重影響,禍及全球的疫苗生產鏈。(Youtube擷圖)

美國政府如此表態,立即引起許多國家群起反對,並且馬上被分析家指出,美國明知此項貿易談判,最快才會在年底世界貿易組織部長級會議時將協議端上檯面,會前世貿組織所展開各項專利豁免協商,各國藥廠與相關生化技術產業勢必全力動員,儘量在談判協商過程中,縮小豁免專利保護涵蓋範圍。 

所以華盛頓當初是明知口頭承諾支持,不過是在空中畫大餅,最後能否真正充飢,到處都是變數;所以拜登把話說得很漂亮,其實不無沽名釣譽之嫌。結果七大工業國峰會馬上就見真章,各國心照不宣完全迴避釋出疫苗產製科技議題,甚至連表態支持對疫苗豁免專利保護都懶得開口,更加證明美國確實早就知道如此表態,不過是唬弄國際社會之口惠,在具體實踐上根本就機會渺茫。 

xbd03a594f151e294783b326b91604a6a.jpg.pagespeed.ic.d1dqKrXh1Z編按:衛星五號的研究方俄羅斯加馬列亞流行病與微生物學國家研究中心,在前蘇聯時代也有參與生化戰劑的研究,不過主力是解毒劑那邊。(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西方諺語有謂:「濟貧若給魚,不如給釣竿。」(Give a man a fish, he eats for a day. Give a man a fishing rod, he eats for a lifetime.)如今七大工業國為何寧可捐贈疫苗,但卻對釋出製藥科技絕不鬆口,其實不僅是從商業利益角度上考量問題,更重要是從國家安全層面思考後果;所以在表面上好像是資本家錙銖必較,但實際上卻是存在著面對生化戰與生化恐怖主義威脅之恐懼與擔憂。 

G111德裔美籍教授阿爾伯特.霍夫曼與他由麥角提煉出來的一種麥角酸衍生物-LSD-25(簡稱LSD)。由於當初未預計到其吸食後的嚴重致幻性,該葯品當初取得性實十分容易,變相促成日後的極速擴散。(BiliBili擷圖)

首先必須指出,西方國家如此注重專利與智慧財產權保護,並且透過建立國際規範與法律機制加以保障,不純然是考量商業利益,更重要是運用此等輸出管制、報復封鎖與法律追訴,來鞏固本身技術領先地位,並且亦要避免讓對手國或是敵對恐怖團體與組織,甚至是專門製造興奮藥劑之毒梟,獲得相關技術對本身產生威脅與傷害。 

其次就要提醒,產製救命醫藥與疫苗,其實是與製造生化戰劑只有一線之隔;若要講得再更具體些,就是藥廠正派經營所用來產製合法藥物技術,隨時可以被毒梟用來製造新興毒品,變成各國治安上頭痛難題,更會是國家安全必須注意重點。所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因此當製藥科技輸出轉移後,能否繼續有效管控,就成為國家安全上不能不重視課題。 

 CRISPR編按:暫時不用過份擔心的是,類似基因刀的DNA切割與重組工程只有在大國的高級生物實驗室才會出現,現時仍難以擴散至發展中國家或恐怖份子手上。(圖片來自連結1)

再者就是單就疫苗本身來說,幾乎是難以透過任何逆向工程,加以細分解構然後再進行仿製。生化產品本身極度重視製造過程,而製造過程所需環境控制條件,更是要求嚴格極度審慎,過程處處必須精準無誤,完全不能亂打折扣便宜行事。所以要能夠仿製疫苗,真正要竊取之核心商業機密,不在於疫苗本身成份為何,或是其所依據醫學、藥學或是基因工程理論,而是製造過程各項技術要素。 

所以光是輸出疫苗供使用對象接種,其實並不用擔心遭人仿製;但若是放寬專利保護措施後,透過商業間諜竊取製造過程相關資訊,然後再加以仿製,此時就算要透過訴訟來制裁對方,恐怕亦會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後變成無法確切裁斷之官司。所以西方製藥企業要堅持專利,在智慧財產權保護上不能讓步,就法律實務上來說,確實是有其不得不堅持道理存在。 

1583846415 290(編按)前蘇聯可說是研發生化戰劑最強國家,但解體後至少有一部分人員離開蘇聯前往其他更出得起錢請他們的地區;部分甚至連培植儀器都「人間蒸發」。這影響究竟有多嚴重,我們真的無從得知。(B網絡圖片)

此外若是製造某種疫苗需要極度精密設施或器具,其實就會相對提高仿製技術門檻;而且能夠產製製藥設備或是生產環境控制設施之企業數量,本來就相對有限,所以就算是製造過程相關資訊對外洩漏,又無法獲得專利智慧財產權足夠法律保障時,透過管制相關設施或器具出口,其實亦可在相當程度上,卡住假想敵國或是不法份子脖子,讓其無法從中取利。 

 banner1 624x300編按:由於生產工序全球化,很多生產疫苗葯品的相關資訊與技術已流通到不少大國,其中部分國家的資安水平仍十分低(例如生產大國印度,其在民營船廠興建中的航母即曾遭爆竊,所有船上工程電腦都偷光光了),要進行破壞或網絡入侵,相對非常容易……(照片來自科技日報)

同時還要強調,從本次疫情爆發後,吾人可以注意到,許多製藥集團其實已經必須透過跨境合作,才能夠順利研發與產製疫苗。就算在表面上是某個國家藥廠獨立產製之疫苗,其實在生產製造過程中,還是會用到許多來自其他國家,必須跨境獲得之專利授權。所以在製造不可能完全不求人狀況下,再透過豁免專利保護過程,將整個製藥產業營運圖像揭露出來,恐怕更會讓恐怖分子、毒梟與敵對國家掌握到更具體運用資訊,這會讓西方國家所擔憂之國家安全威脅程度更是雪上加霜。 

而且在製藥過程中,必須涉及運用多項原料與先導製品(progenitor),對比製造過程硬體設施與器具,這更是重要商業機密,假若豁免專利保護後,此等供應網路遭致曝光,其將產生災難性後果,因為整個製藥過程企業連結與供應網路,都將成為敵對國家、不法組織與犯罪集團所將鎖定目標,世間常態經常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整個產製供應網路所面對威脅絕對不能低估。 

 下載 660x405編按:有不少報告指出ISIS曾使用生化武器進行攻擊或毒害佔領區的叛教者,而至現時各國仍未查明這峣些生化武器究竟是來自輸入還是利用當地設施製造,甚至也不知道該組織有沒有透過竊取或合法購入方式獲得生產資料。(照片來自)

最後就必須談到可能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但卻千萬不要在此一語成讖後果;當豁免專利與智慧財產權保護後,想要循正當管道獲得授權產製疫苗國家與企業,可能還是不得其門而入,或是糾纏在商業談判上價碼談不攏。但卻會讓諸多商業機密曝光,並且讓其很可能遭致竊取,此時若是技術門檻很高也就算了,但若是產製技術門檻很低,恐怕後果將會更加嚴重。 

假若產製疫苗技術檔次不是複雜艱難,此時必然會受人質疑其市場價格,對其價格結構將會產生嚴重衝擊,對於企業營運或將造成強烈傷害。此因市場價格不完全是顯現製造成本,還要加上研發疫苗所投入資金,再計算營運供銷如何回收所有成本,才能適當反映出價位,但這個考量絕對無法對產生懷疑之公眾解釋清楚明白,最後必然讓企業難以維持疫苗應有價格。 

G112編按:雖然有關葯廠在60年代初已知事態嚴重,已停止生產LSD,但LSD的濫用因各大黑市「製毒師」或個人工作坊已掌握配方及提純方法,而且生產亦相對簡單,反而進一步加據,加上反戰及希皮士運動興起,幾至不可收拾的地步。(BiliBili擷圖)

 

而且當疫苗產製技術水準簡單,其實就會讓人想到恐怖分子在車庫生產土製炸彈,或是毒梟在器具簡單實驗室內製造新興毒品;假若面對新冠疫情可以如此簡單製造出疫苗,反過來說,運用相關技術是否也有可能製造出病毒呢?這聽起來好像是科幻小說情節,但當看到所有充滿想像力情節逐一成真實,就不得不讓人不寒而慄。對疫苗豁免專利保護,最後是否將助長前述各項擔憂,誰也沒有把握;但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這個世界實在再也經不起另場災難! 

發佈於 博評
By 2021-06-1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