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澳洲指控共艦雷射炫目疑點重重

2022-02-23 16:34:41 最後更新日期:2022-02-24 12:51:56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0 15編按:涉事的174艦合肥號。(網絡圖片)

 

澳洲國防當局在2月19日發布聲明,指控解放軍艦艇在2月17日在航經其周邊海域時,使用雷射裝置照射其P-8A型軍用海上巡邏機,並以不專業與不安全軍事行為辭語,發表措辭嚴厲聲明加以譴責。

基於2018年12月20日日本海上自衛隊海上巡邏機,在日本能登半島附近海域接近韓國海軍艦艇,事後日本指控當時韓國使用射控雷達照射日本海上巡邏機,雙方不但各執己見而且還各自公布所收錄到之電子信號與影像記錄,又分別引據國際法條點名叫陣,更數次對外公布說帖,依據各項紀錄與國際法理大打筆墨官司。但最後還是因為當時場景下,許多雷達信號相當類似,相互混淆無法做出結論,全案在日韓各自發表聲明後,以不了了之狀況落幕收場

SmFr07編按:P-8A海神反潛機機身裝備配置,不過就似乎沒標示專用的雷射探測器 / 警報器。(網絡圖片)

 

而2020年2月27日美國太平洋艦隊亦曾發布聲明,指控解放軍海軍052D型編號161導彈驅逐艦呼和浩特艦,在2月17日於關島以西菲律賓海海域,以雷射照射美軍P-8A型海上巡邏機,對該機本身與人員產生傷害。當時美國海軍在聲明中宣稱,該艦所發射雷射光線,無法由肉眼察覺,而是透過該機所配備感測系統所偵獲;但該案到最後亦是雙方各執己見,完全無法獲得結論。有鑒於此等事件在對外公開時,都未曾說明技術背景,因此筆者提出下列技術說明,希能讓讀者理解為何此等爭議難理論斷之原因所在。

271714301 1118925175532469 4483718124179703878 n編按澳洲公佈的監察圖,顯示P-8A對於解放軍海軍編隊兩船的追踪是由爪哇島南部印尼EEZ內就已展開。(網絡圖片)

 

首先必須指出,其實在軍事艦艇、戰機與戰甲車上裝設雷射預警系統(LWS:Laser Warning System),作為軍事儎臺整體反制導彈防禦預警系統下屬子系統,早就是非常成熟軍用科技,全球不同國家發展相關軍事防護預警系統亦十分普遍。

1509720019 obra 3 polskiy osnovnoy boevoy tank osnovannyy na licenzionnom variante sovetskogo t 72m1波蘭陸軍的PT-91戰車(自行生產的T-72魔改版),可見砲塔四周都有Obra-3雷射警報器。由於雷射是定位、測距及反坦克武器重要目標指示手段,被照射可基本視為可能受攻擊,故這種警告手段是相當重要的。(圖片來自Military Review)

 

其主要功能是針對敵方運用雷射追蹤本身軍事儎臺進行測距(LRF:Laser Range Finders)、目標指定或照明(LTD:Laser Target Designators)以及提供各類型導彈乘波導引(LBR:Missiles Laser Beam-riding)等功能提供預警,以利被敵方追蹤鎖定時能夠加以反制。但雷射感測器亦經常結合其他光學感測器,讓整個預警頻率範圍涵蓋紅外線與紫外線波段,讓敵手所有武器系統運用光學導引功能時,都能夠觸發預警信號。

不過在此更要提醒,此等雷射預警系統並非完整到像電子信號截收系統,能夠將敵方所發射雷射信號諸元完整收錄,並且如同採取指紋般詳細加以記錄分析;其信號處理單元構造相對簡單,僅能像是雷達預警接收器同等功能,提供音頻提示或視頻閃光,讓儎臺操作者進行迴避運動,或是採取反制行動發射干擾絲或是替鎖誘標,而無法透過收取完整信號,作為辨識目標證據。

royal malaysian navy third keris class littoral mission ship named編按:OFS-3光電儀是中國海軍原作為近迫防空火力的觀瞄設備,並具備多種光學鏡頭,當然,便用到的雷射測距器,其實也不是甚麼大出力或致盲性雷射,功率和一般雷射測距器相約。OFS-3光電儀後來也獨立出來,成為小型艦艇及出口艇的主光電儀,例如左圖出口至馬來西亞的700噸Keris級濱海任務艦。(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而解放軍052D型驅逐艦上唯一可能發射雷射信號裝備,僅有與H/PJ-12型7管30毫米艦炮或H/PJ-14型11管30毫米艦炮(簡稱730與1130型近程防禦火炮)相互配套,裝備編號為OFS-3型光電追蹤系統之雷射測距儀。OFS-3型光電追蹤系統係由華中光電技術研究所產製,該系統除配備雷射測距儀,亦同時將視頻攝影機或是紅外線攝影機整合在該系統內,提供輔助測距與追蹤目標以及鎖定功能

同樣OFS-3型光電追蹤系統所配備雷射測距儀,亦可換成雷射目標指定器或是雷射乘波導引發射器,以便提供艦儎防空導彈所需乘波導引功能。而視頻攝影機亦可換裝成為夜視系統,紅外線攝影機更可進一步升級,加強其精準導引能量。更有資訊指出該系統已在逐步發展並且換裝紅外線雙波段導引、夜視攝影機以及彩色攝影機以利提升其性能。

49488716972 8a706f7eed o編按:1130近防砲的火控台,本近防砲可由CIC直接指揮,但亦和其他近防系統一樣,有獨立控制台監控數據及必要時接手手控射擊用。OPS-3的光學目標資訊及雷射測距資料,會直接展示在射控台上。(圖片來自央視軍事節目"軍事紀實"擷圖)

  

OFS-3型光電追蹤系統亦曾隨著中國大陸為馬來西亞皇家海軍承造Keris級濱海任務艦(Keris-class littoral mission ship),作為武器系統配備感測器對外出口。而其亦是將原先配備在051型與其他早期052型號驅逐艦上,編號為IR-17之紅外線監偵系統加以整合,因此其功能較以往052C型驅逐艦所配備最基本型別EO/IR光電/紅外線偵蒐系統以及分別配備之雷射測距儀,透過系統整合對比所有偵搜獲得信號,自然就會更加精準與穩定。

 

laser1雷射之所以限制在數個波段,最主要是大氣層的空氣元素與常見懸浮物質都會吸收特定頻譜的電磁波,阻絕傳輸。這種現像若展現在光譜上,就是吸收線。天文學家更會利用恒星光譜的不同吸收線,來斷定恒星本身有什麼物質及其豐度。圖右顯示不同常見大氣物質的不同頻譜吸收範圍。(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吾人更必須理解到由於大氣物理基本特性,雷射信號僅能在幾個非常有限波段中使用,軍用雷射裝備更是集中在這幾個波段。其中在發展初期比較為人所熟知波段為780nm(奈米)微光、850nm近紅外光(NIR),後來陸續隨著運用不同材料作為雷射元件,才開發出980nm、1064nm以及1550nm等新雷射波段,而雷射預警系統最主要就是運用上述幾個頻率雷射信號。其中1550nm是因其散射光對人眼不至於產生傷害,更能夠承受正常情況下濕氣與煙霧干擾,所以才會成為雷射測距儀所使用主流波段。

不過要在此指出,其中美國海軍與空軍戰機所使用之LANTIRN目標標定莢艙(Targeting Pod)所使用雷射信號波長為1.06微米(micrometer/micron)對於人眼將會具有嚴重危險性,所以都只將其限於實戰時才能使用,平日訓練時都改用波長為1.54微米雷射信號,就是考量避免產生誤傷事件;而此波段其實就是前述1550nm相同波段。

 052D IRST編按:箭頭所指的似乎只有部分052D裝備的光學 / 疑似雷射觀瞄裝置,但本質上也只是一種雷射測距儀及光學鏡頭,加上其大小與底座也不大,輸出功率也不見得高,而且理論上波長仍是1550nm是否能造成如澳洲所說的危害,頗令人懷疑(圖片來自Sino-Defense Forum)

 

但整個問題癥結在於解放軍艦艇上所具備雷射裝備是否開啟,其所發射信號能否被澳洲P-8型反潛巡邏機偵測到;假若其針對雷射信號所設定威脅預警裝置,其預設信號偵檢波段並不涵蓋OFS-3所使用之工作頻率,而其預警系統受到觸發,不論是來自何種信號源,抑或是純然受到大氣環境所產生錯誤警示(false alarm,亦稱為偽警)現象,假若不明究理就武斷認定受到共軍艦艇啟動雷射裝備照射,恐怕是很難取信於人。

特別是就OFS-3型光電追蹤系統係與近程防禦武器系統配套來看,空中飛行器必須要接近到相當距離,其所發射信號強度才能觸發澳洲P-8型巡邏機所裝設之預警系統,否則該預警系統所設定威脅信號強度觸發門檻必然過低,此時就有可能產生錯誤預警,隨時造成虛驚狀況。在真正實際運作經驗上來說,許多軍用飛行器飛彈迫近預警系統由於觸發信號設定位準過低,因此在低空飛越諸如商船、煉油廠或工廠煙囪等熱源周邊時,經常觸發偽警錯誤信號,確實是相當普遍現象,

更何況就艦艇與戰車所處作戰環境來說,其所是用雷射波段,必然是會避免使用傷及人眼波段,吾人必須牢記雷射發出後四處散射,除非是空儎系統向下發射目標標定信號,比較沒有可能誤傷到戰機駕駛員,否則軍事艦艇與戰車裝設雷射系統,絕無可能運用雷射危險波段。

 未命名編按:AN/AAR-54導彈預警系統其實是一種紫外線偵測系統,以導彈火箭引擎燃燒時的高熱所產生的紫外線,探測飛彈來襲的方向。但是否有能力準確探測雷射的頻率與強度,那就不得而知了(至少公開文件沒提過其有探測雷射的能力)。(網絡圖片)

 

美軍當初在P-3型海上巡邏機針對威脅裝設之標準配備系統為AN/AAR-47導彈迫近預警系統,該系統最原始構造型號是針對紅外線信號提供預警,但很快就將預警頻段覆蓋至雷射波段,此項系統隨著研發新型P-8型海上偵巡反潛機,升級並擴展其信號預警涵蓋範圍到紫外線波段,成為AN/AAR-54導彈預警系統。但就算是性能有所提升,其亦僅能提供警示,無法收取與記錄分析雷射信號諸元,作為判斷是非斬釘截鐵證據。

  

最後依據澳洲政府新聞發布時所附資訊,對照中國大陸國防部發言人所提供照片;澳洲P-8A型機是在2月17日上午11時45分,於東經138度02分、南緯10度32分處海域偵獲解放軍艦艇,但卻聲稱雷射照射事件發生在當日上午12時35分。對比兩者時間相差50分鐘,假若是單純派機查證周邊海域目標,要在共軍編隊附近空域盤旋如此之久,真正意圖為何?恐怕並不單純。

 274078080 1387925174976360 1179868527643459449 n編按:P-8A丟下的浮標,相信是水中聽音浮標,而且位置相當接近中國海軍編隊。不排除澳方認為水下另有物體在中國海軍艦艇附近而做搜索。另外OFS-3的雷射測距裝置雖然無害飛行員,但亦是730艦砲在不開雷達下能解算目標方位與距離的方法之一,算是一種比雷達鎖定沒那麼敏感的「開火警告」……另外由防墜落網判斷,對P-8A的拍照是在艦尾直升機甲板進行的,中國海軍放出這照片也頗堪玩味。(中國國防部公佈照片)

 

而且北京方面以照片指出澳洲軍機曾在該編隊周邊投放聲納浮標,並且公布其最近距離曾接近至4公里處,更讓澳洲難以應對但北京並未具體回應是否使用過雷射裝備;尤其公布澳洲軍機照片亦是刻意透過舷邊安全網攝取影像,顯然是讓澳洲無法依據照片,來推斷其是否啟動過OFS-3型光電追蹤系統。但許多半吊子大陸軍事專家都在振振有辭聲稱有理由使用雷射裝備來回應澳洲軍機接近,顯然都是外行說法,沒有好好細讀《海上意外相遇規則》(CUES:the 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所以才會跟著澳洲政府起舞胡言亂語。

 uss stockdale編按:美軍現在仍是測試兩種專用雷射武器,一種是貨真價實的雷射砲AN/SEQ-3 Laser Weapon System(LaWS),因為澆毀目標時間仍過長,現在還遠未到可實際部署的階段;另一種則是「光學炫目攔截器」(ODIN:Optical Dazzling Interceptor Navy),基本上就是能量更巨大的雷射干擾器,雖然設計目的不是射人眼,但必要時拿來用,也會.........(照片來自連結1)

 

而且就算是美國海軍正在發展之反飛彈「光學炫目攔截器」(ODIN:Optical Dazzling Interceptor Navy)系統,儘管該系統名稱使用“dazzling”辭語,其所反制對象亦不是針對軍事儎臺駕駛人員眼睛。此種低功率雷射反制武器,主要是針對敵方光電與紅外線頻段偵搜感測器,不論此等感測器是裝設在艦艇、戰機、無人機甚至是潛艦潛望鏡,再加上任何結合非軍事儎臺運作之可攜式偵搜裝備,同時還包括所有不論在任何階段,運用光學與紅外線頻段導引之空射、艦射、潛射與陸基反艦飛彈;完全與軍事儎臺操控人員眼睛無關。

brazil submarine riachuelo.95995e編按:法國與印尼最近達成的軍購案中,包括兩艘新型鮋魚級 / 天蠍級常規潛艇,而且是最近的AIP推進型。事實上印尼與中國在南海的爭端只有納土納群島部分EEZ重疊,爭端遠沒有中越中菲來得大,印尼反而與澳洲在新畿內亞及帝汶島周邊海域有不少衝突。而今次中澳兩邊互相指責的事件,反而讓印尼對於澳洲的監視更為小心,有機會進一步加強海上力量應對。(圖片為巴西最新自建的天蠍級潛艇,來自連結1)

 

其實澳洲政府最掉渣露底的是那份監控共軍艦艇航經周邊海域航跡圖,其不但將偵獲時間、地點經緯度、偵蒐單位與偵獲共軍艦艇結果詳細列出,更在無形中揭露出其偵蒐監控海域涵蓋範圍,其中更是深入到印尼周邊海域,此種作法不但是有可能會引起雅加達疑慮與不快,更是很外行地自行掀出本身情報與海域監控作業能量。為逞其快意來打場不會有結果之政治口水仗,讓澳洲總理莫里森與北京軍事發言人對壘叫陣,坎培拉到底有沒有點基本保密意識與戰略智慧啊?難道是莫理森政府在5月21日國會選舉前,所要耍出來的選戰招式嗎?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2-02-2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