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評論分析 / 博評 / 軍事博評 / 【軍事博評】William:普京國情咨文與俄國核武發展方向(上)

【軍事博評】William:普京國情咨文與俄國核武發展方向(上)

3月1日,俄國總統普京發表國情咨文,闡述俄國過去一年的各方面發展,以及未來一年的計劃。由於3月17日是俄國總統選舉日,有言論指此是為普京本人造勢,進一步增加在大選中的得票率,從而維持繼續統治的合法性。

不過,相對於「展示政績」,普京在報告中提到的俄國武力發展卻令人更為驚訝。是次報告中普京展示六種新武器的發展情況,包括四種新型戰略核武器,即RS-28薩瑪特重型洲際彈道導彈、ICBM用MARV(機動彈頭)、狀況6型核動力魚雷,以及最令人出乎意料的陸射核動力巡航導彈。普京更表明對於美國早前核態勢評估報告中,對核武使用門檻的修改建議,提出嚴重的關切,並重申過往的核軍事準則,即只會在受到核攻擊或國土受到沉重的常規打擊時,才會使用核武器。

冷戰後俄國海軍最大的計劃,就是生產955型戰略核潛艇,此艇搭載新型SLBM RSM-56,打算全面取代除667BDRM型外所有的舊式並處於半退役狀態的戰略核潛艇。照片來自網絡

自從蘇聯解體,俄國承繼蘇聯大部分遺產後,軍事上一直受到經濟所困,無法維持一支足夠的常規武力,加上美俄兩國在車臣及南斯拉夫內戰問題上衝突不斷,故前總統葉利欽首先提出俄國在國土受到入侵的情況下,有權以核武器作為打擊手段。雖然俄國在2000年代後經濟復甦,常規武力仍然處於持續縮減水平,故俄國不但沒有降低核武的戰略地位,反而加速發展三種機動型ICBM及兩種SLBM,以替換舊型號,建立更強的威懾能力。

新型ICBM RS-26。有研究指這其實是RS-24的縮短版,射程更只有5800公里。由於射程太短,有人懷疑這是大型機動彈頭(MARV)的載具。照片來自網絡

近年由於俄國大力發展高精度「核常皆可」的導彈武器(1),以及近十年來對鄰國的軍事行動,美國政府對於俄國若與北約衝突,在常規武力處於劣勢下,可能會在大規模軍事衝突中使用小型核武,以扳回劣勢並讓美國進行反擊時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2)感到擔憂,加上現有主要核武及部分載具已接近使用壽限,故國防部於2月初發表核態勢評估報告,重點針對俄國,謀求加快更新核武器與相關載具,並研發小型而更方便使用的潛射戰術核彈頭,以加強威懾力。

面對美國的指控,俄國的戰略與外交觀察家指出現時俄國核武器的發展,主要是更新由前蘇聯承繼、並在冷戰結束時已和美國協定的核武組成部分,而非加大戰略火箭軍部隊規模,也似乎見不到俄國有意在短程導彈武器或巡航導彈中重新安裝庫存的戰術核彈頭(3),以更容易在戰爭中應用(事實上,不少西方分析家也不相信俄國會降低核武使用的門檻)。另方面,現時已研發的五種型號遠程導彈武器都是具備高機動性及隱閉性,但彈頭不算多(攻擊力較弱),主要是躲避第一輪核打擊或如隱形轟炸機之類發動的滲透打擊,並進行更有效的核反擊。而今次國情咨文中提到的其中兩種戰略武器,某程度上亦是隨這條思路發展下去,作為鞏固現時「有限但有效」的核威懾能力的手段。

今次發表的四種戰略武器中,兩種較傳統並合乎現有俄國核戰略,目的似乎是加強現時俄國急需更新的有限第一輪核攻擊能力,並強化面對美國攔截系統時的突防能力,以保持俄國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及有效的核防衛能力。

  1. RS-28重型彈道導彈
相信是去年12月俄國發射RS-28測試彈的照片。當時只是測試第一節的引擎,導彈飛行10多公里後以降傘著地回收。圖片來源

RS-28薩瑪特(北約暫時代號SS-X-28)大約於10年前被提及,而較詳細的資料大約公開3年左右,這是作為現時俄國46枚R-36M2重型彈道導彈(北約代號SS-18 MOD-5)的替代型號。由於重量仍達200噸,必須部署於高強度發射井中。這種重型彈道導彈可搭載10個大型彈頭及或24個較小型常規彈頭(或數枚下面提到的MARV機動彈頭)。其「先輩」R-36M由於可搭載大量大型彈頭或單枚用於產生大型EMP電磁暴的超重型彈頭,故一直被視為大規模核戰時用的主要攻擊武器/第一擊用武器,一旦用上,幾乎就是全球性核子戰爭的開始。

(由R-36M修改成的運載火箭的發射畫面。RS-28的樣子與尺寸大約相差無幾)

前蘇聯與美國在簽署SALT-I及 SALT II時,就協議彈道導彈不能搭載多於10個核彈頭,這些限武條約今天仍然延續下來。現時世界上已再沒有其他國家研發如此重型的ICBM,就算東風41都只有50-70噸,故俄國重新開發這種「威力過剩」又只能固定部署的重型ICBM,確實耐人尋味。其中一個可能性,是為了搭載多個彈頭(或更重型的MARV彈頭)之餘,仍保留空間搭載更多誘餌,作為突防美軍反彈道系統的措施,另一方面也可能是防範美國退出所有核限武條約時,能配合庫存沒有即時部署的核彈頭,立即拿出極具威懾力(帶20個彈頭以上)的戰略武器,以達成戰略阻嚇效果;第三個可能性,是帶備大量彈頭及誘餌,盡量消耗美國的反彈道導彈,為後續飛彈「開路」。

另外要提一下的是,片段中普京所指能涵蓋全球的新攻擊方法(即南方彈道)(註4)其實不算新鮮事,事實上單彈頭型的R-36M或搭載多個輕彈頭的R-36MUTTKh就有16000公里的射程,已經可選擇更多彈道,而且R-36M型的推力本來就能在減少載荷下,進一步提高射程,甚至有變成FOBS的潛力(5)。如果普京所言非虛,作為R-36M現代化版本,RS-28當然具備進一步超越前代的性能。不過,RS-28現時過份巨大的體積及重量是否有價值,就見仁見智了。

  1. 新型機動彈頭(MARV)
國情咨文中MARV的CG和馬克耶夫設計局的方案(右)比較。兩者的氣動差距十分大。圖片來自網絡

至於新型MARV機動彈頭(暫時知道代號叫 Avangard /Авангард, 即法文Avant-garde(前衛)的西里爾字母拼寫),事實上是一種類似「銀鳥」的軌道滑翔器,導彈將彈頭推離大氣層後,彈頭即下降至大氣層頂端並進行長距離滑翔(可分為錢學森彈道與桑格彈道,前者是在大氣層頂端無動力滑翔,後者是滑翔後一段時間點燃引擎或改變仰角,以重新取得高度,以延長滑翔距離),過程中飛行高度維持在80-150公里,速度大約10馬赫左右。美蘇在大約40年前已開始發展這種彈頭,後來因為限核協議而停止部署。

桑格彈道與錢學森彈道的比較,照片來自網絡

冷戰後,雙方的MARV以另一個名義繼續發展,那就是:高超音速載具(包含無人載具及載人軌道滑翔返回的研究)。美國的研究方向更接近具升力體構形、升阻比更高的滑翔體,但經過幾次失敗,現在他們更集中於吸氣式極超音速飛行器研究;至於俄國的研究一直很模糊,只知大約2005-06年開始做測試,2013年前馬克耶夫設計局曾公開其中一個設計。不過,如照CG所見,前衛MARV也應是具升力體構形的長距離滑翔彈頭,未見任何引擎,也沒有關於中途提升高度的描述,故其彈道可能仍是錢學森彈道。

著名智庫蘭德公司製作的MARV/高超音速武器攻擊優點圖,圖片來自蘭德公司網站

這種升力體滑翔MARV的攔截難度其實更高。首先,彈頭滑翔距離似乎不短,且具備更佳的機動能力,可以繞開沿路上具威脅的雷達網或攔截系統,非彈道的飛行路徑也大幅增加發現及計算攔截點的難度;其次,因為彈頭在升上大氣層後即脫離及在大氣層邊緣滑翔,基於雷達地平死角、非彈道飛行路線及SM-3的輕型攔截器無法在具大氣的情況下攔截,美國整個反彈道系統中只有負責末端反導的THAAD及未來的THAAD-ER較有攔截把握,但一來攔截距離又縮回200-300公里左右,只有一至兩次的攔截機會且較易失的;另外,至現時為止THAAD仍未進行過高滑翔能力MARV的攔截測試,成功率仍是未知之數。

(俄國新型MARV的唯一近照,只展示了其尾部與助推火箭的連接結構,故真正外形仍是個謎。兩者接合起來時,長度似乎不小於3米,體積亦頗大,有進一步縮小的必要。照片來自YOUTUBE截圖)

當然,MARV也有自身問題。之前說過MARV在大氣層內仍不能做過大機動,否則容易失的之餘,也可能導致失控解體;其次,這滑翔彈頭的質量似也不小,連圓錐形的助推火箭,可能有1.5噸的重量,而且較長,一般中型ICBM頂多只能載1枚至2枚,就算如RS-28,也只能搭載3至4枚而已,這等如削弱MIRV了多目標攻擊能力優勢。這是否有價值?大概要真的用上才知道了。

(美國麥道集團80年代發表的AMRV方案。照片來自網絡)

(國情咨文中講解前衛MARV的片段)

事實上,頭兩種武器其實仍相當符合俄國的戰略要求,且也能較有效的回應美國已漸具規模的反彈道導彈系統,以保持俄國手上核武器的威懾能力,故仍算是較合常理及較易理解的戰略武器。然而,下篇提到的另外兩種新戰略武器,無論在所用技術及運用方法上,都和今天的戰略核武器大相逕庭,甚至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至於莫名其妙在哪?還請看下回分解了。

 

註1:這裏所指的,主要是9K720伊斯坎德爾戰術導彈,以及被指違反中程彈道導彈協議的9K728型陸射巡航導彈。

註2:美國所持的理由是沒有類似的小型核武,只能拿出戰略核武進行反擊,違反「靈活反應」的原則,並可能引發大規模核戰,故西方屆時只會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這說法問題在於:幾枚低當量核武對具備核生化防護兼有足夠疏開距離的部隊,威脅其實有限,當年華約準備進攻北約計劃的第一輪打擊中,可是準備了250枚以上低當量核武;再講,美軍現時保存最多的B-61型戰術核炸彈就是可變當量彈,巡航導彈用的W-85也是可變當量的,何來沒有能投入「有限反擊」的小型核武?

註3: 現時俄國應有1950枚已部署的戰略核彈頭, 以及約2350枚庫存可用的核彈頭

(普京在介紹RS-28時展示的「南方彈道」。照片來自網絡)

註4:冷戰期間,蘇聯若要對美國發動核攻擊,會將ICBM射向北極或北太平洋方向,越過加拿大而攻擊美國境內目標,是為北極彈道。由於這條彈道離蘇聯最近,導彈也不用設計得過份巨大即能有足夠的投擲量。針對北極彈道,美軍將大部分預警雷達都瞄準北方,南面因為不是威脅位置,故防範相對少得多。然而若蘇聯發展射程超過地球半圓周(18000公里)的重型ICBM,即可經由不同的方向(射程更遠的話,甚至可飛越南極)攻擊美洲本土,令美國幾乎無法防範。當然,這樣的導彈不是設計得極為巨大,就要減少搭載量。

註5:軌道轟炸系統是指如果彈頭段重量夠輕的話,ICBM可以將它打上低軌道,「暫時」成為衛星,環繞地球飛行,到適合的地點再放出彈頭進行攻擊,從而達到「無限」射程。這種武器後來因為SALT-II的簽署而停止研發。R-36M沒有發展軌道轟炸型號,但部分裁減的R-36MUTTH型稍經改裝後成為運載火箭第聶伯河,這型火箭最大的低軌道運力為4.5噸。可以理解,如果作為軌道轟炸系統,R-36M應可帶備4.5噸的核彈及誘餌。不過也要強調一點:要有這種「無限」射程,體積及重量上的「犧牲」就不可避免了。

手機分享本文:

Scan the QR Code
William Lam
現實中只是個小職員的軍武 / 科普愛好者

Check Also

【軍事博評】呂琪:不妨以軍迷角度點兵世界盃32強戰力?

球迷的盛會,四年一度的世界杯馬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