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博評
    編按:阿夫迪夫卡已經易手,阿夫迪夫卡之戰可尚未結束,烏軍臨時組織於西邊的防線,事實上也沒攔得住俄軍的攻擊而崩潰後撤,並留下不少損壞的西方裝備。(網絡圖片)   龍年新春剛過,但人間戰亂仍然持續延燒,看來各方都陷入僵局,很難在短期內有所突破,但從最近俄烏戰場發展狀況,其實又再度顯現出國際戰爭確實能夠產生具體外溢效應。因此本稿件係接續2023年12月14日在《輕新聞》以「淺談國際戰爭外溢效應」以及2023年12月22日以「再論國際戰爭外溢效應」為題之兩份稿件,依據最近國際戰亂所造成衝擊影響,繼續為各位讀者說明國際戰爭外溢效應。 首先談到美國與歐洲針對是否繼續軍援烏克蘭,以便抵擋俄羅斯所發動攻勢,其實已經明顯逐漸浮現歧見。目前狀況嚴重到迫使北約秘書長必須前往美國,利用各種發聲平臺與媒體管道,對著美國政治圈喊話,呼籲美國國會支持投入預算援助烏克蘭,同時亦極力辯護北約歐洲盟邦業已增加國防預算。 編按:歐洲對烏克蘭抗俄援助,其實讓已陷經濟困難中的民眾普遍不滿,例如各地已陸續出現農民示威者,抗議政府因援助烏克蘭而減少對農業的補貼。圖為法國農民利用大拖拉機衝擊警方路障的片段。(圖片來自連結)   假若認真思考整體狀況,其實就發現俄烏衝突戰事發展,當歐洲各國費盡心力撥出經費繼續支持烏克蘭後,卻發現美國行政部門向國會所提出援助法案,在國會卻受到嚴重阻力。同時又遇到美國總統大選年,共和黨最被看好並且很可能捲土重來之前總統川普,對於北約盟邦諸多批評,更是公開反對援助烏克蘭,因此讓未來整個情勢發展前景,對烏克蘭來說,確實是相當不樂觀。 編按:雖然巴以戰爭不是由俄烏戰爭直接引發,但因為涉及美國於中東的地位,其與俄烏戰爭也不斷牽扯著美國的外交注意力及軍事支援能量,甚至進一步激化美國境內的政治鬥爭,影響可謂深遠。(網絡圖片)   但從此等過程中,吾人其實就可發現國際戰爭外溢效應,不僅是會外溢到國際組織之政治外交對決,其實還會衝擊到涉入支援戰爭,投入經費與提供軍備援助交戰國各個強權內部政治。從歐盟費盡千辛萬苦才讓援助烏克蘭預算獲得通過,其中許多成員國藉機提出許多要求與條件,其實就充分證明在國際組織折衝樽俎過程中,趁火打劫滿足本身需求,其實亦是相當現實之國際戰爭外溢效應。 編按:兩場地區戰爭不但影響全球經濟,也把美國內部自由派與極右陣型的鬥爭推向白熱化,甚至開始導入政治分裂的勢頭。(網絡圖片)   同樣看到美國政界兩黨嚴重對立,由共和黨所掌握眾議院,呼應前總統川普在援助烏克蘭議案上猛扯後腿,希望藉此產生對川普選情有利態勢,儘管是否繼續援助烏克蘭支持俄烏戰爭,只是個兩黨對立較勁理由,但其實亦可算是某種程度國際戰爭外溢效應。所以國際戰爭確實再度證明其具有影響參戰國以及衝擊間接提供支援國家內部社會與政治運作之潛在實力。 其次就要提到,國際戰爭不僅對於間接提供支援國家社會與政治會產生影響與衝擊,甚至當戰事發展到相當時日後,還會開始影響這些本身沒有涉入戰事,但卻不斷添加柴火國家本身軍事戰備。美國政府原先係不斷運用總統提撥權(PDA:Presidential Drawdown Authority),以便緊急提供美軍軍備庫內所儲備品項支援烏克蘭,然後再另行編列預算,向國防產業訂貨生產來補足庫存差額。 編按:胡塞武裝的商船襲擊戰,算是俄烏戰爭的二度溢效應,就算英美干涉,胡塞武裝的襲船戰仍有相當戰果,圖為英國船隻「魯比瑪號」在亞丁灣遭到胡塞武裝攻擊,由於已呈半沉關係,且海域危險沒有維修船肯靠近,這艘大型商船的沉沒只是時間問題。(圖片來自連結)   但是在全球疫情衝擊下,多項工業生產供應體系作業大亂,再加上美國不斷針對中國大陸進行貿易抵制與技術封殺,自然就影響到軍備產品零配件供應鏈,再加上軍備產業本身產能無法完全恢復,現在已經讓運用美軍儲備品項支援烏克蘭戰局,開始浮現無以為繼周轉不靈現象,其嚴重程度已經讓美國俄亥俄州參議員范斯(James David Vance)公開在慕尼黑安全會議提出警訊。 所以當各方政治評論者與軍事觀察家都注意到,美國國會與行政部門對於是否提供經費預算支援烏克蘭軍備有所爭議時,但卻沒有更深入察覺到就算能夠撥發經費與預算,恐怕就目前美國軍備生產體系製造能量來說,最後必然是緩不濟急,遠水救不了近火,根本就無法改變俄烏戰場現實狀況。其實就歐盟各國或是北約歐洲盟邦來說,為能援助烏克蘭,許多國家都已經將壓箱底本錢掏出來,所以亦是面臨相當窘迫情境。 編按:美國砲彈的總產量正在逐月提升,這可是近三十年來從未遇過的。不過其上升幅度也不見得快,至去年十月還只有不足三萬發一個月的水平,和俄軍月產量相比只有1/7,至於增產至六萬發一個月,還只是在構想中……在去工業化的年代,美國的軍火工業在產量上已遠遠無法與二戰時相比了。(圖片來自連結)   國際戰爭將會刺激許多國家軍備生產能量,幾乎是所有軍事研究者從二次大戰美國就成為民主國家兵工廠,同時在冷戰時期以及冷戰後,美國向來就是國際軍備市場出口大國,因此俄烏戰爭所產生外溢效應,因為涉及調撥美軍庫存軍備提供烏克蘭,其程度足以衝擊到美軍戰備水準,確實是讓人難以想像,但這卻是鐵錚錚事實現況,但這亦讓吾人對於國際戰爭外溢效應,獲得更深更廣之認識。 最後就要談到另個會影響國際軍備市場之國際戰爭外溢效應;其實每次國際戰爭都是各國驗證軍備實戰能力絕佳良機,特別是某項軍備產品要是在實戰狀況下展現性能創下戰績,都會讓其在國際軍備市場獲得大量訂單。最明顯案例就是當年福克蘭戰爭,阿根廷海軍運用法國所製造空射飛魚(Exocet)反艦飛彈,重創英國皇家海軍雪菲爾德號驅逐艦(HMS Sheffield),當消息傳出後,立即讓法國馬特拉航太(Aerospatiale-Matra)公司獲得大量訂單,就是此種經典案例。 編按:阿夫迪夫卡西北戰線首次出現、原屬第47機械化旅的M1A1SA坦克,第二天再出現時即被俄軍無人機盯上,先以一架無人機打癱,然後由反坦克小組解決掉,代價出奇的低。事實上,這亦算是給被亂帶風向的小軍迷們一個教訓:唯武器論並不可取。題外話,其實還有很多人見到彈艙的上蓋炸飛,就說說安全設計成功,但就沒有留意到(或故意迴避)全車最明顯的煙,是由砲塔內傳出來的。在接戰詳細經過仍然不明的情況下,其實不宜亂下判斷,先別那麼草率好不?(網絡圖片)   但是從另個角度來說,俄烏戰爭從2022年2月24日全面升級後,不斷就有傳言指稱,只要美國與歐洲各國提供烏克蘭某項軍備產品,就可以很快扭轉戰局,擊敗俄羅斯部隊;這些軍備產品包括德製豹式主戰車、美製M142海馬斯(HIMARS: 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美製M1艾布蘭(M1 Abrams)式主戰車以及F-16戰機。同樣在俄羅斯方面,其實亦有諸多被軍事觀察家認為將會底定戰況發展之終極武器,但其實前述軍備武器對於整體戰局影響力都被高估,最後都被證明其戰力並非無堅不摧,而其本身亦不是無敵鐵金鋼不壞之身。 編按:俄烏戰爭亦令各國重新反思陸上裝甲車輛未來的發展演變路線,例如未來歐洲陸戰的MGCS系統,就加入更多反無人機 / 攻頂彈械、以及運用無人機,以及後勤進一步統整化的概念。(圖片來自連結1)   但不論如何,就國際戰爭外溢效應來說,透過實戰驗證,確實是會影響特定軍備武器系統在國際軍備市場之聲譽與銷路。所以國際戰爭交戰國會刻意宣揚成功擊殺與摧毀特定武器儎臺,除要宣揚本身戰果激勵士氣之外,其實亦是希望要挫傷對手運用特定武器儎臺改變戰局信心。但就國際戰爭外溢效應來說,就是會在國際軍備市場產生加分效應,或是讓可能顧客裹足不前。 總而言之,國際戰爭確實有可影響戰場之外其他社會脈動與經濟市場,許多外溢效應都要仰賴敏銳觀察力與充分想像力,這個面向對於軍事愛好者來說,確實存在諸多繼續努力空間。 Read More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