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博評
     編按:巴以戰爭的停戰,僅限於加沙地區,且每日只停六小時(不過據知其他時間在北加沙的以軍也沒有很多地面攻擊,似乎也順勢修整部隊現在也不太明暸的前線損失。這次停火的原目的,也是讓相方交接手上的人質與總以軍囚禁的女性囚和未成年囚犯。(圖片來自連結)   從10月7日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在加薩走廊地區爆發衝突後,總算在近日達成協議獲得短暫休戰,在休戰四日後,經過各方呼籲,再度延長兩日;未來將會如何發展,其實還是充滿各種變數。 但在此時關心整個事態發展之國際政治學界,再加上對於軍事戰略有興趣之軍事迷們,開始在網路空間討論有關停火、休戰、停戰與媾和等常見辭語之定義,儘管討論熱烈,但卻有時未見得能夠獲得交集產生共識。 編按:1918年11月11日,德國與協約國軍的代表在法德邊境一輛列車車廂上舉行停戰談判,最終達成停戰協議,各位在原有戰線上停止敵對行為,是為「康邊停戰協定」,也代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終結,然而在早上11時協議正式生效前,戰場上還是有激烈的砲戰交火,最後一名殉職軍人更僅僅是在停戰前60秒死亡。當時的停戰協定紙面上是維持一個月,並連續延長三次,至1920年1月才正式終結並履行巴黎和會簽署的和平條款。(圖片來自連結)   其實筆者早在2022年9月9日就在《輕新聞》【軍事博評】專欄,以「觀察俄烏戰事後續發展之指標」為題,提到所有戰爭衝突,到最後若不是雙方未經協議各自撤兵,透過雙方諒解或單方表態,達成實質停戰與未經協議之和平狀態,否則就必須透過「停火」(cease-fire)、「休戰」(truce)、停戰(armistice)與媾和(peace-making)等四種途徑,以便透過協議,暫時或是長期終止衝突狀態。 此外筆者更在2023年7月31日又透過《輕新聞》【軍事博評】專欄,以「對俄烏衝突結局之合理推估」為題之稿件中,對於前述定義又提出更具體補充說明。但最近接到讀者透過網路致函,商請筆者運用各方軍事術語定義,對於前述辭語,提出更深入說明。為能滿足讀者需求,因此針對前述辭語,提出下列說明: 編按:和第一次世界大戰有些不同,二戰對日戰爭的終結和正式生效相差了半個月有多: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投降,各戰區的日軍陸續停止作戰,但日軍在東三省與蘇聯的衝突未有停止,本土防衛的陸軍航空隊甚至在18日前還有和美軍偵察機交火紀錄;另方面陸海軍總部趕緊燒毀機密文件,直至8月28日150名美國軍事人員抵達神奈川縣的厚木市進行佔領準備,而第三艦隊大部分艦隻亦陸續抵達東京灣。30日麥克亞瑟也抵達東京。正式的投降儀式於9月2日在密蘇里號戰列艦上進行。(圖片來自連結)   首先依據《國軍軍語辭典》,其內容包括【停戰】:「交戰雙方協定暫時停止作戰。」以及【停火】:「交戰雙方取得協議暫時停止射擊和相互殺傷的活動。」再加上【媾和】:「一般指交戰國之間締結和約,或交戰國各方為結束戰爭狀態、恢復和平關係所進行的一系列活動。」但《國軍軍語辭典》對於「休戰」卻未提出任何定義。 相對上《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語》中,卻分別定義【停戰】:「armistice交戰國或交戰方之間通過達成協議停止敵對軍事行動的狀態。分為全面停戰和局部停戰,有限期停戰和無限期停戰等。」以及【休戰】:「truce交戰國或交戰方之間根據協議暫時停止敵對軍事行動的狀態。休戰的目的具有純軍事性,效力只限於一定的作戰區域和短暫的期間。」再加上【停火】:「ceasefire交戰各方軍事指揮員已明示或默示方式達成一致,在一定時間內停止戰鬥的狀態。停火通常無附加條件,持續時間短暫,以便戰場各方撤走傷病員、掩埋死者、疏散平民等。」 編按:1951年7月,當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完結,美朝 / 志願軍的衝擊力都耗盡之時,第一次停火談判也正式開始。(圖片來自連結) 至於編號Joint Publication 1-02之美軍《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美國國防部軍事與相關用語辭典),則是列出【cease fire】:「1. A command given to any unit or individual firing any weapon to stop engaging the target. 2. A command given to air defense artillery units to refrain from firing on, but to continue to track, an airborne object. Missiles already in flight will be permitted to continue to intercept.」以及【armistice】:「In international law, a suspension or temporary cessation of hostilities by agreement between belligerent powers.」但卻未針對「truce」(休戰)提出任何專屬定義,但卻在辭典定義解說中多處提到該辭語。 不過《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卻配合前述【cease fire】以及【armistice】,配套提出定義【armistice demarcation line】:「A geographically defined line from which disputing or belligerent forces disengage and withdraw to their respective sides following a truce or cease fire agreement. Also called cease fire line in some United Nations operations. Also called ADL.」以及【cease fire line】:「See armistice demarcation line.」所以基本上,美軍將前述【armistice demarcation line】與【cease fire line】定義完全相同。  編按:說回調停衝突,就算是巴以過去衝突,聯合國也不能算無法調停的,畢意它仍是超越戰爭兩方、地位超然的國際仲裁組織,且至少能令衝突雙方暫時休戰或至少回復至戰前狀態,但今次衝突中聯合國就顯得相當有心無力……(圖片來自聯合國官方網站) 而《國軍軍語辭典》則是依據美軍定義理念,列出【停戰線】:「美軍軍語。係依地理形勢所劃定之界線。在某些聯合國行動中,有爭端或交戰中之部隊,依停戰或停火協定,各自撤離此線。」但《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語》中,卻完全沒有列出任何與此理念相關之專用軍事辭語。 在此必須提醒,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語》中,並無任何有關涉及議和、談判或是媾和等為解決戰爭衝突,恢復和平關係之政治作為用辭用語定義。但相對上,在美軍所編《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內容中,雖然在涉及peacekeeping與peacemaking定義解釋中,確實出現mediation, negotiation, or other forms of peaceful settlements等用語,但是對於如何透過談判協商達成和平,確實亦與解放軍所編《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語》相同,並無相關用辭用語專屬條目。  編按:執行停火協議等,也需要國際監察,而獨立的監察需要有一定裝備與防護武力的部隊去執行,聯合國維和部隊雖然不是常備部隊,但由成員國武裝力量輸流派遣,可保證其質素與任務能力。現時中國是五常中派遣過最多維和部隊的國家。(圖片來自新華社)   但在《國軍軍語辭典》相關條目中,則是具有【媾和】:「一般指交戰國之間締結和約,或交戰國各方為結束戰爭狀態、恢復和平關係所進行的一系列活動。」以及【斡旋】:「指第三國、一組國家或具有國際聲望的個人介入解決國際爭端,謀求促成爭端國開始進行談判,或恢復業已中斷的談判。」再加上【調停】:「調停與斡旋非常類似,同樣是指第三國、國家集團或國際組織的代表進行解決國際爭端;所不同的在於調停者需積極參與爭端國之會議,並提出解決問題的具體方案。」以及【談判】:「為解決國際爭端之各國就衝突的利益,提出方案以達成協議來交換或實現共同利益的過程。」總共四個涉及如何解決戰爭衝突,透過對話協商達成和平狀態之專用辭語。 看到過去數年來,國際社會戰亂不斷,從美軍在2021年9月極度狼狽地撤離阿富汗開始,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導致衝突升級,2023年10月7日哈瑪斯武裝組織突襲以色列,導致以色列對加薩走廊採取報復性軍事行動,吾人已經看出以華盛頓為首之西方世界對於維繫全球和平秩序,充滿各項無力感,因此全球各方都更能感受到維繫和平是如此困難,和平狀態又是如此脆弱,假若不能化解矛盾與爭議,任由仇恨主導決策思維,最後必然導致戰爭衝突。 編按:當然,雖說不能化解矛盾與爭議,任由仇恨主導決策思維,最後必然導致戰爭衝突,但有些政客或政治團體,其實就是以仇恨及矛盾作為延續其政治生命的「糧食」,沒有戰爭,其政治生命就很懸了,故衝突必須延續,永無止景,甚至最終毀掉自己國家也在所不惜。這也是某些國家或地區終日不得和平的主因。(網絡圖片)   誠如筆者曾經多次提醒,兩岸分裂現狀是源於中國內戰,同時雙方在中共建立政權後,確實從未簽署過任何停火、停戰或是和平協議,因此就法律觀點來說,雙方都還是在繼續內戰之交戰團體。 目前兩岸能夠維持「無協議但卻有和平」之現實狀況,其實是奠基於雙方確實曾經各自表達,希望各自停火與停止動用武力衝突聲明,同時透過務實通商、通航、通郵與往來互動交流,才能避免陷入戰爭衝突。 編按:有些時候終結戰爭更大的難題是……和戰不在掌握在該國的政軍領導人手中。(圖片來自連結) 透過前述各方所使用軍事術語與用辭定義,讀者應可深入理解其中差異與共通理念,但在此還是要感嘆指出,這三本辭典中,對於「和平」或「peace」都沒有專屬條目,對此吾人不得不要感到相當遺憾,難道是軍事術語辭典並未定義和平,因此才會戰亂不斷嗎?還是政治人物所用語彙中,缺乏和平這個辭語才是真正原因? Read More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