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博評
     編按:對峙中的解放軍海軍052D型南京艦和基隆級導彈驅逐艦左營艦。此後即傳出基隆級驅逐艦缺乏維修,很多裝備已停用多時的消息,未知是否屬實。(網絡圖片)   佩洛西竄訪中國台灣地區前後,引發了一波又一波的國際反響,各路的軍事、政治角力堪比一部大片。然而這部大片的「戲肉」,還是要睇解放軍的環島軍事演訓行動。  編按:被某些人視為「救命草」的列根號航母戰鬥群,在佩洛西的客機降落後即開始向北撤退,而且在演習開始後更愈撤愈遠,差不多一星期後才開始南下回到西太平洋西部,但距台灣東部尚有1500公里以上的距離。這不知是否中美首先協調好,還是受到中方反艦彈道導彈所威脅,就不得而知了。(網絡圖片)   大戲的角色對換 台海風雲的大戲,原本的主角意屬美國,首先是各種表態,諸如「若台海現狀改變,美國要強勢介入」,然後是佩洛西的執意竄訪,還有美國航母的隨機策應,仿佛西太平洋的霸主威風仍在。 當果真到了改變台海現狀的時候,美國的反應竟然是如此克制、冷靜!連航母編隊也趕在演訓之前,快速駛向安全區域。畢竟美國「撩人」在先,在道義上、輿論上落得下乘,不得不收斂、克制、冷靜。更重要的是美方低估了中國捍衛自身核心利益的決心,也高估了自己把控中美關係的能力,才會出現對形勢嚴重的誤判,並最終吞下自釀的苦果。  編按:美國國內矛盾極度激化,民粹橫行,各級議員選舉都著重突出自己立場(即使是無理取鬧甚或極端政治思想也好),更大問題是,原本和選舉沒有關係的外交事項都給他們拿來宣傳政績之用,結果變成「競選活動搞到國外」,原本只屬少數精英制訂的外交事務,都給民選議會干涉了。(照片來自DPA)   而環台演訓的主角,當然是解放軍。此次的演訓完全是在實戰化背景下進行的,模擬可能的台海實戰,參演軍種涉及火箭軍、陸軍、空軍、海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可謂是全軍種參與。演訓的時間從三天順延至一周,解放軍東部戰區的官宣也強調,以後戰區將會根據海峽局勢變化,持續性地進行練兵備戰,對台海方向的戰備與警巡任務也將會轉為常態化。 編按:無人機夜探金門,國軍無奈只能以信號彈「驅離」,但媒體看不到問題,反而大加吹捧,甚至還有數學和歷史極差的前少將吹噓成利用信號彈的電磁干擾令無人機「無力化」。如此胡言亂語,乎復何言?(網絡圖片)   台灣當局的角色就有點尷尬了,本想盡地主之誼,搭好戲台做主角唱大戲,可惜天怒人怨,得到了經濟、軍事雙輸的結果。就連對應的軍事演習,也因熘彈炮射擊引發山火,落得個笑柄。而台島居民就近水樓台睇戲為先,看解放軍導彈劃破天際,指認解放軍的飛機型號,甚至包船出海看解放軍軍艦。   前出巴士海峽 解放軍演訓一開始,媒體對解放軍的各種軍事動作的分析,都集中在導彈封鎖島嶼,飛機繞台,軍艦環島等方面。但是筆者關注到一個新的舉措,就是解放軍開始搶佔太平洋上的重要通道——巴士海峽。 隨著綜合國力以及軍事力量的增強,近年來中國解放軍前出西太平洋進行訓練和演習已經常態化,而解放軍前出西太主要有兩條航線,一條是經宮古海峽,另一條是經巴士海峽。  編按:兩年前的照片,似乎證明解放軍至少存在兩種氣動外形相似但直徑不同的遠程空對空導彈,或者兩種導彈都是參與項目競標的飛彈,不過作為其載機的殲16,掛載數枚這種導彈時,可至少在巴士海峽上空組成一個接近300公里的空中攔截圈。(圖片來自中央電視台)     巴士海峽,位於中國台灣與菲律賓北部巴丹群島之間,是南海和太平洋的天然分界線,也是中國與菲律賓分界的海峽。巴士海峽平均約185公里寬,水深一般在2,000-5,000米之間,是一條繁忙的國際水道,也是西太平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海域。 巴士海峽終年存在著強度較小、上界深度較深(50-150米)、厚度較大(50-150米)、較持久穩定的深海型海水密度躍層,極利於潛艇的水下通信和躲避水面、空中搜尋的潛艇隱蔽行動。而且巴士海峽日常的高海況對直升機搜潛和反潛會造成極大困難;海面波浪大時,直升機不易在艦上起飛降落,可變度聲納和拖曳聲納也不易放下和回收。巴士海峽的特殊海況使潛艇隱蔽優勢,得到進一步保障。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通過巴士海峽以達南洋的船艦在該海域屢遭美軍潛艇伏擊,損失慘重。 編按:雖然已改良多時,但轟6的老舊也是不爭的事實,不過若在巴士海峽接敵,四枚400公里射程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的打擊還是區內無出其右的(圖片來自中央電視台)   過往每次中國海軍要進出巴士海峽的時候,總是會有各種麻煩找上門,水面艦隻路過時,吸引天上各種外國的飛機的圍觀,甚至還會抵近低飛挑釁,潛艇路過更甚,不但國外的「P-3C」反潛飛機會過來,海面上「無暇號」這類專門負責偵聽水下潛艇音響的專用船隻也會緊跟。比如2013年4月2日淩晨,正在執行遠海訓練任務的中國海軍南海艦隊聯合機動編隊,結束在西太平洋海域的訓練,從巴士海峽回到南海海域。在進入巴士海峽之後,聯合機動編隊遭遇了外國巡邏機、偵察機及驅逐艦的多批次輪流跟蹤與偵察,據說當時的情況非常激烈,雙方甚至有走火的趨勢。 這一次解放軍利用環島軍事演訓,在巴士海峽設定了一個實彈射擊區,這樣既顯示了自己包圍封鎖台灣全島的能力;同時也向美國傳達了一個資訊:解放軍是有能力保護中國在巴士海峽的利益。 日本部署於沖繩島與座嶽分屯基地的J/FPS-5預警雷達及台灣樂山山頂的「AN/FPS-115」遠程預警雷達。只要是地基雷達,就會有雷達地平問題,而且解放軍多枚導彈都屬短程導彈,最大射高都介乎卡門線上下,對於只部署在高度100米以下的J/FPS-5而言,雷達地平民間更為嚴重。(圖片來自連結1及連結2)   台日預警雷達測漏 本次「封島軍演」是時隔26年解放軍再次對台灣海峽實施彈道導彈實射。根據已公佈的資訊來看,8月4日解放軍共發射了16枚導彈。但奇怪的是,台灣防務機構聲稱解放軍只發射11枚,而日本公佈的結果更少,居然顯示是9枚,三方資料差距如此大有點出乎意料。 台日雙方使用的都是採購自美國的遠端預警雷達,且都是具有反導能力的相控陣雷達。日本監測到中國大陸向東南方向的彈道導彈軌跡,主要依靠在沖繩的與座嶽分屯基地安裝的一部「J/FPS-5」反導警戒雷達。這次日方公佈的導彈數量跟實際數量有出入,很可能因為本次演訓區域廣泛,超過了日本雷達的探測範圍。從距離上看,位於台灣南部的發射區對於日本的雷達來說確實有點遠,檢測不到情有可原。 對於預警雷達來說,極音速滑翔武器可是十分麻煩的事。基於雷達地平問題,如果極音速滑翔彈頭的滑翔高度是控制在40-50公里高,那預警距離隨時lw 5000公里削至800公里左右,預警時間隨時少於5分鐘。(圖片來自連結1及艦船知識雜誌,資料來自連結2)   而台灣負責監控導彈的,應該是樂山雷達站,這是1990年代從美國採購遠端警戒雷達。此前很多時候在討論武統台灣問題的時候,很多人都認為樂山雷達站是解放軍面對的一個大阻礙,畢竟它配備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國「鋪路爪」遠端警戒雷達,就連美國的國家導彈防禦系統的雷達都是由它構成的。從監測距離上來看,該雷達站不存問題,不過由於該雷達仍是1980年代水準的第一代「AN/FPS-115」(編按:有指甚至是原需退役的舊貨換到台灣),雖然是相控陣雷達,但掃描速率跟不上,跟蹤速度和後端處理能力不足,而且陣面面積比美軍自用的標準型號減小56%,探測精度等能力有所下降,性能其實一般。 另外,這次射擊距離很近,解放軍的東風導彈在完成短距離打擊任務時,還有多餘能量在彈道上搞花樣,從而讓導彈變得更難以跟蹤。解放軍還可能採用電磁壓制對抗手段,干擾台灣的樂山雷達的回波,讓其出現測漏。 必須行動時航母兵力不足,是美國海軍近年的痛。美軍全核動力航母化雖然令核動力航母有更強的全球作戰能力,但核動力的維護及保養期更長,更難立即出擊的麻煩,加上美軍航母的規模進一步下降,現在想部署兩艘航母戰鬥群在同一區已有相當大的困難,例如今次台海危機,太平洋另一艘空母林肯號因為已進行一個月的環太平洋演習,妥善率似乎沒法立即前進到西太平洋,結果在今次危機中完全缺席。(圖片來自美國海軍)   這次「環島軍演」表明,解決台灣問題的核心在美國不在台灣,回顧1996年台海風波,當美國的三艘航母逼近台灣附近時,當年的中國不得不嚥下這口氣。此消彼長的今天,美國連嘴炮都懶得發表,正所謂道理講在明處,但是拳頭要放在暗處。8月10日,就是宣佈演訓結束的當天,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台灣問題與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白皮書,其中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依然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但民進黨是爭取和平統一進程中必須清除的障礙。中國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如果「台獨」分裂勢力或外部干涉勢力挑釁逼迫,甚至突破紅線,中國將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 Read More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