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石琪﹕許鞍華《詩》英譯 Elegies 綠騎士《尋找你》詩情畫意

2023-12-01 16:17:44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312011《詩》宣傳海報

許鞍華紀錄片《詩》表面上平舖直叙,攝錄她親自訪問幾位香港詩人,在談詩讀詩論詩中 顯出她對詩的深厚感情。其實這是很含蓄微妙之作,越看下去越有弦外之音、詩外之情和難言之隱,比她近年多部劇情片更能流露她對香港時移世易的感慨。

關鍵在於《詩》的英文片名Elegies,即「輓歌」,或譯「哀歌」,哀悼亡靈的詩歌。片中前段簡略訪問淮遠、飲江、鄧阿藍、馬若等詩人,亦加插近年逝世的西西、也斯的舊片段。但此片並非為悼念已故香港詩人而拍,沒有提及亦在近年逝世的戴天、蔡炎培和古兆申(古蒼梧) 等。那麼,所輓的是什麼呢?此片並無說明,觀眾唯有自由猜想,是不是悼念逝去的時光,或是今非昔比的這個城市?

此片的主體,在於比較詳細拍攝兩位活生生的詩人黃燦然、廖偉棠。奇異的是,他倆都已移居其他城市,不再 「家在香港」了。片中黃燦然退休住在深圳,廖偉棠則在台灣教學,看來居住環境都寛敞舒適,好過香港。

不斷吸煙的黃燦然笑說,頗多香港人做了政治移民,然而他自稱是「經濟移民」,因為香港什麼都貴。——拍攝隊跟他返港探望妹妹,家居狹窄,遠遠不及他的深圳住家。

至於廖偉棠為何移居台灣,是否自我流放,抑或另謀高就呢?並無解釋。其實人們自古南來北往、東遷西徙很普通,現代更多跨境跨國飛來飛去。廖偉棠本身是內地廣東人,「維基百科」說他1997年廿多歲才移居香港,然後曾旅居北京五年,做攝影師和詩人,可見他並非局限於某個地方的人。

黃燦然也不是香港土生土長,他是福建人,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學時期移居香港,八十年代往廣州入讀暨南大學新聞系,回港後曾在《大公報》工作,然後成為詩人和翻譯家。

為什麼選擇這兩位做「主角」呢?許鞍華大概很喜歡他倆的詩,或許亦由於許鞍華也不是香港出生,而生於東北鞍山,小時來港做移民,故此她認為香港人絕不限於土生。當然,現在這兩位一個移往大陸,一個移往台灣,也有微妙的平衡意味,總之都沒有離開華人地區。

《詩》沒有直接提及敏感政治,但在政治化時代怎能完全迴避?片中廖偉棠就提到數年前他拍攝 「皇后碼頭」示威,由攝影師變成參與者。「新冠疫症期」他在台灣用視像教學,特別談論到布萊希特Bertholt Brecht和保羅‧策蘭Paul Celan的詩,這兩位德語名家都親歷納粹德國和冷戰時代,都曾寫詩對「沉默」作出痛切反應。

也要提提,《詩》並非完全講粵語。黃燦然常講國語普通話,亦偶講福建話。廖偉棠講國語普通話十分流利,在台灣教學就長篇大論。

我對這部詩人紀錄片的觀感,首先聲明,雖然我也認識一些香港詩人,但對現代詩興趣不大,對片中訪問的幾位詩人都很陌生。而且覺得真實詩人未必像所寫的詩那麼美妙,垂垂老矣更難免不大好看。幸而片中常用街景配合讀詩,街頭巷尾各有風味。我特別喜歡港島鰂魚涌一段,因為我是街坊,很熟悉。許鞍華用「倒退慢鏡」拍攝鰂魚涌露天街市,是神來之筆。

戲肉是在台灣訪問廖偉棠,還見到女作家陳慧,又有年輕女詩人黃潤宇泣述送詩給獄中朋友(片中沒有透露是何處的監獄)。而且廖偉棠正當盛年,口才很好,授課談詩有板有眼,出口成章,使我也上了課。亦拍到他與小兒子的家居生活。

石琪 「半個秘書」陸離按: 可惜影片沒有拍到同樣是中港台多次獲獎著名詩人曹疏影,廖偉棠的妻子;片中亦只有小兒子廖湛初,沒有小女廖湛衣。

然後許鞍華在後段自述詩對她很重要,每當苦惱時讀詩就救了她!成為點題佳句。

總的來說,《詩》的前半部未能使我投入,後半部漸入佳境。至於全片是否香港的「輓歌」?那就不宜亂猜。——無論如何,我覺得香港仍是香港,任何時代都有好有壞,比起烏克蘭和巴勒斯坦以及世界很多地方,仍然是福地。

許鞍華能夠拍出這部微妙之作,也是好現象。——說起來,今年我看到與詩有關的華人新作品,有香港舞台劇《親愛的‧柳如是》,以及內地紀錄片《掬水月在手》——拍攝創作和研究傳統詩詞的名家葉嘉瑩。

剛好同樣11月, 香港駐法作家、畫家綠騎士,在石峽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尋找你」之夜》,我也前往欣賞了這個名副其實詩情畫意的演出。本名陳重馨的綠騎士,與許鞍華同齡,亦同在香港大學主修文學,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便和好友蓬草一起前往法國留學,各與法國人結婚。今天綠騎士兩個混血女兒都已長大,三代同堂。

這次她與夫婿回港,那晚節目是獻給 「不放棄夢想的人」。首先放映「詩寓言」短片《尋找你》,綠騎士選用她四十年來的迷彩畫作,加以映像化,配上詩意旁白和音樂,呈現一個小人物在宇宙間飛來飛去尋夢的奇幻故事。

然後由方舒眉、馮珍今、鮑國鴻,輪流朗誦綠騎士的詩;Jongleurs三女樂隊現場伴奏。綠騎士詩作很豐富,其中不少對新舊世界事件有感而發,一首法文詩則由她夫婿讀出。

那晚石峽尾街道冷冷清清,但這個小眾聚會坐得「密質質」,很有興緻。最後幾首詩我沒有聽到,因為趕去看《拿破崙》試片。這史詩大片英語對白,英美演員演出,反而不像綠騎士《「尋找你」之夜》有法國味,而且作者移民異鄉已久,亦不失對香港、對中文的深情。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3-12-01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