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中俄艦艇環繞日本巡航示威與情蒐

2022-07-06 23:16:54 最後更新日期:2022-07-08 17:20:51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245874907 4736909186321632 6433000167059055569 n編按:這兩年中方機艦進入日本周邊海域甚至環繞作遠洋訓練的次數有不少增長,無論是否有偵察目的,都引起防衛省的高度關注。(圖片來自日本防衛省)

 

最近日本防衛省所屬統合幕僚監部針對中國大陸與俄羅斯軍事戰機與艦艇,在其周邊海域與空域相關動態,不斷對外發布新聞稿,引起政治評論家與軍事觀察家關注評論。

但是由於此等在日本周邊海空域巡航演訓之軍事活動,並未違反國際法條,除非是在釣魚臺群島周邊領土爭議海域現身,東京會對此表態抗議外,其他艦艇軍事活動就算是緊鄰日本海岸線穿越其領海,東京亦僅能徒呼負負但卻無可奈何。

其實多年來日本自衛隊夥同駐日美軍,利用國際法所規範之合法通航與活動權利掩護,針對鄰近各國,在其周邊海域與國際空域進行情報蒐集活動,早就是眾所皆知事實。如今情勢變化風水輪流轉,中俄艦艇與戰機在其周邊海空域進行軍事活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東京亦只能接受現實不便作聲。

FS4QhnNUAAIdOWv近年中國海軍大型艦艇編隊為在西太訓練或追蹤美軍航母戰鬥群動向而頻繁出動,日本海軍的護衛艦也需長期跟蹤,五月時甚至要跟縱超過三星期,當中有數日海自沒有發表任何位置訊息,甚至被懷疑可能被中國海軍艦隻分隔或丟失了航母的動向。(網絡圖片)

 

基本上來說,假若是解放軍海軍情報蒐集艦刻意航經日本周邊海域,貼近海岸線穿越其領海與特定海峽,或是高新系列特種飛機在其領海周邊空域飛行時,其任務依據解放軍軍事術語定義分類,絕大部分軍事觀察家都會認為該等艦艇與軍機應係執行【抵近偵察】:「close reconnaissance為保證偵察效果,秘密接近敵陣地或重要目標進行的偵察。」(其實西方各國都使用close-in reconnaissance軍事術語,其所表述迫近目標程度更為強烈。)

但從共軍艦艇與特種軍機如此高調巡航,顯然又與軍事術語定義中所強調之「秘密接近」有所出入,因此將其動態與任務完全歸諸於執行抵近偵察任務,恐怕還是未能完全掌握其真正任務定位與使命。特別是當其動態曝光後,日本與駐日美軍所屬部隊與單位,將有足夠時間採取電磁發射管制等反情報作為,這就會讓執行抵近活動之軍事機艦,很難發揮偵搜能力獲致情報蒐集成果。

289784857 10159279886570939 7218609910433270676 n編按:很多時中國軍機經過日本水域進出西太,主要是訓練或威力展示用途。圖為一機搭載四枚鷹擊12超音速反艦導彈的轟6K型轟炸機,打擊距離雖較短,但反艦能力已超過通常只能帶一至兩枚超音速反艦飛彈的逆火轟炸機甚多。(圖片來自日本航空自衛隊)

 

不過講到共軍與「抵近」用辭相關之軍事術語,其實還包括【抵近射擊】:「point-blank firing使用射擊武器逼近目標時進行的射擊。如步兵面對敵人在數十米內進行的端槍射擊,火炮面對目標在數百米內進行的射擊。」以及【抵近干擾】:「approach jamming將干擾設備靠近敵方配置,以對敵方電子設備實施近距離的電子干擾。」中文「抵近」是同樣辭語涵蓋多重意義,英文用辭卻大不相同,確實值得軍事迷朋友們參考。

不論如何,其他構造型式與主要裝備不屬於偵察情蒐任務之艦艇與戰機,其貼近日本執行軍事演訓巡航活動,顯然就更不可能歸類為抵近偵察任務。因此只能將其定位成戰場經營理念下之熟悉航道與導航訓練,至於能夠產生何種政治效應,自然就是盡在不言中,完全要看日本官方如何加以報導與詮釋,而日本社會與政界又會產生何種反應而定。

opv 2022編按:值得留意的是,日本海自最近因為日常跟蹤中俄海軍船隻次數大幅增加,以及支援釣魚臺海域海保船艇的需要大幅增加,也打算建造高自動化輕火力及中速輕巡邏艦(2000噸級OPV),並在2030年前建造12艘。這種巡邏艦除作遠海巡邏外,還有電子情報搜集功能,不過卻被指性能和用途與海保很多巡邏船重疊,火力甚至沒有優勢。(圖片來自「軍武狂人夢」網站)

 

但是由於日本社會向來都是依循章法辦事,所以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發布周邊海空域外籍軍事機艦活動態勢時,其實都有其規則可循,光從閱讀其新聞稿內容,其實就可以歸納出許多情報資訊;對於有心進行情報分析者來說,確實是具有相當程度之利用價值。【筆者已於2022年5月5日在《香港輕新聞》以「監偵軍事動態與新聞發佈之兩難」為題,探討過相關課題。】

首先就是要指出,原則上統合幕僚監部新聞稿都會註明偵獲外籍軍事機艦之初始位置與時間;誠然在發布時都會利用特定地理參考點方位距離,以便表述其所掌握與完成辨識外籍軍事機艦之初始地點,此種作法顯然是刻意經過轉換,以便隱藏海空監偵作業體系有效涵蓋範圍,還有完成目標識別辨證作業相關數據資料。

e 767 copy編按:事實上遠程索「敵」更多是空自的工作,無論E767還是E2C/D都擁有長程海上搜索能力。(圖片來自海上自衛隊)

 

但就目前日本海空監偵作業體系固定陣地所在位置早就曝光,因此依據其所發布偵獲目標初始位置,對比相關偵搜陣地裝備諸元,就可反向推估是由那個雷達陣地所偵獲,假若再對照日本自衛隊通信情報與電子情報截收陣地所在位置認真推估,或是再檢視相關時段日本自衛隊具備偵蒐能力之空中機動儎臺飛航軌跡,其實就更可掌握日本自衛隊係透過何種手段與儎臺,偵獲目標完成識別辨證作業。

其實前述分析還是存在著盲點,就目前各國廣泛運用無人機查證海上目標與邊境活動狀況,甚至部署無人機依據既定航線,在特定海域或是地區進行偵巡,但相對上又能夠保持其動態不致遭對手掌握來看,此種依據日本自衛隊新聞稿所發布初始偵獲位置,來反向推估日本偵蒐能量與作業狀況,困難度與不確定性恐怕會日漸升高,此亦是必須面對之現實條件。

 1380編按:美日兩國在西南列島海底佈置的海洋聲納聽音陣列(SOSUS),加上日本海自在個別重要海灣佈置的LQO系列高靈敏聲納陣列,雖然主要監察潛艇行踪,但水面艦船的噪音可以傳得更遠,也能用來監聽東海水域活的情況。(圖片來自連結)

 

此外依據新聞稿所發布內容,吾人其實更可掌握到日方用於監控海空動態與情報蒐集之對應兵力與其駐地,誠然此等任務兵力之母港與接受任務派遣所進駐港口未見得相同,但是經過長時間累積多筆資料相互對照查證後,就可以做為掌握日本自衛隊艦艇與海上巡邏機兵力派遣與駐防之佐證資料。

 

maxresdefault 14編按:雖然日本唯一一架EC-2電子作戰飛機已投入現役,但數量少且機體過於龐大,始終不太方便部署。日本電子偵察的絕對主力,還是6架YS-11 EA/EB電子作戰飛機。(圖片來自YOUTUBE)

 

 

特別是對於在日本周邊海域進行長時間巡航演訓活動之兵力來說,日本所派遣軍事機艦,若是受限於其續航能力、補給品額度、耐波能力與任務執行承受度,必須實施海上跟監任務接替時,從交接兵力之編制隸屬與作戰序列,甚至從當時任務海域氣象狀況,更可獲得比較深入之分析資訊。

此外從獲知目標動態到發布新聞稿,更可推估日本自衛隊幕僚體系作業步調與所需時程,對於掌握官僚體制下之決策節奏來說,特別是在周末與上班日是否有所差別,都是理解掌握戰備執班程度重要參考依據。當然新聞稿論述結構亦可看出其思維理則與表述邏輯,此亦與軍事決策過程及作戰決心有所關聯。總而言之,從日本自衛隊新聞稿中確實另有大千世界可供探索。

1380624674 784338974 l編按:宮古島基地部署的空自J/FPS-5型相控陣雷達,雖然主要是對空及對宇,但因為雷達射角夠闊及地勢較高,也能當一定的水面遠程雷達操作。(網絡圖片)

 

徵候情報(MASINT:Measurement and signature intelligence)本來就要仰賴長期累積點點滴滴資訊整理而得;就目前國際社會情報圈主流觀點,徵候情報係由下列六個可能相互交疊重複面向所組合而成:電磁光學徵候情報(Electro-optical MASINT)、核子徵候情報(Nuclear MASINT)、地球物理徵候情報(Geophysical MASINT)、雷達徵候情報(Radar MASINT)、物質徵候情報(Materials MASINT)以及無線頻率徵候情報(Radiofrequency MASINT);基本上並未包括判讀文書資料作為判斷徵候之面向。

2901668編按: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的通報周邊軍事態勢的文件,通當加上地圖說明。(圖片來自連結)

 

但是從大量性質相同文書資料中去尋找與掌握特定徵候,就像從日本自衛隊針對外籍機艦在其周邊活動所發布之新聞稿,在字裡行間去推敲其監偵作業體系作業能量,或是掌握日本跟監情報蒐集兵力之派遣模式,畢竟還是會與傳統文書情報有所差異,恐怕對於情報學來說,還是個尚待開發之處女地吧?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2-07-06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