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急症室的福爾摩斯: 鐵路遊踪之王子復仇記

2022-08-24 22:47:50 最後更新日期:2022-08-25 12:28:04
2980885編按:克隆堡所在的松德海峽北端,是波羅的海通北海海道中最狹窄的海峽,和西面的大貝爾特海峽共同扼守波羅的海與北海之間的通道;同時,丹麥王國已在西蘭島的哥本哈根城建都,該海峽也是防衛首都、對抗十七世紀歐洲大國之一的瑞典王國最後一道防線(當時丹麥王國在瑞典南部還有些領土)。(圖片來自GOOGLE MAP)

 

我是一個火車迷,十分喜歡旅行時坐夜間火車,可謂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20多年前,我坐過一趟世界馳名的夜車,由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跨越波羅的海前往挪威首都奧斯陸。我有幸在一個漫天飄雪的冬夜,置身於這趟列車之上。那列火車駛上一艘長長的渡輪,頂着刺骨的寒風和不斷拍打著船身的浪花,堅毅不屈地橫越波羅的海。事隔20多年,如今回想起來仍讓我感到無比興奮。

在漆黑一片的北歐海面上,我穿上大衣離開車廂,在甲板上瑟縮著遠眺漸漸離我而去的丹麥海岸。火車在丹麥碼頭上船的地方,不遠處就是大名鼎鼎的克倫堡(Kronborg),那是莎士比亞筆下名著《王子復仇記》的主要演出舞台。

17世紀的歐洲和我們今天所想有點不一樣,今天幾個二線歐洲國家,在當時可歐洲超級大國,例如著名的「大波波」(波蘭立陶宛聯邦)和瑞典帝國。其中瑞典帝國的陸軍(後來被稱為卡爾軍(Karoliner))率先採用類似府兵制 / 衛所制混合體的農民義務兵制度。這使得人口不多的瑞典帝國有更多相對更優秀的兵員,加上其名將輩出(且大多是國君),在17世紀時可是個相當可怕的對手。

 

 

那列由哥本哈根開往奧斯陸的夜車,就是在丹麥北部的海邊城市赫爾辛格(Helsingor)上船,火車渡輪隨後橫越波羅的海抵達瑞典的赫爾辛堡(Helsingborg)。這裏是波羅的海最狹窄的海峽(編按:松德海峽北端)。莎士比亞當年根據丹麥的民間傳說,以及克倫堡的地理環境和軍事價值,寫成了《王子復仇記》。劇中的主角丹麥王子就住在那個城堡,現在已被列入世界遺產。冬天的時候,北歐令人窒息的低溫天氣會使波羅的海最狹窄的海面結冰。劇中描述瑞典軍隊就是騎著戰馬,踏過結了冰的海面進攻丹麥的。

612664395a40232133447d33247d38313133343638編按:克隆堡(Kronborg)是文藝復興時期北歐一座名城,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認的世界文化遺產之一,事實上也是一座十分典型的早期稜堡(Bastion / Bastion Fort),多重城廓和多角形的結構,可說是建築師為抵抗臼砲等早期攻城用熱兵器的最後努力。不過原屬丹麥的克隆堡最後還是於1658年被其敵人—瑞典國王及十七世紀名將之一的卡爾十世.古斯塔夫的瑞典軍隊所佔領。(圖片來自連結1)

 

我曾兩次到訪克倫堡,這個從前的軍事要塞座落在海峽一邊的咽喉部位,扼守著波羅的海出口的戰略要衝,乃兵家必爭之地。城堡的城牆高大厚實,宏偉非凡。城垛後設置了一列列的大砲,砲口都對準對岸的瑞典國境。即使今天已再見不到舊日踏在冰面上衝鋒過來的的瑞典鐵蹄,卻仍可以在想像中嗅到當年的硝煙陣陣。站在城牆之上,我曾望著海峽慨嘆,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真的是要到過實地考察,才能完全明白歷史的走向和文學的背景。

612664編按:筆者所提到當時服務當地的夜班火車渡輪,應該是MF Kärnan。由於斯堪地那維亞在最近數百萬年的第四紀冰河時期時受北極冰蓋及冰川覆蓋,冰河融化後出現大量峽灣,令北歐地區建設長程公路或鐵路遇上很大困難,火車 / 汽車渡輪及後來大量出現的小型支線客機成為重要的國內交通功具。可惜本船已於2012年拆毀了。(圖片及資料來自連結1)

 

 

 

那列夜車在瑞典赫爾辛堡登陸後,便馬不停蹄地沿著瑞典的西海岸北上,破曉時分便把我送到了位於挪威南部一條峽灣盡頭的首都奧斯陸。可惜這趟夜車多年前已被取消了,即使數載後重返當地,也無法重溫舊夢,空餘滿腔遺憾。

SJ Rc6 1422 2006編按:行走於挪威境內的SJ RC6 1422型電動機車,與筆者多年前乘搭的屬同型號,可惜的是,這條夜班渡海火車線,已經由赫爾辛格經松德海峽大橋(Øresund Bridge,就在松德海峽南端)到達奧斯陸的12小時直線火車取代。(圖片來自連結)

 

發佈於 博評
By 2022-08-2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