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陳景祥﹕虛擬貨幣為何讓散戶參與?

2023-10-06 15:59:17 最後更新日期:2023-10-06 16:07:56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23100622022年JPEX於港鐵香港站內宣傳廣告(維基百科圖片)

虛擬貨幣平台JPEX涉嫌違法宣傳及經營,被證監會點名,指平台「無牌」並轉介事件予警方;警方其後表示於9月14日收到證監會轉介,因事件可能有行騙成分,故交由商業罪案調查科跟進。直至上周六,警方稱已接到逾2300人報案,涉款達14.3億元。

這宗被稱為「香港史上最大金融詐騙案」露出端倪,源於7月初社交平台有網民稱,一名來自內地的JPEX用戶試圖「出金」不果,被邀請到港辦理,但入境後遭襲擊。警方隨後證實此事並通緝4人,JPEX的不利傳聞隨即開始擴散。

其後《明報》報道,聲稱已申請成為JPEX 合伙人的林作於7月底舉辦公開講座,推薦了JPEX及一些虛擬加密貨幣。《明報》記者就此向證監會查詢。

證監會終於在9月13日發聲明,指「留意到一家名為『JPEX』的虛擬資產交易平台」,利用網紅、場外交易商向香港大眾大肆推廣,引爆了這宗金融大案。《明報》為公眾利益進行偵查報道,又再一次發揮威力。

虛擬資產市場發展 一波三折

JPEX 案除了涉及數目眾多的投資者和龐大金額,事件也重創香港發展虛擬資產市場的雄圖大計。今年6月30日特區政府宣布成立Web3.0發展專責組,而虛擬資產就是Web3.0生態圈的重要一環。財政司長陳茂波曾表示,香港尋求領導及推動創新的探索和發展,而在金融市場,虛擬資產就是其中一個重要板塊。

特區政府雖然積極,唯虛擬資產市場的發展卻一波三折,今年先後發生Silvergate Bank 和 Signature Bank相繼倒閉。這兩間銀行為虛擬資產行業提供多項重要服務,特別是加密貨幣兌換渠道,即虛擬資產與法定貨幣之間的兌換。它們倒閉是對虛擬資產市場一次重大打擊。事實上,去年也發生了加密貨幣交易所FTX 倒閉和穩定幣 LUNA爆煲,震動整個虛擬貨幣界。

曾引起熱潮、受投資界追捧的虛擬資產NFT(非同質化代幣)近期聲沉影寂。據加密貨幣賭博網站dappGambl 對73257 個NFT的分析,絕大部分NFT收藏品已變得一文不值:在其觀察的各個收藏中,95%的市值已變為零!市場上的NFT只有21%收藏系列已完全售出,四分之三則仍無人問津(參考「unwire.hk」,2023年9月22日)。

虛擬資產市場在港能否有大發展

JPEX案引起金融界關注,其中一個焦點是,虛擬資產市場在港是否真有發展潛力?特區政府全力投入支持,是一廂情願過度樂觀?還是目前只是短暫低潮期,虛擬資產市場終究仍會有大發展?

有評論認為,香港經歷3年疫情後,經濟發展仍停滯不前,傳統金融業優勢就因為中美關係惡化、香港跟西方世界漸行漸遠,可能無法回復當年榮景;而鄰近地區如新加坡則不斷追趕,香港必須在創新突破方面大膽求變,向新領域進軍,尤其要把握新科技Web3.0帶來的機會。特區政府最後選擇了發展虛擬資產、全力開拓加密幣,一方面這是金融業新領域,另一方面可吸引人才,尤其金融科技人才,可為本地金融市場注入新動力,增加國際金融市場對香港的信心。

香港全力發展虛擬資產中心,應該是得到北京「背書」,並全力支持。按現在「中央落實全面管治權」的新局面,香港在重要發展方向上必須跟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眾所周知,2021年內地全面禁止虛擬貨幣交易,中國人民銀行等10個部門在當年9月發布的《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指出,虛擬貨幣相關活動屬非法金融活動;境外虛擬貨幣交易所通過互聯網向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屬非法金融活動。很明顯,對於虛擬貨幣,內地的態度是嚴格控制,近乎全面封殺。

公安部去年表示,虛擬貨幣成為了洗錢的新通道,並指公安機關針對此類罪案於2021年共破獲相關案件259宗,收繳虛擬貨幣價值達110億人民幣。

內地嚴打虛擬貨幣,按道理香港不應也不會反其道而行(近期例子是內地全面禁止日本海產進口,特區政府則禁止日本10個都縣水產進口)。很明顯,香港現在力拓虛擬資產業務,肯定是得到中央默許,要讓香港發揮一國兩制的「另類作用」。

兵家必爭之地 「兩制」下香港可續參與

當前多個國際金融城市對虛擬貨幣都採取積極態度:歐洲的倫敦、巴黎,美國紐約、加州,中東迪拜,亞洲的新加坡,都積極推動成為虛擬資產交易中心。其中新加坡因監管環境友善、稅收低,故此一直是虛擬貨幣的首選落腳地。

新加坡在發展Web3.0 方面很早就制定了全面政策,通過制定監管架構、加強政企合作和國際合作等方式,積極發展虛擬資產和區塊鏈技術。過去幾年,新加坡吸納了大批國際金融和科技企業。

去年11 月因FTX 倒閉,新加坡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宣布,其在FTX的2.75億美元投資全數撇帳。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並推出一系列嚴謹措施,增加零售虛擬貨幣交易的阻力,限制散戶投資者使用槓桿和信貸工具交易虛擬貨幣。即使如此,當地政府仍強調要立志成為全球加密貨幣樞紐,官方會強化監管,唯不會打壓禁止。

可以說,虛擬資產市場是各金融城市的兵家必爭之地,不容有失。內地因國情考慮及金融穩定等因素,不能放手發展;但香港在「兩制」條件下,可以利用不同於內地體制的特點,繼續在虛擬資產領域參與,跟其他國家/城市競爭。

香港在金融體制上向來被北京視為境外地區,與內地有別,例如外匯管制、資金進出等,香港都跟內地完全不同。因應這個特點,香港得以跟內地在金融發展上走另一條路,不但不封殺虛擬貨幣,更積極投入發展。這次JPEX出事,應該不會改變北京的想法和部署。

倘監管方式不變 「JPEX事件」或陸續有來

據畢馬威一份報告指,目前金融市場的討論熱點是全球監管環境不斷變化,監管機構的態度也日益分化,例如美國,到底是把虛擬資產界定為證券還是商品,一直都存在爭議;而為了鼓勵金融創新、靈活、透明度,監管機構都盡力避免「一管就死」的宿命。香港證監會這次是否因為要配合發展虛擬貨幣市場,故此不願「過度監管」,沒有對JPEX及早出手干預?

虛擬資產的概念十分複雜,跟傳統投資產品截然不同;而其價格大上大落,相信是吸引投資者參與的主因。對於這種結構複雜,價格又大幅波動的投資產品,證監會為何會准許散戶投資者參與?

投委會(IFEC)網頁有介紹哪些虛擬資產可供零售投資者買賣;但對一個散戶投資者來說,有關介紹看後仍然會不明其所以。例如其中提到「大市值及流通性高的虛擬資產:須符合證監會代幣納入準則」,這樣的介紹,散戶會明白嗎?

由於投資產品複雜,市場上自然會出現一批為散戶解釋、提供指導、推薦產品的各路KOL和網絡紅人。虛擬貨幣市場是一盤大生意,這些為散戶提供「明燈」的KOL,可能是市場促進者,也可能是誤導散戶的騙徒。在一個初生的「野蠻市場」,開放給散戶投資者參與,其風險之高可想而知!若監管方式維持不變、散戶可繼續參與,類似JPEX的事件應會陸續有來。

市場處起步階段 港何需冒進

去年1月17日新加坡金管局宣布,當地數碼付款代幣(digital payment token, DPT)從業者不應向公眾推廣虛擬貨幣交易;此外,監管當局公開表示會鼓勵區塊鏈技術發展及虛擬貨幣的創新應用,但強調虛擬貨幣交易風險很高,不適合一般大眾。

作為金融中心,香港是虛擬資產交易的重要樞紐。據羅兵咸永道的報告指,在香港,6%的對冲基金涵蓋加密幣,位列全球第三,與瑞士和新加坡看齊,僅次於美國(30%)和英國(10%)。很明顯,虛擬資產受專業投資者追捧,唯對散戶來說,容許他們進場似乎為時尚早。

虛擬資產市場雖然冒起快,但去年FTX宣布破產,其實已敲響警鐘。這次JPEX 風波,對香港發展虛擬資產市場無疑是一記重擊!事到如今,政府必須因應虛擬資產市場的風險,再制訂另一個更合適的發展藍圖。現在虛擬資產市場只在起步階段,美國、內地、新加坡都經歷過一場大風暴,大家都在探討未來的發展模式,香港又何需過分冒進。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3-10-06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