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石琪﹕《富都青年》兄弟可悲 《香港景深》姊妹可喜

2023-12-20 15:17:25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312203《富都青年》、 《香港景深》宣傳海報

富都是什麼?原來正式中文名是「半山芭」。拫據維基百科,半山芭(馬來語Pudu,亦稱富都),是馬來西亞吉隆坡市中心東南部一個區域。區內甚多老舊社區及古蹟,也是二十世紀吉隆坡中下階級的華人主要聚集地之一。自二十世紀90年代開始,當地許多華人因經濟條件改善而逐漸遷離,店屋上層的住宅則紛紛由其他東南亞及南亞國家的外勞租借,形成吉隆坡現今主要的外勞聚集地之一。

目前半山芭一帶,是吉隆坡的印刷業、五金業、裁縫業和飲食業聚集之地。

《富都青年》是馬來西亞電影,台灣合製,王禮霖編導,李心潔監製,得獎不少,包括最近奪得台灣「金馬」最佳男主角獎(吳慷仁)。片中所見的富都區,跟富裕都市相反,多的是窮街陋巷,有點像香港舊徙置區和深水埗鴨寮街一帶。對白有馬來語,更多講華語(國語、普通話)和廣東話,因為主要角色幾乎都是華人。

看來當地頗多非法外勞 和未能取得「大馬身份證」的邊緣人,做廉價勞工常被欺詐和拘捕,簡直是悲慘世界,而拍得充滿現實生活感和靈活電影感。主角是一對在大馬生長但無證的兄弟,不斷要逃避警方搜查,什麼手續都要靠別人代辦。他倆手足情深而禍不單行,真是慘情催淚。

來自台灣的吳慷仁飾演啞吧哥哥,十分勤勞忠直。陳澤耀演弟弟則俊健不羈,步入岐途惹禍生非。其實他倆並非同根生,但自小是相依為命的孤兒,比真正兄弟更有親情,同牀共眠。經常出現的 熟雞蛋細節,特別令人感動。

另一佔戲很重要的邊緣人,是俗稱「人妖」而年華老去的Money,「她」有證又有母愛,對兩兄弟情如母子,鄧金煌演得極佳。在殘樓陋室舉行生日舞會的場面,正是苦中作樂,情景處理得相當微妙。

《富都青年》也有情慾戲,弟弟與一個似乎是風塵娘子的床上戲就有性有金錢交易,亦有無奈之情。——啞哥哥和緬甸少女的邂逅,則完全純情。當然,三教九流之區必有血腥暴力,不單屢見人禍,在街市切菜劏雞的工作也離不開刀光血影。

故事轉捩點是一宗血案,導致兩兄弟逃亡,發展下去漫長而曲折,拍得細緻又多變,可見王禮霖的編導功夫不俗,兩主角的演技出色。關鍵在於一個自首入獄,是否為手足代罪受死?另一個極力找律師營救,到底誰是真兇呢?

其中啞哥哥用手語,道出自小以來的辛酸和悲憤,傾情傾淚。這場演出相信是吳慷仁得 “金馬影帝獎” 的要素,的確令觀眾為之動容。

不過,此片最慘情不是這對「打死不離兩兄弟」,而是林宣妤飾演女社工,年輕漂亮有才學,盡心盡力協助無證邊緣人,對兩兄弟極好。——可惜她好心不得好報,遭殃遇害。此乃悲慘世界中最具黑色劇力的奇峰逆轉,亦是最有爭議性的安排。

這血案與兩兄弟有關,首先一個錯手,然後另一個又錯手,實在太炮製奇情和煽情了。而編導始終同情兩兄弟,似乎歸罪於社會的錯。無論如何,意外出事後,兩兄弟只顧手足,不理會女社工死活,是我最不滿意之處。

啞哥與躁弟 無疑環境差,際遇惡劣,但除了相依相親,也獲Money (鄧金煌)和女社工關懷,又各有女子喜歡他倆,並非完全孤苦淒涼。真正不幸的,其實是熱心幫助兩兄弟的女社工。

好在結尾雲吞麵店一場血濃於水的相認戲,總算沒有完全辜負女社工的一番苦心。總之,《富都青年》有不少優點,亦有未夠妥善之處,王禮霖是值得注意的導演。

看此片後,想到不久前在「香港亞洲電影節」看到《香港景深》Hong Kong in the Lens by Asian Directors, 由三位亞洲名導演各拍一段以香港為背景的喜劇短片。這是「香港旅遊發展局」全力支持的製作,「唱好香港」,尤其對外宣傳香港,三段都把香港拍得景色甚佳。

以戲而論,特別可觀是最後一段《姊妹》Zi Mui,描述泰國兩姊妹來香港,找尋父親的舊情人。導演是泰國賣座片《出貓特攻隊》的Nattawut Poonpiriya,異常出色,超出了旅遊宣傳片。

據稱《姊妹》由真正兩姊妹主演,一個溫文秀麗,一個鬼馬不羈 ; 她倆不斷在酒吧夜店尋訪,彼此又恩怨重重,爭吵不休。終於找到一個歌女,但發展下去出人意表,原來另有一個妹妹。這段真是短小而豐富生動,最後在一間陳舊點心店又有微妙變化,很不簡單。此作的港泰姊妹情,正好與《富都青年》的兄弟情比較,一喜一悲對比強烈,我喜歡《姊妹》。

至於另外兩段,是韓國姜允成導演的《香港‧夢旅情》Hong Kong,within Me ;和 菲律賓女導演 Cathy Garcia-Sampana 的《緣份擲公字》Toss Coin ; 都意念不差,但尚未充分發展。

我亦想到,目前香港對本地、外地和內地人士的「吸引力」顯然少了,希望日後可以重新發揚光大吧。實際上,過去各國很多影片在香港拍攝,不請自來,影像保存不少現已消失的舊景物,很珍貴,亦可看到香港面貌百多年來的新舊變化。「香港電影資料館」應該搜集,記錄,進行專題研究和選映。以免那些與香港有關的外國片,隨着時移世易被人遺忘。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3-12-20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