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淺談日本間諜衛星發展歷程

2024-01-16 21:55:46 最後更新日期:2024-01-17 15:02:32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7697147編按:日本倒數第三支H-2A火箭於一月初升空,其搭載了光學情報收集衛星IGS/O-8號,不過直到現在,日方都沒有公報IGS-8號衛星是什麼樣子。(圖片來自Everyday Astrouant網站)

1月12日日本自由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宇宙航空研究開発機構/うちゅう こうくう けんきゅう かいはつ きこう,JAXA:Japan Aerospace Exploration Agency)所負責管理之九州種子島宇宙中心(種子島宇宙センター,Tanegashima Uchū Sentā,Tanegashima Space Center),以編號48三菱重工集團(三菱重工業株式会社,Mitsubishi Jūkōgyō Kabushiki-kaisha,MHI: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 Ltd.)所製造H2A型運儎火箭,將編號IGS/O-8配備光學偵測系統之「情報收集衛星」(情報収集衛星, Jōhō Shūshū Eisei,IGS:Information Gathering Satellite;作者註:中文譯名係沿用日本漢字原名,否則中文應為「情報蒐集衛星」)發射施放進入軌道。 

由於筆者曾於2023年3月9日於《輕新聞》【軍事博評】以「談談日本航天事業與基地設施」撰寫過介紹日本航天事業基本資訊,因此當本次日本再度發射間諜衛星後,隨即獲得不少讀者與粉絲詢問,能否針對日本間諜衛星發展與部署狀態,甚至再加上其發展歷程,為讀者提供說明介紹。

1 px450編按:日本的IGS衛星通常是利用同一個平台製作一個光學衛星和一個雷達SAR掃瞄衛星,通常一年內各發射一個上天,互相配合對同一目標進行拍攝。(網絡圖片)

 

其實日本「情報收集衛星」係針對1998年8月北朝鮮測試大浦洞洲際彈道導彈,其飛航軌跡跨越日本上空大氣層,引起日本社會強烈回應,但是當年12月日本政府就藉此為理由,順勢上馬開始推動此項由總理府直接掌管,相關影像情報全部交由內閣情報調查室(Cabinet Satellite Intelligence Center)負責分析,並以「情報收集衛星」為名之間諜衛星發展與部署計畫。

其實就日本科技發展能力來說,要發展間諜衛星並且運用航天運載火箭進行部署施放作業,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但曾有研究者指出,1969年日本眾議院曾經通過決議,限制政府在航太運用上,僅限於和平目的,並且相關衛星技術標準不德超越民用衛星。不過此項透過眾議院決議所建立之技術限制,已經在2008年藉由制定通過《宇宙基本法》生效後,正式授權日本政府得以開發性能超過民用衛星之「情報收集衛星」。

2 px450編按:第一代IGS光學衛星的演變史,基本上都是同一個衛星平台上進行改良,不過可以明顯看到性能上的提高。不過需要留意的是,日本從來只公佈過CG照,實物照片則從未公開過,(網絡圖片) 

 

日本自2003年3月28日發射施放前述「情報收集衛星」,剛開始數次發射運載火箭與施放部署衛星時,都是規劃由一發運載火箭同時施放兩枚衛星,其中一枚衛星上配備光學感測偵蒐系統,另一枚衛星則是配備能夠在氣象條件不理想與夜間繼續偵蒐作業之合成孔徑雷達(SAR:Synthetic-aperture radar)系統。

但是由於2003年11月29日在發射時,H2A型運載火箭失效,讓整個發射部署作業被迫進行調整。隨後在2006年11月11日僅發射部署一枚第二代光學偵蒐系統衛星,然後在2007年2月24日再以一箭雙星模式,同時部署第三代光學偵蒐系統衛星以及第二代合成孔徑雷達系統衛星。從此之後數次發射施放都僅部署一枚衛星,直到2013年1月27日再度採取一箭雙星模式,同時部署第五代光學偵蒐系統衛星以及第三代合成孔徑雷達系統衛星。

 230310001編按:日本發射軍用衛星較大的問題,是務必要由自己發射,且因為性能和重量關係,只能由中重型運載火箭H-II系列發射,但H-II的載荷艙尺寸小之餘,每年也只能發射一兩次,故「排隊上天」也要相當時間。更有甚者,若H系列火箭有什麼發射事故而要停飛,因為日本又不想交給美國發射,從而暴露自己技術,故有時會拖延很久。圖為首射中的H-3運載火箭,但這火箭發射出問題,被迫在半空中自毀,今年一月才會有第二次試射。(網絡圖片)

 

自此之後到本次發射施放作業為止,後續各次「情報收集衛星」系列發射與施放作業都僅部署一枚衛星,但偵蒐系統更新換代持續不斷,到現在為止,光學偵蒐系統衛星至少經是第五代,而合成孔徑雷達系統衛星應該至少是第四代,由此可知日本政府不斷更新提升其航太情報監偵作業企圖心有多強烈,而其投入資金與技術能量又有多高。

儘管公開資訊顯示日本現役「情報收集衛星」應僅有五枚,其中兩枚配備光學偵蒐系統衛星負責在氣象條件與能見度許可時,對地表進行多光譜影像攝影作業,而合成孔徑雷達系統衛星則是在氣象條件不理想與夜間能見度不良時,進行雷達影像攝錄作業;而目前仍另有一枚通信中繼衛星,負責將衛星攝製影像傳輸至地面站臺,同時回傳衛星攝製系統控制指令。但若依據目前仍然在軌道運行,並且尚未宣告停止運作退役之「情報收集衛星」系列衛星數量,其作業體系應該具有八枚現役衛星,此與數年前日本政府無意洩漏有意增加部署密度資訊相吻合,但卻從未被東京主管部門證實。

1 px4501編按:各國都會對其軍用衛星或先進偵照衛星保守機密,但像日本般2000年代早期初代IGS都沒有興趣公佈就有點意外。美國好歹連NRO送給NASA的KH-11中期型備用星都會做處理後公開一下,而技術性能相當於IGS/O-4或5的吉林一號高分2型系列(商業偵照)衛星都會大方公佈。(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日本政府對於「情報收集衛星」所攝製影像資料採取嚴格保密措施,從未對外公開任何影像資料,甚至連比照其他國家運用影像處理技術,降低解析度後再對外公布,都認為將會洩漏其運動軌跡、衛星姿態、鏡頭指向與攝製影像作業能力。因此目前各國僅能依據所有「情報收集衛星」運動軌跡與配置狀況,推估其每日可對地面特定地點拍攝四次影像資料,但影像涵蓋時段與區域範圍就存在爭議,各國情報分析單位與衛星照相研究社群亦無法獲得定論。

681079 51486593編按:日本繞過和平憲發力求發展軍用衛星的理由 / 借口,基本上都是和朝鮮的核彈 / 火箭計劃相關。(網絡圖片)

 

在此更必須指出,亦有資訊指出,遠在1998年北朝鮮發射導彈五、六年前,就有負責安保課題之日本國會議員提出倡議,力主發展航天偵蒐系統與間諜衛星,但當時受限於眾議院決議所規範之宇宙和平利用原則,因此沒有辦法獲得支持。儘管日後通過決議發展「情報收集衛星」系統,在決議過程中,還必須再加上該項衛星作業體系必須同時提供災害應變與環境監控影像資訊,以便日本政府運用指揮相關自然災害救護援助作業。

ve mbt type90 m03編按:日方對於自己軍事方面的保密程度其實不低,例如90式坦克雖然出現了30多年,大家都確定其性能和防護性就相當於豹2A4,但很多實質性能和射控系統的先進度等,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很模糊,沒有什麼可靠信息,甚至連自動裝彈機的裝彈速度都有兩個說法,莫衷一是。(圖片來自連結)

 

不過2011年日本政府在311震災整個救護與應變過程中,還是從未對外公布過「情報收集衛星」系統所攝製之影像資料,就算是運用衛星影像說明災情時,還是運用其他國家商用衛星影像資訊。因此引起日本社會強烈質疑,認為在此種狀況下,透過影像處理技術降低解密度,然後再對外公布,應當不至於洩漏其作業系統諸元;因此多方對於日本首相身兼政府宇宙開發戰略本部本部長,對外公布「情報收集衛星」系統影像資料如此審慎保守,公開表示實在是難以理解。

ve mbt type90 m03111編按:2024年的能登半島地震,自衛隊救災起來還是有點左支右絀,而軍事衛星的照片似乎也沒有對救援有明顯的幫助,反而還是民用偵照衛星效用更大,例如MAXAR的GEOEYE系列衛星進行的比較圖,可能對救災更為有用。(Satellite image ©2024 Maxar Technologies)

 

在此更必須指出,日本政府對於涉及研發「情報收集衛星」系統之各個私營企業,都採取高度保安措施。同時對於外國資本入股前述企業,在審核時通常都直接拒絕他國參與營運,其目的就在於嚴密防止技術外流至其他國家。甚至學術界研究相關課題之學者專家,在公開發表相關論文時,亦要接受政府嚴格審查。因此日本學界參與業者相關研究計畫時,都必須接受嚴格審查,由此就可看出東京對於「情報收集衛星」系統所採取相當嚴格之保密管控措施,但如此更增加其神秘感與外界愈想要探知其底細之好奇心。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1-16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