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已吸取 MSJ 經驗教訓 日本計劃重啟民航飛機研製

2024-03-28 15:19:21 最後更新日期:2024-03-28 16:12:27
五郎

評論員,關注戰略問題、軍事歷史、軍事裝備。

Mitsubishi日本三菱重工 2023 年 2 月正式宣布終止 MSJ 項目,同年 3 月,有航空愛好者拍攝到其中一架 MSJ 原型機在美國拆解。(AirLive 圖片)

日本經濟產業省日前透露,將與多家企業合作共同開發新一代國產客機,目標是在 2035 年左右推出市場。這個新一代國產客機項目將吸取去年終止的三菱重工「三菱 Space Jet(MSJ,原稱MRJ項目)」的失敗教訓,推動由政府牽頭多家企業進行共同開發,而不只依靠一家企業。除研究費用外,經濟產業省還將在制定技術標準和穩定採購構件等方面提供廣泛支援。

據《日經》報道,日本新一代國產客機項目目標是爭取 2035 年前後開發出來,在未來 10 年,日本政府和民間將投資 5 萬億日元(近 2,600 億港元)。從目前透露出來的消息,新客機將使用市場主流的噴氣式發動機,但日本經產省也在考慮是否為新客機開發以氫作為能源的航空發動機。相關政策意見將在近期公布的經產省「航空機產業戰略」中明確提出。

報道又稱,新的飛機產業戰略將以多家企業共同開發為基本原則,設想由三菱重工等飛機製造商、零部件供應商、在氫能源領域領先的汽車廠、海外企業等組成開發團隊。日本政府的支援範圍將比已終止的 MSJ 項目擴大,包括為國際技術標準的制定和構件的穩定採購提供補貼、確立測試方法等。

市場對新客機項目反應冷淡

《日經》透露,日本經産省已向日本產業結構審議會提交了「航空機產業戰略」。其中列舉了 MSJ 項目失敗的主要原因有四點:(1)對取得安全認證理解不夠、(2)應對零部件等海外企業的經驗不足、(3)預想的市場環境發生變化、(4)偏重於研究開發的日本政府的支援不足。

此次經產省在 MSJ 項目終止只 1 年後又提出了新戰略,野村綜合研究所諮詢師川原拓人告訴《日經》,要發揮在 MSJ 項目中積累的知識和經驗,需要在技術經驗變得無法繼承之前採取措施,意即日本急需一個新客機項目來凝聚在 MSJ 項目中已經積累起來的人才。摩根士丹利 MUFG 證券的股票分析師井原芳直表示,即使政府大力參與「也很難認為三菱重工的開發風險被降低」。

然而在經產省透露將重新挑戰新一代國產客機構想的消息 3 月 27 日被報道後,股票市場以「拋售」給予回應。在日經平均指數收盤上漲 1% 的情況下,三菱重工的股價下跌 3%,出現逆勢下跌。對三菱退出 MSJ 開發業務記憶猶新的投資者情緒冷淡。三菱重工方面發表聲明稱:「今後仍會妥善應對」。該公司相關人士透露:「公司內部缺少立即著手進行開發的時機和環境」。

《日經》認為,在新一代飛機動力的開發上,美歐領先。美國 NASA 已公布了新一代電動飛機的概念設計,而歐洲空中巴士也公布了 3 種氫能源飛機概念,力爭2035年實現商業化。對於整機業務基礎薄弱的日本在新一代客機上要與美歐和中國抗衡並非易事。

日本產業政策接連失敗

日本政府主導的產業政策存在接連失敗的經歷。在半導體領域,整合了各電子公司業務的爾必達(Elpida)記憶體,2012 年經營破產賣給美光。日本政府也曾主導整合東芝、日立、索尼和松下組成日本顯示器(JDI)公司,主營 LCD 及 OLED 顯示面版,但其業績持續低迷。

基於 MSJ 客機的失敗教訓,日本經產省考慮放棄「純國産」,計劃通過與美國波音等海外廠商合作,獲得開發、生產及取得型號合格證的經驗。另外,將與負責日本國內型號認證的日本國土交通省一起,跟國外的航空標準團體合作,參與國際安全性標準的制定。

雖然日本經產省尚未公布新一代客機項目的具體細節,但計劃投入的經費比之前開發失敗的 MSJ 高 5 倍,相信將要研製的客機應該比 MSJ 更大型,以目前國際航空市場以單通道幹線客機為主流,相信日本計劃開發的也應該是類似中國商飛 C919 大小的客機。圖為 2023 年 12 月訪港的 C919 客機 B-001F 號機。

MSJ 客機項目是研發一款 100 座的噴氣式支線客機,於2008年開始開發,但由於開發時間過長,加上開發過程中航空市場轉變以及日本製造能力的倒退,以至研發航空器的基礎設施不足等原因,MSJ 雖然成功試飛,但在設計與製造過程中不斷出現問題而推遲交付客戶時間,在日本經產省提供研究費等 500 億日元補貼,三菱重工投入了約 1 萬億日元(現約合 520 億港元)的經費研發後,最終還是於 2023 年 2 月以終止發展告終。

發佈於 新聞熱點
By 2024-03-28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