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終戰指導、焦土抗敵與開放城市

2024-03-30 12:04:11 最後更新日期:2024-03-30 12:15:55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297382CD編按:2022年演習中正在發射PHL-16砲兵火箭的解放軍砲兵火箭部隊。PHL-16各來火箭彈械的射程和反應足度,除滿足誇海火力支援,也能作為空中擊殺鏈的重要補充力量。(網絡圖片)

 

最近臺灣社會軍事戰略與安全政策圈內人士,再度針對是否應當研擬「終戰指導」相互叫陣。近年來兩岸關係不睦,情勢漸趨緊張,北京不斷重申雖然希望能夠透過和平手段追求兩岸統一,但絕對不承諾放棄在必要時使用非和平手段。而網際空間內各類論壇中,討論使用武力達成統一聲浪不絕;而在此同時解放軍機艦在臺灣周邊活動密度更見頻繁,臺灣社會更是感受到來自對岸嚴重軍事壓力。

正因預期到極有可能爆發軍事衝突,原本專業人士希望軍事戰略與政治指領導階層,在戰爭計劃作為階段都必須重視,亦須理性思考與討論之終戰指導,自然就會讓政治人物受到感性驅動,成為政治攻訐與忠誠指控口實,最後就讓整個議題失焦,完全被政治口水淹沒,最後成為面對戰爭之思維盲點。

 Joint press point with NATO Secretary General Jens Stoltenberg and Olga Stefanishyna, Deputy Prime Minister for European and Euro-Atlantic Integration of Ukraine ahead of the meeting of the NATO-Ukraine Commission編按:比較可悲的是,基於陣型或盟友的「強力」戰略要求,有些國家不但戰略上沒能選擇最合適的防衛戰,甚至連決定如何終戰都由不得自己選擇。(圖片來自連結)

 

基本上依據《國軍軍語辭典》,【戰爭指導】:對戰爭準備、遂行與終戰所下之重要決策與指示;因此可以確認終戰指導為戰爭指導所不可或缺之重要單元。此外依照《國軍統帥綱領》第20409條:「武力戰終止之時機為:(一)武力戰目的已達。(二)敵全國、全軍均放棄抵抗。(三)武力戰陷於膠著,而我已無勝算時。(四)基於國家戰略或聯盟戰略之要求。」確實在國軍正統軍事思想中,就已經考慮到終止武力戰之軍事條件與政治前提。同時亦認識到是否要終止武力戰,其實未見得完全能夠由國家領袖或是政治高層獨斷專行,來自國際社會盟友壓力與期待,有時亦會成為關鍵因素。

2018AAAA22編按:二戰德國向盟軍投降的降書是由統帥部部長凱特爾元帥和盟軍簽訂的,但他也是根據當時剛繼任的第二任也是最後一任元首鄧尼茲元師的政治上終戰決定而執行。(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當然美國軍事思維在野戰戰略與軍事戰略階層,亦有以termination criteria用辭定義政治高層指導聯合作戰終止條件;依據編號Joint Publication 1-02之美軍《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美國國防部軍事與相關用語辭典),其中列出【termination criteria】:「The specified standards approved by the President and/or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that must be met before a joint operation can be concluded. (JP 3-0)」清楚明確指出,此等條件必須獲得政治領導上級核准,並不能由軍事組織自行決定。

此外美軍亦同時定義【completeness】:「The joint operation plan review criterion for assessing whether operation plans incorporate major operations and tasks to be accomplished and to what degree they include forces required, deployment concept, employment concept, sustainment concept, time estimates for achieving objectives, description of the end state, mission success criteria, and mission termination criteria. (JP 5-0)」由其中將mission success criteria與mission termination criteria並列,更可看出確認成功達成軍事任務之客觀要件,其實是與認定必須終止軍事作戰任務條件不盡相同。

 65C09C3編按:俄烏戰爭與巴以戰爭都有很多實例說明城市戰的效能,但也有大量盲區論者沒有留意。首先,戰爭未完結,很多討論都要等到有實際數據才有意義;其次,台灣島上論者對兩場戰爭中各軍實際戰果的認識可能有嚴重的誤區與偏見,很多論者的了解也流於片面,各類討論及引證也未見有意義;第三,有些討論者因為立場問題,對於解放軍和他們自身武裝力量的優缺點都有很大偏頗,也不了解未來台海衝突與兩場戰爭在規模與強度上有什麼差異。民間如此,事實上連軍政當局也有類似問題。(圖片來自YOUTUBE擷圖)

 

不論如何,訂立終戰指導之所以在臺灣成為政治話題,其實就是因為近年來感受到國際戰爭發展趨勢,因此讓臺灣應對大陸可能發動武力入侵,究竟是否要開始師法特定國家運用城鎮戰(巷戰或是住民地戰),進行長期軍事抗爭行動,就順勢成為調整軍事戰略重要議題。而俄烏戰爭以及以色列與哈瑪斯在加薩地區衝突樣態,就成為相互辯論者所積極援引例證,不過爭辯各方立場相當極化,切入視角與考量因素更是完全不同,因此幾乎難以獲得任何交集,最後往往都無法獲得任何理性討論空間,並且淪為政治攻訐相互謾罵議題。

2018011編按:對於本土戰爭及城市戰的了解,更大問題在於有些可能另有私心的所謂「民防」訓練組織和生存遊戲從業員進行誤導,例如近年某民防組織教導市民進行防衛參與,但多沒考慮其自身安全為首要任務,甚至不告訴他們某些參與在交戰守則下,是可以被視為戰鬥人員看待的;某些生存遊戲業界更教人用氣槍進行射擊訓練,但不講這些和真正開槍有很大距離了,對步兵或陸上戰鬥員而言,槍戰只是基本要求,步兵事實上還有很多實務,火力選擇和情資優勢上也遠遠不是一般拿槍戰鬥人員可比,戰鬥可能非常一面倒的。(圖片來自YOUTUBE擷圖1及擷圖2)

 

不過在此爭辯過程中,確實亦有將「焦土抗爭」(scorched earth)軍事戰略思維與城鎮戰相互混淆情況。讀者必須理解,透過城鎮戰抵抗入侵外敵,並不必然必須實施焦土政策;筆者曾在2023年10月18日於《輕新聞》【軍事博評】以「淺論『住民地戰』各定義理念」為題,介紹過不同軍事體系對此種作戰類型相關定義與用辭解說。同時更針對各方普遍誤認其總是會與地道戰相互搭配,再於2023年11月11日《輕新聞》【軍事博評】以「淺談地道戰—定義、戰史與分析」提出更深入說明。

至於焦土抗爭軍事戰略,《國軍軍語辭典》則是有【反資敵措施】:「用以妨礙或拒絕敵人使用特定之空間、人員、設施之行動。包括摧毀、遷移、污染或設置障礙物等作為。」以及【反資敵】:「為對地區內重要作戰、交通、後勤、能源、設施、配材、物資及人員等,實施疏遷或破壞之行為,以免為敵所用。」美軍《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則是列出【denial measure】:「An action to hinder or deny the enemy the use of territory, personnel, or facilities. It may include destruction, removal, contamination, or erection of obstructions. (JP 3-15)」;解放軍軍語則無相關辭語。

 20180110 010045 U720 M368086 5f62編按:城市戰有時反而是把雙刃劍,純軍事角度而言,城市戰最大的困難是物資消耗奇高,若果對手先進行封鎖,那城市中的平民會把有限的資源迅速耗盡,守軍同時要面對饑民和他們的衝突,甚至有可能饑民往城外向對手投降;若先把平民驅離,那具優勢火力的對手也就可以盡情使用火力傾瀉。圖為國共內戰期間長春圍城戰的戰鬥。(網絡圖片)

 

若是對比中國傳統兵學所強調「堅壁清野」理念,「堅壁」是先將可為我軍所用資源收集遷移並且妥善儲存,而「清野」則是在後續行動中,毀壞掉無法防禦區域內所有可被敵手利用,其中包括工業與農業生產設施與存儲物資,再加上可供敵方進駐住民地內所有建築物與相關設施系統及管線;基本上與前述軍事術語定義相當吻合,但源自西方之焦土抗爭策略就只將重點放在「清野」,但卻未曾論及「堅壁」相關作為,因此絕對不能將其劃上等號,更不可與城鎮戰混為一談。

29738227A1編按:台灣現時在討論和戰問題上,最大麻煩是總有一堆不學無術、不懂裝懂的KOL不斷進行誤導,讓公眾繼續沉迷在自己大內宣當中……這些把持輿論進行誤導者,才是公眾討論的最大問題所在。(網絡圖片)

 

不論目前倡議透過城鎮戰進行長期防禦抗爭,希望藉此產生嚇阻入侵效應能否如願,但必須牢記當軍事武力運用民居建物實施作戰行動後,依據國際戰爭法規對於民眾生命財產相關保障亦同時失效,所以將戰事發展到民眾所居住社區,無疑就是要將民眾綁架在衝突火線無法脫身,此時就必須考慮到有多少鄉親願意在抵禦入侵時,支持此種防禦作戰構想,讓花園挖戰壕、客廳當碉堡、自身成目標以及戰禍當頭澆?

6365834編按:把重兵器隱藏市區甚至一些建築物內也是城市戰的一種準備,然而在長航時無人機的長期監視下,仍然很容易被發現,這點在俄烏戰爭時已常發生。而且一旦裝備被發現,在交戰守則下該區自然也能成為可攻擊區域了……(圖片來自Ettoday新聞雲,翻拍自爆廢公社公開版)

 

在歷史上民眾不願捲入衝突戰火,經常會採取背棄軍事單位企圖運用其家園當成作戰陣地,進行城鎮作戰巷戰抗爭逐屋戰鬥之如意算盤。假若民眾不願將其身家性命與私有財產押注在軍事防禦城鎮作戰賭局時,透過管道知會入侵敵方並且公開宣告該城鎮為「不設防城市」(open city),此種案例相當之多,有時甚至是原先負責駐防該地軍事機關,會同地方政府共同宣告,希望藉此保護該地歷史建物與民眾免受戰火摧殘。

0cca編按:1943年9月意大利向盟軍求和後,駐意德軍佔領了中至北意大利的各地,並開始佈防和對部分意見採取軍事行動,首都羅馬也被佔領,但44年1月開始盟軍即由南意大利向北推進。6月初駐中意大利的德軍第十軍團宣佈罵馬成為不設防城市並撤出該市,以免這二千五百年古都遭,遇毀滅性破壞。在德軍撤退後,美軍進入並無血解放羅馬。(圖片來自連結)

 

正因如此,在軍事戰略上才經常有「以戰迫降」策略,以大軍壓境蓄勢待發態勢,迫使敵方放棄運用城鎮設施,繼續遂行戰鬥構想;其實這也是中國傳統兵學所強調不戰而屈人之兵,體現在野戰用兵層級彈性運用策略。說實在話,近年來中國大陸確實有討論北平模式聲浪,看來確實亦有此種如意算盤想法。

 168ff831f6448364030923編按:事實上,即使不登陸本土,解放軍也有機會使用優勢兵力擊潰國軍海、空軍、指揮所及防空導彈設施,然後利用空軍與無人機等對台島進行能源與入口糧食封鎖,在能源和必需品缺乏下,讓台灣武裝力量以至整個社會失去進一步戰鬥下去的能力,從而做到不戰而屈敵人之兵的效果。(網絡圖片)

 

總而言之,戰爭對於任何一方來說,都是證明和平策略完全失敗,對每個社會來說,亦是不可承受之重。宣告將運用城鎮戰鬥進行長期抗爭,希望藉此嚇阻敵手入侵,在人類社會戰史看來並無任何成功先例。是否要訂立終戰指導,在達到武力戰終止條件時理智終止衝突,抑或是吃下秤砣鐵了心絕不終止抗爭,希望國土家園仿照阿富汗成為埋葬入侵帝國墳場,希望都不要未來無法避免場景與結局;畢竟我們還是要想盡辦法,盡最大努力給和平一個機會吧!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3-30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