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石琪﹕《月光之下》慘加慘 化悲為喜《滯留生》《出租家人》笑與淚

2024-04-09 16:53:02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404092《月光之下》、《滯留生》、《出租家人》宣傳海報

《月光之下》拍攝日本「殘疾院舍」的可怕故事,我最怕這類影片,見到海報和預告片後更不想看。只因編導石井裕也拍過文藝佳作《字裡人間》,今次又由宮澤里惠主演,我才硬着頭皮陪人去看,越看越難受,證實不合我的口味。

這部日本片原名《月》,題材與去年賣座港片《白日之下》相近,顯然因此被香港發行商改名為《月光之下》。——余香凝在《白日之下》 演女記者,揭發香港「殘疾院舍」醜聞。《月》片更陰暗,宮澤里惠演女作家,成名後苦於寫作難產,加上愛兒喪生,於是往「殘疾院舍」工作賺錢,兼找尋創作靈感。

《月》片強調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簡直是悲慘世界。本來恩愛的女主角與丈夫(小田切讓),由於小兒子天生異常,終於夭折,幾年後兩夫妻仍深受打擊。現在她又超齡懷孕,很擔心胎兒亦不正常,應否墮胎呢?

「殘疾院舍」似乎頗有規律,女主角又有愛心,還與同事中兩個青年男女結成朋友。然而逐漸發現住院者受到惡劣對待,青年男同事(磯村勇斗)後來更狂性大發,認為嚴重殘疾者是無用廢物,不是人,對他們大開殺戒!

俗語說, 「久病牀前無孝子」,親人也難以長期日夜服侍;法語名片《愛》(Amour)拍攝老夫殺死癱瘓失智老妻,自已崩潰出門不知所踪!——最近香港也發生豪宅老妻殺死癱瘓失智老夫後 企圖自殺。

醫院和院舍的長期護理殘疾工作,確實充滿厭惡性,世界各地都有「護理員連串謀殺老病者」的新聞,除了惡意殺害,或許也有私自執行「安樂死」的用意,往往是慢性毒殺。《月》片特別可怕的是,那個男同事一夜間用刀用斧斬殺很多個院友,非常血腥殘暴,而並非打高劑量麻醉針 「安樂死」。看來此人本身有嚴重精神分裂症。

導演石井裕也2013年拍成《字裡人間》(舟を編む),改編三浦紫苑得獎小說《編舟記》,松田龍平飾演長期用心編辭典的編輯,拍得生動有趣,大獲好評。據稱原著今年還拍成日本電視劇集。

十年後石井裕也的《月光之下》大異其趣,雖然也偶有不俗之處,例如二階堂富美飾演青年女同事很有性格,借醉批評女主角寫書報喜不報憂。又如小田切讓演丈夫做看更管理員捱苦受氣,幸而自拍動畫在法國蚊型影展得獎,喜出望外,使結局不會完全悲慘。不過整體實在炮製慘情。

**************

美國片《滯留生》(The Holdovers),也描寫人生不如意者,但並非慘情加狂暴,而是懷舊文藝小品,還苦中作樂,化悲為喜,帶來正能量。

1970年聖誕元旦假期,美國一間男生寄宿名校,學生紛紛與家人團聚過節。唯有一個學生「無家可歸」,與中年男教師和黑人廚娘滯留在校內,冷清苦悶。那個自傲的反叛男生,和「惡死」教師就像仇人,他倆又和黑人廚娘有隔膜。妙在這三人「同病相憐」,逐漸和洽相處,破除界限,甚至一起逃出學校,進行妙趣的長途汽車旅程。

這故事沒有奇情怪遇,而勝在細緻親切,富於浮世生活感,身份不同性情大異的三人同行,就這樣結成比親人更密切的關係。——《 滯留生》使飾演黑人廚娘的Da’Vine Joy Randolph贏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其實Paul Giamatti 演孤僻教師入木三分,最出色,David Hemingson演男生爽朗有型,師生對手戲是此片主體,頗有戲味。

順便提提,我中學時期在澳門寄宿,暑假和過年過節經常留在校內,也有少數同學留下,覺得自由快活,不會孤寂苦悶。當然,每人的寄宿體驗不同,不能一概而論。我看過不少拍到中學生、大學生寄宿的西片和大陸片,各有喜怒哀樂。校園發生的恐怖片亦頗多,但最恐怖不是校園,而是1980年美國片《閃靈》(The Shining),拍攝寒冬休業的偏僻酒店,一個倒霉寫作人獨自擔任看守員,與妻兒入住,見到幽靈鬼怪,此乃史丹利.寇比力克Stanley Kubrick導演、Stephen King原著的經典鬼片。

**************

也看了劉偉恒導演港片《出租家人》,曾志偉監製和主演,拍攝有人成立公司,代客提供假扮的家人,亦觸及現代世界多了孤獨人的問題。總之傳統大家庭正在消失,由於種種原因,有些人需要家人而求之不得,這公司有求必應,大做出租家人的生意,構成真假家人的錯摸喜劇。

片中陳家樂、周家怡主理這公司,培訓演員,熱心服務。包括扮演孤苦老婆婆的孫兒、年輕女子懷念的亡父、多情王老五的賢妻(嚴禁性交易)等等。最大陣仗是扮演一個新娘的父母和其他親屬,與親家會晤,大受考驗,當然烏龍百出,相當搞笑。

曾志偉和恬妞成為這公司的怪雞演員,佔戲最重,活像鬥氣的老夫老妻。還有石修、方力申等新舊群星參演,熱熱閙閙。劇情漸漸由搞笑轉為催淚,轉捩點不是出租家人弄假成真,而是有假扮者其實是真正親人,大大扭橋,正如《紅樓夢》的著名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出租家人》的意念,顯然來自日本,據報日本確有這類出租「臨記」扮家人,早已拍成紀錄片。現在這部港片借題發揮,諷剌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只不過劇情往往憑空編作,難以要求真切可信。

無論如何,比起一味胡閙的《12怪盜》之類,《出租家人》有笑有淚,有心思得多。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4-09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