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陳景祥﹕假如我是真的——中東王子的故事

2024-04-25 16:36:14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2404253政府新聞處圖片

一名號稱「中東王子」的人來香港設一個家族辦公室,引起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全城議論紛紛。到底這是什麼一回事?

「中東王子」名為阿里(Sheikh Ali Al Maktoum)。事件背景是特區政府在去年3月公布《有關香港發展家族辦公室業務的政策宣言》,文件稱香港要建立「全球家族辦公室和資產擁有人的蓬勃生態圈」,希望在2025年有至少200家全球頂級家族辦公室在港建立辦事處。但媒體報道,《宣言》發表之後,家族辦來港的反應欠佳。為求爭取業績,當政府知悉中東王子有意來港設家族辦,並準備投資39億港元在一系列不同行業,政府據報即準備以高規格接待。

然而,後來媒體對中東王子的背景愈挖愈深,他的真正身分和財富都受到質疑。最後原定3月28日舉行的記者會臨時取消,王子的家族辦公室網站更在4月10日曾經一度停運,其社交平台LinkedIn帳號則已關閉。而早前向王子頒贈榮譽教授銜的恒生大學,也在網站的新聞稿刪除了相關內容!

政府發展家辦業務 似不得其法

一切跡象顯示,中東王子來港「大展拳腳」原來充滿謎團。政府全力發展家辦業務,似乎不得其法,一切令人覺得太過兒戲,跟香港過去的專業水準比較,完全變形走樣。有人說,中東王子又沒有騙過香港一毛錢,何須苛責?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宗鬧劇令外界──尤其國際財經圈──對香港「招商引資」的能力和水準打了一個大問號,影響了香港的形象。這難道不是損失嗎?

疫情之後,政府為振興經濟,於是大搞「夜繽紛」,要搞旺夜市,要「盛事停不了」。但人為催谷的結果,卻是北上消費成風,零售飲食業叫苦連天。至於為求舉辦盛事而請「球王」美斯來港,卻弄得個不歡而散,美斯和幾名大球星都沒有落場,球迷大喊「回水」!

為求在疫後重振經濟、做出點成績,政府處處要表現出全力以赴,然而成績卻不如人意。到底是什麼原因?中東王子來港設家辦觸發的風波,也許又一次反映政府急於交出成績,卻缺乏足夠的執行力。尤其在目前世局風雲變色之際,大氣候對香港的營商環境不利,上周美國和加拿大就再次更新國民赴港的旅遊警示,提醒「美國公民赴港會有被任意拘留的風險」!財不入急門,變局中香港應該求穩、求實。大張旗鼓的宣傳跟實際結果出現太大差距,對香港的形象反而不利。

星洲非一面倒讚好家辦貢獻

新加坡《聯合早報》早前就中東王子一事發表評論,指「家辦市場拼的不只是數字,還有素質,新加坡不是只着重追求市場份額」。這番言論,有指是新加坡「明寸香港」;但拋開意氣之爭,評論也道出了如下事實:

「新港兩個城市為吸引家辦拼盡全力,但兩者遊戲規則卻大相徑庭。香港為吸引世界各地的富裕家族而鋪開紅地毯,新加坡過去兩年卻不斷收緊家辦政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自2022年以來,兩度提高了對家辦資產管理規模的門檻,也提高對本地僱員和本地投資的要求,確保新加坡經濟能享受家辦帶來的正面溢出效應。」

除了家辦業務,新加坡與香港對待旅遊業的態度也截然不同。香港在疫後振興經濟,絕大部分措施都以旅遊業作中心;但新加坡財長黃循財(下月接任總理)今年2月提交的預算案,幾乎未提及旅遊業,重點都放在引入高科技、創造更多高薪職位。

《聯合早報》其實在去年1月製作了一個特輯〈富豪們為什麼喜歡在新加坡設立家族辦公室?〉其中指出,新加坡的稅務和相關法律在區域內領先,方便超級富豪規劃與部署資產,尤其全球多國在2017至2019年陸續採取OECD(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制定的通用匯報準則後,原先在英屬處女群島、開曼群島等地註冊的公司,其管理資產的稅務和法律優勢逐漸消失,令新加坡在這方面的優勢更加突出。根據相關政策,若在新加坡設立家辦的資產規模夠大,甚至可以申請永續稅務減免。

然而該特輯也提到,富豪在海外設專門企業,對普通人來說意味着什麼?是否會引起避稅、資產轉移等風險?特輯提出連串疑問,可見新加坡對家辦的「貢獻」不是一面倒讚好,反而強調不少隱藏問題。

據媒體報道,新加坡去年發生一宗當地最大的洗錢案,其中一名被告擔任董事的家族辦公室,向新加坡金管局申請稅務津貼時通過核查但未發現疑點。結果新加坡金管局要參照洗錢、金融恐怖主義數據庫和負面新聞,去核查與這些家辦有關的人員和機構。新加坡收緊在當地設家辦的原因,跟這宗洗錢案有直接關係。

中東王子的經歷,令我想起內地改革開放之初一齣由話劇改編而成的同名電影《假如我是真的》。影片講述大陸文革之後,官場充斥着特權、「走後門」等現象,一名原是上山下鄉的青年李小璋,因無法回鄉探望未婚女友,故冒充高幹子弟。結果假戲真做,李小璋被誤認為是解放軍總參謀部副總李達的兒子,受到上海市領導幹部巴結逢迎。結局是李小璋身分被識破而被捕入獄,他慨嘆「假如我是真的」,命運會否完全不同?

政府帶頭振經濟 不代表官員要赤膊上陣

中東王子被媒體披露曾在菲律賓有一段歌唱事業,又曾任職政府機構的內部審計員。那麼,他到底是否真正的「王室成員」?媒體查詢王子的身分,阿聯酋駐港領事館回覆,確認王子是「來自統治家族」,並且是一名酋長,但又有媒體引述消息指,王子只是阿聯酋執政家族的「遠支」!

關於王子真正身份的說法,令事件更撲朔迷離。但「假如我是真的」,阿里確實是「真王子」,他的待遇又會否有所不同?倘阿里是「真王子」,他來港設家辦、做投資,對港當然是好事;唯政府是否需要特別向一名來港設家辦的王子提供「高規格待遇」?是否需要由行政長官親自接待?王子又是否應該獲邀在「裕澤香江」論壇上當演講嘉賓?

商人曰利,政府曰治。2019之後特區政府的角色已生大變,必須帶頭振興經濟;但這並不表示政府官員要事事參與,甚至為商人、投資者「站台造勢」。新加坡政府處理家辦,重點宣傳是當地法律監管嚴謹、專業服務水準高,加上政治穩定,富豪會放心去新加坡。新加坡政府強調的是自己的制度優勢,而且監管標準不會向富豪妥協,家辦寧少毋濫。

香港過去何嘗不是如此。我們對自己的制度有信心,只要制度健全,投資者自然有信心過來,用不着政府官員赤膊上陣宣傳、接見,以「特殊待遇」去拉攏。

特區政府近年雖致力開拓中東市場,唯資料顯示,香港主要貿易伙伴仍然是內地、東盟、美國、澳洲、巴西、加拿大、歐盟、印度、日本、韓國、新西蘭、台灣等。中東國家佔的比重仍然偏低。港交所去年9月宣布,在中東市場上市的公司可申請來港第二上市。目的之一,是吸引中東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來港掛牌。可見政府努力拓展對中東的經貿和金融關係,但成果並不顯著(再往上溯,前兩任特區政府也曾力推伊斯蘭債券,吸引中東資金,同樣無聲無息)。未知是否這個原因,中東王子來港設家族辦公室,令政府「過度興奮」,因而亂了陣腳。

假如阿里是「真王子」,他應該一如承諾,在5月重臨香港主持家辦的啟動典禮。如果不來、計劃泡湯,這場風波最後真以鬧劇告終,對香港形象肯定會造成打擊。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4-2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