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石琪﹕城與寨與黑澤明 蜘蛛、隱砦、野良犬

2024-06-12 16:08:17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406128石琪影藝談 FB圖片

《九龍城寨之圍城》是香港近期話題之作,引起我不少聯想。

首先是香港城中有城,除了九龍城和其中現已消失的「城寨」,實際上英佔香港後的「首都」就是維多利亞城,包括港島中西區及灣仔、銅鑼灣一帶,此乃行政、商業及居住中心;再往西端還有堅尼地城。

當年其他地區屬於鄉村和郊野。然後有了太古城、西港城等 以城為名的屋苑和商場。

特別古老是城門水塘所在的荃灣城門谷,為何稱為城門呢?據說南宋文天祥、陸秀夫等文臣武將擁立八歲宋帝昰,退到香港,曾在荃灣建石城,抵抗元軍。宋帝昰十歲病逝,九歲弟昺即位,最後被陸秀夫揹在背上,君臣一齊跳崖死,宋朝正式亡。

後來明朝遺臣亦曾在城門谷建立城寨,作為反清基地。

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大量內地人合法或偷渡到來,香港就有很多山寨式木屋區,成為城市奇觀;後來由於木屋區火災多,香港急建七層大廈徙置;八十年代以來又陸續清拆,改建公屋大廈,於是木屋、石屋、鐵皮屋、以至四層唐樓的「板間房」,就跟「九龍城寨」 同樣消失了。——在鑽石山與新蒲崗之間的大磡村,亦是消失了的迷宮式奇觀,清拆前後曾被陳果拍成電影《香港有個荷里活》。 而曾經居住不少文化人的鑽石山, 當然也跟著變身。

此外,港九新界的古老圍村亦頗多,有可以閉關自衛的城牆及炮樓,名副其實是「圍城」,亦似城堡。—— 元朗吉慶圍就至今保存圍牆舊貌;又有大圍、衙前圍、天水圍、南生圍、老圍、梧桐寨等,多得難以盡錄。

本文最初「引起動機」想談的其實主要是日本黑澤明的電影,因為偶然聯想到,「九龍城寨」 亦可以形容為「蜘蛛巢城」。城寨內迂迴曲折,縱橫雜亂的電線尤其像錯體蜘蛛網,黐線糾纏,十分奇詭。

《蜘蛛巢城》是黑澤明導演的1957年黑白古裝片,改編英國莎士比亞著名話劇《馬克白》(Macbeth),變為日本戰國時代。片中蜘蛛巢城是正規城堡,城外的蜘蛛手樹林則神秘迷離,像蜘蛛網。三船敏郎飾演武將主角,被林中老巫婆預言他將會當上城主,除非蜘蛛手樹林移動,就不會失敗。結果一一應驗。最後樹林移動,實為敵軍用樹枝樹葉掩護進攻,使他慘敗。

此片成功把莎劇變為日本武士版,顯然影響了台灣新派京劇藝人吳興國,他的1986年國際揚名之作《慾望城國》,亦把《馬克白》改為中國古代,成功發揮戲曲特色。吳興國亦曾把黑澤明1950年名片《羅生門》改編為新派京劇。——現在香港粵劇和內地戲曲,也會改編西方和日本名作,間接都受黑澤明影響。

近日我重看了《蜘蛛巢城》和黑澤明其他一些影片,特別值得一談是1958年黑白片《隱砦三惡人》(隱し砦の三惡人),砦與寨同音同義。該片另有中文片名《戰國英豪》和《武士勤王記》,我很久以前初看不懂欣賞,今次重看就很有興趣。

劇情亦是戰國時代,兩個老土搞笑的農民,與落難武將(三船敏郎)一起,組成隱砦三「惡人」,護送公主和一批黃金,千辛萬苦過關斬將,企圖回鄉復國。片中戰亂的城堡傷亡慘重,比「九龍城寨」 更像森羅地獄。而荒山野嶺的隱砦,是有秘洞的藏金山寨,對我來說特別有趣是滿佈浮沙滑石的陡坡,香港大嶼山狗牙嶺之「虎吼石河」幾乎一模一樣,我幾年前跟隊爬過,不算危險但相當辛苦,印象難忘。

《隱砦三惡人》其實是爛衫戲,連落難的武將和公主都爛衫(上原美佐演美姬公主,英姿豪爽,青春時代惠英紅有點像她),拍出地獄式亂世慘況,逃難與武打都富於真實感。妙在亦是充滿人性諷喻的喜劇,正式主角是文盲又貪錢的兩個農民,最後逢凶化吉,皆大歡喜。此片成為當年黑澤明特別賣座之作,雖然他已拍了《羅生門》和《七武士》兩大世界級經典,但往往叫好不叫座,直至這一部就叫座賺錢。

另一佳話,是美國佐治‧盧卡斯George Lucas的1977年太空名片《星球大戰》(Star Wars),自認局部受《隱砦三惡人》影響,兩農民改為兩個搞笑機械人,勇武的天行者路克援助公主。《星球大戰》系列的武士裝和光劍,都顯著日本式,據說佐治盧卡斯最初想請三船敏郎飾演天行者路克的師父,被拒絕,因為三船敏郎以為那是胡閙特技片,想不到成為驚世之作。

黑澤明的國際影響很大,《星球大戰》之前,已有《七武士》被荷里活改拍成西部片《七俠蕩寇誌》(The Magnificent Seven),《用心棒》被意大利翻拍成《獨行俠連環奪命槍》(A Fistful of Dollars),使奇連.伊士活走紅。《羅生門》被各地改編的版本尤其不少。當然,黑澤明亦受美國西部片大師尊福(John Ford)影響很大,他又不但改編莎劇,也曾改編俄國陀斯妥也夫斯基小說《白痴》和高爾基話劇《在底層》。

1957年黑澤明把《在底層》改編為黑白片《どん底》,拍成江戶時代貧民窟的群戲,好像活在人間地獄,很黑色很慘苦。黑澤明的黑白片時代,首部導演作品是戰時1943年柔道武俠片《姿三四郎》,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後,他的影片就經常關懷社會現實,描述貧苦混亂的危險處境,和人性的複雜。

1952年《 流芳頌》(生きる)就由志村喬飾演老公務員,要在絕症死亡前做好事,設法為貧童建造小公園。1954年《七武士》(七人の侍),以志村喬為首的流浪武士們,仗義為貧苦村民對抗山賊。1961年流浪劍俠片《用心棒》,無法無天搏殺爭鬥的市鎮像死城,亦像三不管的「九龍城寨」。

較早的1949年時裝警匪片《野良犬》,強烈反映戰後東京的貧困與險惡狀況,三船敏郎飾演失槍的刑警,在三教九流地區苦苦追尋線索,頗多情景像「城寨」 那樣烏烟瘴氣,亦像黑色地獄。刑警主角終於查到失槍下落,追捕到持槍劫殺的兇手,其實跟他身世相近,只不過點指兵兵,點指賊賊,變成一警一匪。

重看《野良犬》,更覺得惡劣環境與《九龍城寨之圍城》相近,而更有真實感。—— 2003年香港杜琪峰拍了警匪片《PTU》,劇情亦由警員失槍引發。2007年郭子健導演首作,用《野良犬》為片名,泰迪羅賓監製。

1963年黑澤明的《天國與地獄》,改編美國小說,也強調貧富懸殊天差地別,釀成罪案。1970年黑澤明首部彩色片《沒有季節的小墟》(どですかでん),其實很黑色,拍攝廢墟似的貧民區,中文片名來自山本周五郎的原著小說《季節のない街》。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6-12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