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無雙直傳:我們普通市民 該如何理解習主席對香港的講話

2022-07-03 12:30:02 最後更新日期:2022-07-03 13:17:51
無雙直傳

學研社成員,著有《全球化多面體:我們如何面對》一書。生於政治家庭,由細到大經歷無數次大、小選戰,由派傳單、貼海報到運籌帷握,決勝帷幕之內。深感大江東去,浪淘盡,不如神遊張家界。既厭倦政治,又離不開政治。閒時只好提筆論政,如風花雪月。

 Screenshot 2022 07 03 at 1.03.19 PM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大會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發表重要講話。(香港政府新聞網視頻擷圖)

7月1日早上,正當電視直播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回歸25週年大會上的講話時,筆者正好準備外出赴會,並未認真看畢就怱怱出門了。個多小時後,收到朋友的短訊,問筆者覺得主席的講話如何?正所謂「弗知而言為不智,知而不言為不忠」,當時我只能對他坦誠回答:「一般,一貫作風。」朋友就很詫異,為何筆者對主席的講話沒有多少感受?

在解釋為何筆者沒有多少感受之前,筆者想問一個問題:一艘現代貨櫃船夠竟有多大?

以2022年5月建成下水的長榮 Ever Aria 䑳為例,全長399.9米,型寬61米,總噸位236,017噸,能裝載24,004個貨櫃。從數字上看,你從理性上一定知道這艘貨䑳很「大」,但究竟有多大呢?不是親眼看過,你能否「感受」到這艘貨䑳有多「大」呢?

當你有機會在岸上遠眺在近岸航行的這艘貨櫃䑳時,你才能實際「感受」到了這艘貨䑳很「大」,會有一種震撼感,從數據上、理性上認知的「大」是不會有這種震撼的。這個實際感受到的「大」和數據上的「大」不可同日而語。如果這艘貨櫃䑳泊在碼頭,而你就站在碼頭邊上,看著這艘貨䑳,那「大的感受」和在海岸上遠眺,也不可同日而語。再者,若這艘貨櫃䑳停泊在港外,你作為領港員坐著交通船到貨䑳的旁邊,你站在交通船上看上去,再由繩梯爬上去,同一艘的貨䑳,那「大」的感受及震撼又會不同了。

你有幸在以上三個場景接觸到這艘巨䑳,你以為你已「感受」過這艘貨櫃䑳的「大」了的時候,若有一天這艘船進了船塢維修,船塢排光了水,而你又站在塢底,由塢底看著這同一艘貨䑳,看到螺旋槳和船尾舵,你就會再次「感受」到這艘船的「大」而再次被震撼。

筆者多年前曾到位於意大利都靈的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ILO)國際培訓中心上短期課,認識了一位來自非洲的同學,他曾對筆者說,在他家鄉的路上開車,從出發到目的地,可以二、三天都不用轉方向盤,一路向前駛的。雖然筆者理性上知道這種開二、三天車都不用轉軚是什麼回事,但這種地廣人希的「感受」是如何的,筆者一日未試過也不會知道的。

同一艘船,在不同的視覺和接觸點上,所能「感受」到的「大」就不一樣了。回到主題,在習主席的講話中,一開始便以歷史和國家為切入點,然後才談到香港;然而若先以香港為切入點,再談回國家,大家的「感受」自然就會與現在的不同。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講話當然是要以國家為切入點,這無可厚非的,但如果從香港大眾的角度來看,先以香港為切入點,對香港人來說會更有「感受」、更「親切」?

談到歷史的時候,如果改以香港歷史作為切入點,過往國家和香港緊密的聯繫、相互協作的關係就可以更顯凸出。例如國家在困難時期的60年代初為緩解香港缺水問題而建設東江水輸水工程[註1],2008年汶川地震香港全力支援重建等[註2]。這些歷史事件不就能很具體地點出了內地和香港唇齒相依的關係嗎?

習主席的講話中最重要的就是「四必須」和「四希望」,還有特別提到的青年問題。「四必須」和「四希望」筆者十分認同及支持,因為「四必須」是維持香港安定繁榮的必須,「四希望」是香港市民大眾的共同希望,但對於一個普通市民來說,為何要「四必須」和「四希望」?有何切身關係?在表述「四必須」和「四希望」前,如果能先以生活化的解釋,和香港市民大眾的生活連結來作為切入點,表明是維持香港安定繁榮的必須,是香港市民大眾的共同希望,是否讓香港市民更有「感受」、更易「理解」?

香港人想保持現有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平,經濟就需要有所發展,而發展經濟自然要社會穩定,若政治不穩,社會動盪,經濟無可能有所發展,香港人也無可能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和水平,因此就需要「四必須」。

至於「四希望」,就是希望香港政府新班子能解決房屋等具體民生問題,增強香港發展的動力。歸根究底,其實是希望香港能繁榮穩定,香港人能保持現有生活方式和發展優勢。但以上的深層意義,一般的香港市民能「感受」到幾多呢?

除了切入點,還涉及文化語境的問題。人類學家霍爾(Edward T Hall)把語境分為高語境與低語境,以之分析文化的多樣性,不同的語境下,信息意義的編碼存在著顯著的差異,政治精英和一般市民大眾的語境已有不同,何況國家和香港?從講稿的用辭和結構編排看,明顯地撰稿者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一般來說,內地是高語境文化,較內隱、含蓄,反應很少外露。而香港人應較習慣低語境文化,較外顯、明瞭,反應外露,愛明顯表達[註3]。

就如習主席在30日到港時曾發言中,表明十分關注香港、牽掛香港。曾談及香港經受一次次嚴峻考驗 ⋯⋯ 歷經風雨後,香港浴火重生,呈現出生機 ⋯⋯明顯地,語境內隱、含蓄。但香港人習慣外顯、明瞭,反應外露,明顯表達的語境。如果主席直接地說出,當看到香港混亂時有什麼感受;當香港疫情嚴峻時,如何擔心香港;現在香港穩定了,又有什麼看法和感覺;和香港人分享他的「感受」,香港人會更感親切,心理距離會一下子拉近,香港市民就更能「感受」主席的關心。

以上就是筆者認為習主席的講話「一般,一貫作風」的理由和原因,當然從不同的切入點和語境來說,對某些人來說,這可以是一篇很有感受的講話。

最後引用習主席講話中筆者最有「感受」的一段話來結束此文:「香港居民,不管從事什麼職業、信奉什麼理念,只要真心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只要熱愛香港這個家園,只要遵守基本法和特別行政區法律,都是建設香港的積極力量,都可以出一份力、作一份貢獻。」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著有《全球化多面體 我們如何面對》一書

參考資料:

1.《東深供水工程:一泓東江水 五十余載粵港情》 2021/04/21 人民網

2.《200億捐款13牛年支援 香港與汶川的不解情緣》 2021/05/12 文匯網 

3.《高語境與低語境交際中的隔閡及其傳播策略》 2015/01/05 汪聰 人民網

發佈於 博評
By 2022-07-0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