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石琪﹕《伊朗式審判》 《前科者》一男一女的道德故事

2022-07-04 17:03:32 最後更新日期:2022-07-04 17:10:15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206303《伊朗式審判》 《前科者》電影宣傳海報

倫理道德,是不是完全過時了?當然不是,任何社會都需要道德和家庭倫理,還往往要在輿論上、國際上爭奪「道德高位」。——西方盛行的所謂「政治正確」,主要實為道德正確。問題是道德標準越來越多爭議,例如墮胎是否不道德?禁止墮胎又是否道德?最近在美國就民意撕裂了。

無論如何,我們看到的電影,半世紀以來早已流行「反道德」或「超道德」,認為講道德、講耶穌很老土,食古不化。法國已故名導演伊力.盧馬 Eric Rohmer 有六部代表作合稱「六個道德故事」,描寫情慾細緻出色,其實都典型法國式不大道德。當然,荷里活、日本和香港的主流電影都有正派英雄惡鬥反派邪魔,好像正邪勢不兩立,然而經常警匪無間道,忠奸難分。得獎藝術片亦多偏鋒、變態!

最近看到伊朗片《伊朗式審判》和日本片《前科者》的試映,都注重道德,正因為「反潮流」,觀感相當特別。這兩部東方電影的劇情麻麻,但一個伊朗男、一個日本女的強烈道德感,都表現甚佳,值得欣賞。

《伊朗式審判》(Ballad of a White Cow)的審判,是法庭判決一個「殺人犯」死刑,處死後才發現真兇。法庭承認誤判,對遺孀和孤女作出賠償,但寡婦不願領取「血錢」,而要求法官道歉。

這類誤判在世界各地都會發生,包括歐美,不算稀奇。那個疑犯也認罪,以為打死了人,不知道其實對方未死,後來被另一人打死。因此法官並非無良枉法,問題是判死後無可挽救。《伊朗式審判》的主旨,是批評死刑。

劇情沒有拍攝案發及審訊過程,而集中描述處死後,寡婦與小女兒相依為命的艱辛生活,以及爭取道歉的重重困難。飾演寡婦的瑪利欽.莫加淡Maryam Mogadam (或 Maryam Moghaddam) 很好戲,她和丈夫貝塔殊.薩納伊哈Behtash Sanaeeha聯合導演此片,拍出緩慢、細膩的寫實文藝格調。聾啞小女孩則很可愛。

故事關鍵在於忽然有一個中年君子,熱心幫助寡婦,自稱是其亡夫的朋友,到來償還欠債。寡婦感恩,日久生情,還主動向此君示好,春心蕩漾的情景使我想起費穆名作《小城之春》。
然而這君子,其實就是判死其夫的法官,知道誤判後深感內疚,自願辭職贖罪。他的道德感很強,儘管律政部門認為他沒有犯錯,還慰解說生死有命,真主安排。但他過不了自己的良心,還認為必受真主懲罰,禍連後代。他與寡婦之情,結果怎樣呢?

看了《伊朗式審判》,再度覺得伊斯蘭國家伊朗雖然常被西方妖魔化,實際上保持很傳統的倫理道德。較早前看到另一部《伊朗式英雄》,假釋的錢債犯也拾金不昧,很有良心,又注重宗教戒律,該片諷喻世俗多疑,令這「英雄」好人難做,但他堅持原則,確實是有道德的人。

我想起一部與《伊朗式審判》劇情相近的美國片《孽愛傷痕》(Monster’s Ball),2001年Marc Forster導演,荷爾.貝莉Halle Berry飾演黑人死囚的遺孀,與執行死刑的白人獄警相戀,該片使她成為奧斯卡首位黑人影后。但我不喜歡此片,因為表面上是黑白種族化仇為愛,內裡維護白種男人,雖有殺夫之仇,黑女也向他投懷送抱。二十年前《孽愛傷㾗》在美國得獎叫座,現在荷里活大概不容許這樣「政治不正確」了。
至於伊朗的死刑問題,近年獲 「柏林影展」金熊獎的伊朗片《惡與他們的距離》(There is No Evil ) 拍攝幾個奉命執行死刑者的故事,有按章工作,有迫於無奈,有抗命逃走,也有長期自我流放的道德君子。此片

批評政府濫用死刑,被伊朗禁映。——《伊朗式審判》則是伊朗與法國合製,似乎沒有被禁,參加了德黑蘭和不少地方的影展。我嫌《伊朗式審判》的法官,遲遲不向寡婦表白身份,這樣不夠坦率或許是東方傳統吧?事實上整體成績不及《伊朗式英雄》,但也不俗,演員尤其不錯。

日本片方面,當然有很不道德的,不過日本的東方禮教傳統甚深,女性故事常會注重倫理道德。有村架純在《前科者》飾演女主角,就極有仁義道德。

原來日本有「保護司」,專責協助出獄犯或假釋犯改過自新,純屬義工,沒有酬勞。《前科者》改編漫畫,有了電視劇,由原班人馬拍出這部電影,岸善幸編導,有村架純飾演年輕「保護司」阿川佳代。

這女主角大學畢業,但「不務正業」,寧願在便利店工作,而熱心善待有犯罪前科的人。有村架純今次毫不扮靚,戴眼鏡很純樸,她負責的假釋犯定期向她報到,她亦親切探訪他們。有些前科者古惑作怪,她也有辨法應付自如。

今次主要的前科者,是森田剛飾演假釋殺人犯,沉默老實,用心在車房工作,正當成功改過之際,忽然又成為通緝犯,被視為奪取警槍連環殺人的兇徒,令女主角非常擔心和痛心。真相到底怎樣?逐步揭發出來很複雜,涉及童年創傷、家庭慘劇、父子血仇和手足情深。

這類日本奇案難免牽強堆砌,找戲來做。連女主角也有離奇的童年往事,包括情竇初開之戀,救命恩人之死。查案的青年警探(磯村勇斗飾演)剛巧是她的初戀同學,他父親當年又是救她而死,太巧合了。

此片好在有村架純出色,把義務「保護司」演得貼切感人,充滿道德感而且有情有趣。我看過六七年前她新人時期的《奇蹟補習班》和《只有我不存在的城市》,留下生動可喜的印象。此後有村架純走紅,演出影視甚多,我只看了去年《浪客劍心最終章》,她在The Beginning演雪代巴,向劍心尋仇而相戀起來,終於為他犧牲,她演得悽美。

有村架純不算美人,而像鄰家女孩,但我看過她幾部片各有變化,能動能靜。她在《前科者》的樸素形象表現出真誠道德感,是此片最可觀之處。還有石橋靜河飾演她第一個負責的女釋囚,結成好友,她倆的關係也有趣。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2-07-0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