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以「廣大興」案前例審視金門海域執法事件

2024-02-23 11:19:14 最後更新日期:2024-02-23 12:46:07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19AA編按:金門海巡人員正在撈起遇難者的遺體。(華視新聞頻道擷圖)

 

從2月14日下午海巡在金門海域執法發生意外事件後,整個案件發展翻騰至今,各方評論不斷,而官方對外說明內容不斷改變,同時對於關鍵細節與社會置疑處,又未能積極應對明確答覆,因此不但逐漸消耗掉國內民眾原本對於海巡執法之正面支持肯定,更因為諸多執法細節漏洞百出,政府高層應對章法大亂,很可能會讓整個事件淪為國際笑柄。

在此必須針對諸多政治評論人士訛誤觀點提出說明;首先必須指出,依據1996年5月15日中國大陸所發布領海基點,金門島周邊依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29條所劃設之限制與禁止海域,其實是在前述領海基點第22點烏坵嶼以及第23點東碇島連線,亦就是中國大陸領海基線內側水域。

19AA2編按:需要知道的是,基於聯合國海洋公約,中國於96年明確界定領海基線,當中第22-23基點的設置,正好吧廈門對開的大小金門島畫成內水,(圖片來自連結)

 

所以此段水域就北京立場來看,係屬於其內水,而非諸多政論名嘴所強調從廈門海岸線起算(編按:他們總喜歡在選民前胡說八道),將其視為中國大陸所劃設領海水域。因此嚴格說起來,基於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協議,中國大陸基本上是尊重我方在此水域內執法,要不是發生此等意外事件,其實是從未真正挑戰過我在其內水所劃設之限制與禁止海域。所以能夠互不否認對方治權,確實已經是雙方底線,若要奢望北京承認臺北單方面所劃設水域,其實是不切實際思考態度。

其次是基於兩岸主權相互重疊,但實際治理範圍互不隸屬之政治現實,當此事件發生後,假若細讀國臺辦發言內容:「…臺方應盡快放船放人,做好善後工作,查明事實真相並嚴肅處置相關責任人,給遇難人員家屬和兩岸同胞一個交代。…」其實最初是相當尊重我方執法權限,否則不會說出「查明事實真相並嚴肅處置相關責任人」;在解讀兩岸相互喊話時,吾人更應認真細讀並理解其中善意。

19AA7編按:原本的遣送主要由陸台兩方紅十字會負責,但陸方紅十字會代表最後拒絕簽署相關文件,除了避免承認協議中可能出現的任何指控外,也是因為台方突然換成「陸委會」官員,對交接會變成一場政治秀而感到強烈不滿的表達。(YOUTUBE擷圖,來自寰宇新聞 頻道)

 

再者就要反省思考本次事件,海巡執法單位、海巡上級機關以及整個國家安全團隊表現實在是讓人嘆息搖頭。不論是對外說明時內容說辭反覆,相關執法蒐證與影像紀錄資訊不全,甚至在遣返生還者出境過程中,舉止進退與程序,更讓人覺得混亂失序毫無章法。明明是透過對岸紅十字會送回生還者,卻是由政府官員出面交接,讓對方有理由拒絕簽署相關文件,更證明整個協調過程極度粗糙。

最讓人難堪之處,就是整個事件調查是否完成,相關責任懲處是否定案,生還者基本資訊,究竟依據何等法條進行遣返作業,既然生還者當時已經進入禁制或限制水域,有無任何違規或是違法責任?官方權責機關與司法單位對外是否詳細說明相關處置作為之法理基礎與依據,其實都會陸續受到社會檢視與公眾質疑。特別是當真相逐漸浮現,發現海巡紀錄執法過程漏洞百出,再加上後續處置過程如此黑箱作業,將來恐怕是會夜長夢多後患無窮。

 19AA8編按:台方海巡署前線人員在整件事件中處理粗疏,甚至有隱瞞實情及故意銷毀證物之嫌,例如聲稱沒有錄影執法片段,但前線人員明明配備了隱閉小型攝錄機,且其外套工作服也有位置可裝上,但當時人員就偏偏沒有使用。(YOUTUBE擷圖及翻拍自「海巡署長室臉書粉」專頁)

 

其實面對此種海域執法產生傷亡事件,將整個焦點匯集在執法船隻與對象船舶是否曾經產生衝撞,恐怕是搞錯方向。在此必須強調,假若要檢視執法是否適當,就應當參照下述《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施行細則》第42條內容,以便判斷是否海巡執法是否過當,作為指控其曾採取「過度武力」(excessive force)參考基礎;

 19AA3

 

看過前述法條,吾人必須提醒,儘管大陸方面進入金門水域之當事船舶並無船名、船舶證書以及無船籍港登記,但執法過程仍然要依據章法與執法行為規範,執法行為選項必須符合相關違法嫌疑樣態之前提要件,但目前因為缺乏影像紀錄資料,恐怕海巡執法單位跳到黃河都洗不清未來各項可能指控。

在此還是要強調,在海上執法攔檢船隻時,確實會運用適當迫近運動並且阻擋目標船舶運動方向,以便迫使其減速接受檢查,但確實不會刻意利用衝撞目標船舶來迫其就範受檢。吾人須知船舶相互衝撞,假若在設計上未曾刻意裝設結構強硬專門用來衝撞其他船舶設施,其實本身亦要承擔高度風險。所以整個事件核心絕對不是在於是否採取衝撞手段,而是要檢討是否依據既定程序執法,相關通告、警示與蒐證程序與措施是否完備。

19AA4編按:廣大興28號案後,回航台灣的該船接受了全面的彈道學調查。不過在另一方面,菲方在保留證據、蒐證取證及較後的司法程序上就比金門海巡的表現好不少,這也成為菲方和台灣當局打訴訟戰時有更強大的底氣。(圖片來自東森新聞網及維基百科)

 

面對此等問題,兩岸民眾都必須避免濫情與理盲;特別是就臺灣海巡方面來說,實在應當反省檢討,並且對比發生於2013年5月9日之「廣大興28號事件」,將心比心去思考,當時馬政府面對事件,要求菲律賓政府在既定時限(5月15日零時)內,正式向受害者家屬道歉、賠償損失、儘速徹查事實與嚴懲兇手,以及儘速啟動臺菲漁業協議談判,相對目前大陸官方所採取行動來說,就看出程度還是存在相當差異。

誠然兩岸之間所存在爭議與摩擦,不能夠完全拿出國際法理案例來類比思考;但認真想想,當初我方面對菲律賓處理問題時,是否亦曾採取諸多制裁措施?是否亦曾派遣海巡、海軍以及空軍實施聯合軍事演習施壓?其實就以此作為標準來評斷大陸方面所採取措施,就會更加理解與體諒北京方面所必須面對之民意壓力。

19AA5編按:金門地方的海巡小型快艇好歹都有45節航速而且和香港的小型水警輪差不多,但竟然沒有裝攝錄機或帶備足夠的密錄器,就是相當荒謬的一回事。(金門海巡隊提供照片

 

最後還是要感嘆指出,菲律賓海上執法與司法單位在處理問題上,其蒐證取證、保存證據以及審訊過程,還有馬尼拉涉外交涉單位面對臺北各項處置斡旋過程,甚至在國際媒體與臺北大打宣傳戰,其實是否比起目前臺灣此岸政府團隊目前處置狀況,更加完整與高明?

就社會大眾基本立場來說,吾人當然在情感道義上要去支持執法單位私法行為,但執法行為必須強調有為有守,有為就是見到不法必須應為當為,而論起有守則更須依法執法。對比當年菲律賓政府處置廣大興28號事件,儘管其海上執法人員有錯在先,但後續各項處置過程與蒐證完整程度,確實足以讓臺北政治高層感到慚愧。

19AA6編按:1987年的三七事件,金門當局的守備部隊殘殺了因船機故障而靠岸暫避的一整船越南難民,事後還毀屍滅跡,涉事者在後來的聆訊中也只被判緩刑。即場證據消失這招,不知是否「遺傳」給海巡隊某些人員了。(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面對此種爭議,千萬不要企圖透過政治解決來打迷糊仗,維繫執法尊嚴與司法完整性,強調程序正義才能真正維護主權。自由民主真諦在於法治,假若在處理此項問題上,不去彰顯法治精神,臺灣就更無法拿自由民主往自己臉上貼金囉!

 FsYscqm編按:事件經過一星期,近兩天陸方不同海域的大型海警船正陸續向廈門集中,似乎是向金門海巡當局和台方施以更大壓力,要求給撞船事件一個圓滿的解釋。圖為原053H2G型護衛艦淮南號的海警2202近幾天的AIS航跡圖,顯示2月21日深夜已抵達金門周邊海域。(網絡圖片)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2-2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