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再論艦艇整修改裝之情蒐作為

2024-03-22 01:00:50 最後更新日期:2024-03-22 09:51:48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unnamed 27編按:2017年底尚在改裝中的解放軍海軍現代級驅逐艦首艦福州號,埠頭上除擺放了施工用品外,還有部分由艦上拆下來的裝備,甚至包括原俄國的CIC系統和部分發電機,不過主要都放在貨櫃中,只有卸下武器是外露的。(網絡圖片)

 

3月14日在《輕新聞》以「初論艦艇整修改裝之情蒐作為」為題,探討情報機構如何針對艦艇整修與改裝工程進行情報蒐集作業,獲得許多讀者積極回應,並且透過管道提供許多寶貴意見,在此特別各項批評指教表達謝意。

【軍事博評】張競:初論艦艇整修改裝之情蒐作為

【軍事博評】張競:初論艦艇整修改裝之情蒐作為

今年春節過後,在2023年春季進入大連船廠,展開為期接近一年整備大修與改裝工程之中國大陸首艘航空母艦「遼寧艦」,在甲...

本文將接續該份稿件,繼續討論如何針對艦艇整修與改裝,進行情報蒐集之其他面向。首先來談經常會被軍事迷與專業情報單位所關注重點—艦艇外部結構,通信、雷達與電戰天線,再加上火砲以及射控系統感測器單元、導彈以及干擾火箭發射架或是魚雷發射管外觀。

homo BB2編按:遼寧艦服役後第一次改裝相當令人注目,主要是因為其改裝多會反映前五年的運用結果,並借以了解未來中國海軍航母編隊在運用上有沒有什麼改變。事實上艦橋結構最大的改變是後部艦橋的航空指揮所,原有俄式指揮台被拆卸,換成一個空間更大且和後艦橋有更緊密連結的指揮台,且原有的俄式電戰天線也消失了。不過艦橋頂的降落指揮儀似乎就沒有怎樣換過。(網絡圖片)

 

艦艇外部結構通常都是艦艇整修與改裝重大工程,此因其將影響到艙間安排與裝備配置;而且在相關艙間之內所有管線都要重新裝設,施工期間各種管線都必須停止連通與斷路,所以影響範圍會比外界想像更廣泛。就以遼寧艦為例,五年前其艦艇上層結構曾經進行過重大改裝工程,其中負責管控戰機起降作業面向艦艉之管制中心,出廠後就立即成為各方關注討論焦點。但就改裝工程來說,其難度與影響範圍絕對超出各方所能理解與想像。

而艦體水下結構加改裝工程都必須在塢內施工,通常都涉及管路系統海底閥門,推進俥葉與舵板,水下感測器其中包括聲納以及測深儀音鼓,都卜勒測速儀音鼓感應單元,艦艏或艦艉所裝設輔助推進器(APU:Auxiliary Propulsion Unit),再加上協助在惡劣天候中維持艦體姿態穩定翼系統艦體外露翼面。基本上除管路系統海底閥門較不明顯外,其他裝備或是結構只要進行改裝工程,很快就會被各方注意到。只不過外界通常很難有機會見到塢內施工狀況,所以針對艦體水下結構加改裝工程公開資訊向來都鮮少對外曝光,但這卻是諜報人員鎖定之重點項目。

ssn auA編按:原版MR-90制導雷達(右)和中國版改裝型自造MR-90型(可能在購入052B兩套3K90 M-22「颶風」防空系統時也一併引入授權生產權),留意新版改造型的MR-90雷達罩已經過改造,有明顯的相控陣雷達陣面特點。(圖片來自Sino-Defence.Forum)

 

回過頭來談設置於艦體上層結構與主甲板周邊各類天線,經常亦是軍事迷與情報專業人士關注焦點。當發現此等天線外觀有所變化,不論是新增抑或是拆除,甚至是在相同位置出現其他天線時,吾人必須牢記,儘管天線外觀改變,但實質裝備與系統卻並未改變;或是天線外觀未變,但實質上卻曾經進行加裝或是改裝工程,其實都不應當排除前述可能性。

依據現代微波工藝技術發展現況來說,多種不同雷達系統共用天線,技術確實是相當成熟,所以當某型雷達天線突然消失,還是有可能經過改裝工程,變成與其他雷達共用天線,並且繼續維持運作;從另外角度反向思考,雷達或是通信裝備經過改裝或是加裝新裝備,亦有可能運用既有天線,此時就會是天線外觀未變,但實質上卻進行過加裝或是改裝工程。當然有時因為電子裝備性能提升,整個天線因為必須與系統搭配,因此外觀會完全改變亦有可能

9RRJJ編按:現時仍在改裝階段的俄國納希莫夫海軍上將號核動力重巡洋艦,是著名的基洛夫級第三號艦。現時比較明顯的改變,除了圖中見不到的P-700飛彈發射井改成現時俄國海軍常用的80個通用垂發外,就只有主搜索雷達更換和主桅、後主桅有些外形改變,一切可能要等腳手架拆除後才可確認。(圖片來自連結)

 

許多雷達以及電戰截收與干擾系統,再加上衛星通信與導航天線,通常都會加裝防護罩,期能針對潮濕、日曬與高鹽度環境,為天線本體提供更理想防護,同時亦可降低前述環境條件所產生干擾雜訊。因此經過進廠整修工程後,舊型防護罩下很可能有新型天線,但亦可能在新防護罩下仍是舊天線。

陣列雷達因為外部防護罩必須考量與天線冷卻單元相互搭配,因此只要在雷達工藝技術發射單元散熱系統有所改裝,此時天線構造型式自然就會明顯改變,當然外部天線護罩外型亦會隨著調整;陣列雷達系艦艇重要核心預警偵搜系統,向來就是各方關注焦點,相關具體案例讀者必然都早已知曉,在此就不再贅述。

9RRJJ2CC編按:澳洲皇家海軍的安札克級護衛艦瓦拉蒙加號,其改裝計劃最為明顯且具躍進性,主要是兩部主桅連同大部分雷達全換,且由於裝備了六面盾的CEAFAR相控陣雷達,並獲得有限的區域防空能力。(圖片來自SEAFORCE)

 

光學感測器以及雷射測距與導引裝備,不論其係獨立運作,抑或是與特定武器相互匹配,通常從外觀就能看出是否進行過加裝或是改裝工程;但或是天線或是前述感測器可以透過升降系統,在不用時收入艦體,使用時再向上或是向外伸出,此時就會增加情報蒐集與判斷分析作業困難度。

各類武器發射架以及相關配套感測器與導引系統天線、光學指揮儀與雷射指示導引裝備,只要外型有所變化,通常就能夠立即被各方察覺,此因前述裝備與系統無法像雷達、通信或是電戰天線般,在配備運用上能夠多項裝備共享天線,或是裝備改裝升級但卻沿用舊型天線,造成增加分析研判困難度;武器系統相對上特徵單純,辨識度亦較準確。

9RRJJ2編按:福島海戰中,中彈燃燒中的英軍謝菲爾德號導彈驅逐艦。有指42型在設計時,電磁兼容方面有缺陷,當用衛星通訊天線時,主雷達會受干擾甚至需關機,而謝菲爾德號中彈前,剛巧就在用衛星通訊天線與倫敦海軍部通訊中……(圖片來自連結)

 

在此必須提醒,不論是雷達、通信、電戰或是武器系統感測器,由於其天線與感測單元,相當集中於艦艇上層結構或是主甲板周邊,因此都會相當重視避免電磁干擾,此亦將影響加改裝工程後,各個不同天線安排與配置狀況。

所以比較穩健審慎之情報作業體系,絕對不會單純從天線與感測器外觀改變就立即提出判斷結論,還是必須藉由截收電子情報參數,才能精準研判究竟電子作戰序列(EOB:electronic order of battle)產生何種變化,然後反向去推估特定艦艇究竟在雷達、電戰與武器系統上,進行過何種加裝與改裝工程。但是此種作業模式對於掌握通信裝備改裝與加裝,相對上就沒有辦法獲得同樣可靠研判結果。

9RRJJ2CCA編按:正在進行 RCOH (燃料補充及複雜翻修)的CVN-73喬治華盛頓號。甲板上充滿臨時工棚與工作間,暫時存放大修所需設備及零件。由於多種原因,該艦原有接近四年的工程足足拖了七年才完成。(圖片來自連結1)

 

最後就要提到情報圈經常強調,若要掌握特定艦艇整備修護狀況與工程項目,必定要到修船碼頭邊廢料斗去找答案,因為修護保養與加裝改裝工程,從艦上所拆除,涉及高壓空氣、蒸氣、海水、淡水、艦用燃油以及航空燃油系統工程項目之各種管路閥門主體組件,再加上電纜、通信與網路線路等廢料,甚至還有濾網、船底陰極防蝕鋅板、隔熱材料、迫緊、墊片、墊圈以及通風管路,都能夠提供相當豐富線索與情報研判佐證。

homo BB1編按:皇家海軍45型勇敢號驅逐艦正於塢中更換柴油機,由兩部Wartsila 12V200柴油機改為三部MTU 20V 4000 M53B柴油機組,這過程需要破開船身取出。圖片來自英國海軍部 / 軍武狂人夢

 

不過在此還是要提醒,許多艦艇輪機裝備,不論是主機抑或是船舶輔助機械設備,經常受限於艙內空間過於窄小,因此若要利用廠修期間進行徹底分解保養檢修,通常都必須將裝備拆除,透過吊掛重物設備,運進陸上廠房進行整修。特別是與柴油機相互搭配之電機系統,不論是柴油機抑或是發電機,其實都不會在艦上實施艙內現場維修,有時甚至配電系統都有可能吊掛至陸上廠房內徹底保養。

所以針對各個單機維修工程,假若不是進行改裝換新,在舷邊廢料斗見到舊機型殘骸被棄置,相關工程項目就必較難以掌握。以往軍營中對於如何辦好伙食,經常強調要去餿水桶去找答案,掌握那些菜餚不受弟兄歡迎;若要掌握艦艇修護工程項目,情報蒐集人員到廢料斗找線索,其實亦是相同道理。

當然透過竊取文書情報,直接拿到艦艇維修與加裝改裝工程項目表,確實是最簡單途徑;但天下怎麼有可能如此順利,幸運到如同中彩票般好事呢?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3-22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