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陳景祥﹕中美鬥爭升級 TikTok前景堪虞

2024-03-27 10:03:57
陳景祥

在傳媒界工作逾30年,曾任職通訊社、電台、報章、網絡媒體,有豐富的編採和管理經驗。曾任教樹仁學院,及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碩士班課程。

2403271Pixabay圖片

美國眾議院上周三(13日)通過法案,要求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出售這個近年在美國大受歡迎的社交媒體,否則TikTok將面臨在美國被禁使用的命運。

拜登用TikTok宣傳 反映平台影響力

稍後如果參議院也通過這個法案,並經總統拜登簽署成為法律, TikTok就可能要被迫撤出美國。正當外界關注國會山莊下一步會怎樣走,上周四即傳出新消息──據CNN(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報道,美國前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接受訪問時表示,他目前正組建財團嘗試收購TikTok 。姆努欽說得坦白:即使TikTok可能無法盈利,但「它值很多錢」。所謂「值錢」,應該是指TikTok的影響力:它在美國有1.7億用戶,深受年輕人歡迎,早前拜登的競選團隊也在TikTok播放競選宣傳廣告。一邊說要禁,另一邊卻連總統都要用,反映了TikTok的影響力何等厲害!

影響力以外,TikTok也確實能夠帶來經濟效益。利用TikTok接觸客戶做生意的美國中小企,估計達700萬家;TikTok數據分析平台FastMoss的數據顯示,去年「黑色星期五」促銷日,美國TikTok電商的單日商品交易總額(GMV)超過3300萬美元。

此外,TikTok去年為美國小企業帶來147億美元收入、支持了22萬多個就業職位。在面對美國國會的「逼售」法案時,TikTok就發起使用它們平台的電商、中小企和用戶向國會議員陳情,希望可游說議員不支持「逼售」議案。

美國要禁TikTok,其來有自。在2020年正當中美對峙全面升級之際,時任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指令:字節跳動在美國營運的TikTok必須賣掉或關閉,限時45天,理由是TikTok蒐集美國人的數據,對美國的安全構成威脅。

特朗普年代首先發起的是對華貿易戰,接着是金融戰、科技戰。華府的目的,是要遏制中國發展、保持美國的優勢。正如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在今年3月一個記者會上稱,美國不能讓中國取得高端晶片,並且不能讓中國在半導體領域趕上美國。說得坦白,毫不掩飾。

美對華企業戰 2016年已出手

美國眾議院上周三(13日)表決通過(352票對65票)的法案,名稱為《保護美國人免受外國對手控制應用程式侵害法》(Protecting Americans from Foreign Adversary Controlled Applications Act),顧名思義,美國視中國為對手,而TikTok來自中國,自然要列入「敵陣」、嚴防限制。TikTok的遭遇,是中美互鬥的另一個戰場,可稱之為企業戰。

企業戰的打法,是把企業連上國家安全,針對封殺。在半導體、晶片、電動車等領域,美國都不能讓中國佔主導地位,將會不惜一切封殺打壓。

早在2016年,美國已經開始出手。當年內地復星集團收購有美國業務的保險公司Ironshore之後,遭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理由是國家安全,因為被收購的美國公司客戶包括了中情局和聯邦調查局僱員,他們的個人信息是敏感資料。事件最終結局是,復星「面對現實」出售Ironshore。

美國目前的政治大氣候是要對付中國,民主、共和兩黨對此並無分歧,而且事涉國家安全,參議院通過「逼售」法案的機率極高,白宮也傾向總統會同意簽署該法案。事至如此,在出售和撤出美國之間,TikTok是否還有其他選擇?

先看出售。很明顯,TikTok賣盤是被迫的;但縱使它願意,也要得到中國政府批准。

中國一再表明不會接受美國華府強制字節跳動出售TikTok 。2020年當特朗普政府要求分拆TikTok時,北京隨即更新《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把「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信息推送服務技術」列為限制出口技術。此項規定,意味着如果字節跳動要出售TikTok美國業務,就必須先得到中國政府批准,特別是交易涉及TikTok的核心算法。

有評論指,出售與撤出之間,其實也有其他選擇,當年可口可樂進入中國大陸的經歷,就是其中「可資借鑑」的例子。

時維1978年12月,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宣布改革開放,可口可樂隨即進軍內地市場,與中國糧油進出口總公司成立合資公司,成為第一家進入中國大陸的外企。可口可樂在全球行銷,都標榜會把神秘配方「Merchandise 7X」嚴格保密;現在要進入大陸消費市場,但又不公開秘方,應該如何是好?

可口可樂經驗 難作借鑑

後來的解決方法是,可口可樂建立獨資公司,掌握濃縮液的生產和供應,然後在中國大陸設灌裝廠,只須把濃縮液加水、二氧化碳等,就可裝瓶出售,繞過了內地法規但又沒有違法,業務則可全面開展,是一個雙贏方案(參考王昉〈出售和下架之外,TikTok的第三條道路〉,《財富》,2024年3月15日)。

然而,可口可樂的經驗能夠供TikTok參考的地方不多。一來年代不同,改革開放之初,中美關係水乳交融,合作是主旋律,跟現在完全兩樣;其次,可樂的秘方終究不是「國之大器」,現在 TikTok涉及的算法是人工智能核心技術,是大國競爭的兵家必爭之地,並非改變一下合作方式就能夠解決問題。

美國對TikTok最擔心的是,它可以掌握大量美國用戶的個人信息及蒐集情報,並以算法向美國人「洗腦」,傳播虛假信息甚至干預美國總統選舉。

關於處理美國用戶個人資料問題,TikTok的解決方法是由母公司字節跳動與甲骨文(Oracle)合作,甲骨文向TikTok提供雲服務。到2022年6 月, TikTok已經把其美國用戶的數據轉移到甲骨文伺服器,令字節跳動無法接觸到這些數據。

但是,這個方法仍然解決不了關於算法的問題。要得到中國政府批准,TikTok也許不會(也不能)出售它的算法;但這樣會令出售估值大減,也不是美國想要的結果。

美國國內反對強制TikTok下架的聲音,頗為洶湧。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上周曾致信國會抗議該法案,指法案侵犯了美國人享有憲法第一修正案賦予TikTok用戶的權利,限制了美國人的言論自由;根據第一修正案,限制言論的門檻很高。

兩國相爭 經濟利益服從政治利益

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公開表明,公司將用各種方法,包括法律手段去保護TikTok。他強調該法案一旦簽署成為法律,將令TikTok被禁用,對創作者和小企業造成數十億美元的損失、30萬個美國工作崗位面臨風險。

論據雖然有理,但在中美鬥爭的形勢底下,經濟利益往往要服從政治利益。正如打貿易戰,美國也會受傷;唯在「政治掛帥」、一切以打擊對手為優先考慮之下,貿易戰仍然會打下去。現在對付TikTok 也一樣,為求達到目的,國會和總統依舊會通過法案,以示捍衛美國國家安全的決心。

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啟動, TikTok風波肯定是其中一個辯論焦點。拜登表明,如果參眾兩院通過法案,他會簽署令其成為法律。特朗普在任時也頒布了禁止TikTok在美國運作的行政命令,但這次他完全改變了立場──他在一個電視節目中說,TikTok雖然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唯禁止它只會使臉書(Facebook)更有恃無恐,而臉書才是「人民的敵人(enemy of the people)」。

特朗普態度180度大變,據美國媒體報道,是因為他其中一名大金主、富豪Jeff Yass旗下公司坐擁15%字節跳動股份,價值可能高達400億美元。特朗普有求於這名金主,自然要轉軚撐TikTok。

但特朗普此人善變,競選前後可以完全變臉,現在的「轉軚」作不得準。打壓中國的紀錄,他一點都不遜於拜登。

自從習近平主席與拜登在去年11月會面後,內地對中美關係似乎有了新的憧憬;唯事態發展說明,中美關係不但沒有好轉,美國對華敵對行動反而不斷升級。從華為到TikTok,中美鬥爭的戰場擴展到企業。可以預見,大陸企業遭美國審查、打壓的數目,將愈來愈多。

 

原刊於《明報》,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3-27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