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呂琪:中東雙雄之伊朗的擁核之夢

2024-05-08 12:20:24 最後更新日期:2024-05-08 13:11:32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43803991A編按:伊朗今次的回合制反擊也相當奇怪,攻擊一開始,伊朗革命衛隊即已放出片段,明示對以色列的報復作戰開始。 要知道當中的無人機或巡航導彈最少都要1至2小時才能到達以國上空,相當於給以軍時間進行預警及防衛。(圖片來自片段擷圖) 

上周講過近期中東雙雄中以色列地位的變化,而中東雙雄的另一位——伊朗,最近也頗鬱悶。因為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完成訪華不久,就急急腳趕赴中東。他首站到訪沙特阿拉伯,意在促成沙特和以色列的和解,而對重塑中東地緣政治格局的《美沙防務協定》也即將完成。如果協定達成,將考驗和解才一年多的伊沙關係。

IR 40AA編按:居魯士大帝是波斯帝國英主,而在舊約聖經或猶太教典籍中,他都是一位聖君,因為他不單保護猶太人在巴比倫王國內的安全,甚至也給與他們重新立國的機會。亦因為這樣,根據波斯與希臘的典籍,以色列在希波戰爭中同樣也協助波斯攻打希臘諸城邦。(圖片來自連結)

千年盟友

現在的伊朗和以色列是你死我活的對頭。伊朗多位領導人都曾在公開場合說過,要從地圖上抹掉以色列,而以色列也多次對伊朗支持的真主黨、哈馬斯、敘利亞進行打擊。同時以色列從未停止過對伊朗核設施的破壞,伊朗的多名高級軍官及科學家,也死于以色列間諜組織參與的暗殺。

然而歷史上,伊朗與以色列的先輩,波斯人和猶太人一直關係都很好,波斯人曾多次幫助猶太人。公元前586年,猶大國被新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派軍攻滅,耶路撒冷的所羅門聖殿被破壞,大批的猶太人被擄到巴格達,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巴比倫之囚」。

Kalimi mashrutiat編按:事實上,直到伊斯蘭革命爆發前,波斯猶太人的社區仍是中東地區除以國以外最多人口聚居的社區,達8至10萬人。圖片是二十世紀初德黑蘭的波斯猶太人社區,當時以色列還未建國,當時人口更接近20萬。(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隨著波斯帝國的崛起,著名的居魯士大帝在公元前538年,消滅了巴比倫帝國。由於在征服巴比倫時受到過猶太人的幫助,居魯士大帝對猶太人十分寬容。此後無論是薩珊王朝,還是後來的薩法維王朝,雖說宗教信仰不同,也頒佈過一些嚴格管制猶太人的法令,但對比同期的其他國家,對猶太人總體還是寬容。後期相關禁令也取消了,因此伊朗這片土地上,一直居住著大批的猶太人。

1926年巴列維王朝首任國王禮薩·汗在位期間,直接廢除了所有針對猶太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歧視性法律。巴列維國王上台,雖然在1948年曾投票反對以色列加入聯合國,但在1950年3月就與以色列政府達成協議,相互承認對方的政治地位。伊朗是繼土耳其之後,第二個承認以色列的穆斯林大國。

Gabrielout編按:王政伊朗時代伊朗和以色列的軍事合作計劃中,最重要的是所謂"鮮花計劃",即以色列為伊朗發展一系列的戰術導彈,其中第一種是加長形加伯列1型反艦導彈。(圖片來自連結)

 

在1979年伊朗發生伊斯蘭革命前,這兩個國家和民族之間稱得上是兄友弟恭。巴列維王朝時期,伊朗與以色列在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相互支持。伊朗為以色列提供石油供應,而以色列則向伊朗出售武器裝備。

伊朗巴列維王朝還為伊朗的猶太人提供保護和支持,並在第一次中東戰爭後,協助以色列把伊朗以及伊拉克境內的猶太人運送回國,在「魔毯行動」和「以斯拉-尼西米行動」中,伊朗就大力支持。除了本國猶太人,伊朗還動員並協助當時也門境內的數萬猶太人回國。

這段時間是伊朗和以色列的蜜月期,本著投桃報李的想法,以色列在軍事方面也給予伊朗大力的扶持。以色列為伊朗培訓了400名飛行員、為數不少的傘兵和炮兵,兩國的高級軍官也多次互訪,同時以色列還幫助伊朗建立秘密警察組織「薩瓦克(SAVAK)」。

一朝反目

不過世事難料,伊朗和以色列的親密關係,隨著巴列維王朝被推翻戛然而止。巴列維是個銳意進取的國王,當政幾十年一直在努力讓伊朗實現世俗化,而非政教一統的伊斯蘭國家。但他宣導的伊朗世俗化改革,觸犯了寺院經濟和神職人員們的利益。從1960年代開始,伊朗的宗教勢力開始反撲,霍梅尼等人利用貧民階層的不滿,發動了伊斯蘭革命,最終在1979年推翻巴列維王朝的統治。

BGM 71 TOW Iran Iraq War編按:事實上,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建政頭八年,以伊衝突也未完全浮上水面,當時以色列和伊朗都有共同敵人—伊拉克,為此以色列曾秘密為伊朗提供彈葯和一些西方反坦克導彈(如陶式),又曾作為中間人,將美國與歐洲的軍火備件轉口提供伊朗。(圖片來自連結)

 

自從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成功後,伊朗開始去除世俗化的改革,回歸到政教合一的制度。從此伊朗和以色列的關係就發生了大逆轉,做不成盟友就做仇人,此後你死我活的角力從未停歇。作為伊斯蘭世界重要的國家,在列強環伺下如何生存並且強大,成為擺在伊朗所有領導人面前的一個課題。

伊朗除了要面臨以色列和美國的敵對以外,作為中東地區最大的什葉派國家,還有面對同為伊斯蘭教裡遜尼派的敵意。所以,現代伊朗一路走過來的歷程,跟以色列也頗為相似。在革命勝利第二年,伊朗就面臨了一場生死存亡的戰爭,薩達姆當權的伊拉克,在遜尼派的支持下發起了對伊朗的戰爭,這就是歷時八年之久兩伊戰爭。

立國之本

兩伊戰爭除了經濟的倒退,也帶給伊朗深刻的教訓和經驗,以至於現在伊朗的國家戰略和建軍思路,都是從兩伊戰爭中總結出來的。其中最主要的兩點是:

 

 編按:伊朗發展的地下導彈基地群。比較奇怪的是,伊朗並未發展發射井,主要都是車載導彈TEL發射車形式,但同時也搞出大規模儲存及整備用的導彈基地,這些基地更有防護力強的發射陣位,導彈可以由這些地下掩體陣位中直接發射。

宗教建軍,兩伊戰爭剛開始,由於之前的伊朗軍隊是巴列維建立的,因此開戰前伊朗政府進行了一輪大清洗,導致軍隊軍官不足。臨時提拔的軍官素質參差不齊,開戰初期伊朗軍隊一度節節敗退。這就催生出伊斯蘭革命衛隊這支伊朗第二軍隊,這支以宗教為建軍思路組建的忠誠部隊,總算抵擋住伊拉克的進攻。從此之後,伊斯蘭革命衛隊成為了伊朗軍隊的核心力量,各種資源都優先保障這支武裝。 

保護傘兩伊戰爭中,伊朗總結的另一個教訓就是,要有自己的軍工能力,而且還要有強有力的殺手鐧作為保護傘,這點是伊朗從兩伊戰爭中的導彈襲城戰得來的。由於伊拉克的重要城市巴格達、巴士拉,基本都在伊朗的彈道導彈打擊範圍內,而伊朗的不少重要城市,已經超出伊拉克導彈的攻擊範圍。雖然後期伊拉克使用兩枚飛毛腿合併為一枚的技術,強行達成襲擊德黑蘭的行動,但無論是精度還是殺傷力,都無法跟正常的飛毛腿相比。

iran西方媒體雖有報道,但對於能突防以色列防空系統的FATTEH 1導彈機動彈頭還是「冷處理」,而現在其改良型,使用高超滑翔彈頭的FATTEH 2彈道導彈也正在研發中。(圖片來自連結)

 

因此當戰爭焦灼時,伊朗用導彈一度打得伊拉克近乎崩潰。致使薩達姆最後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韙,使用毒氣才穩住防線,這也是後期伊朗大力發展國產彈道導彈的原因。如今伊朗自行研發的「流星」、「征服者」導彈,已經成為伊朗的保護傘,包括上個月在對以色列實施的報復行動中,也用到這些導彈。

伊朗和以色列把今次的衝突打成回合制,以色列的原因是美國不允許以色列把戰爭規模擴大化。而伊朗的原因也很簡單,他實力還不足以挑戰以色列。單純從軍事實力來看,以色列完勝伊朗。但是伊朗對比以色列也有自己優勢,那就是地廣人多。伊朗領土面積將近165萬平方公里,人口近9000萬,這些都遠比以色列要優勝。

3c81編按:伊朗納坦茲地區鈾分離及濃縮設施一名員工。(圖片來自阿布扎比電視頻道)

擁核之夢

伊朗的戰略就是打壓以色列,給以色列施以力所能及最大的軍事壓力,造成以色列國力的減退,從而給自己贏得戰爭的勝利。伊朗不怕跟以色列拼消耗,打持久戰。這種回合制的戰爭,非常適合現在整體實力處於弱勢的伊朗,也符合伊朗戰前制訂的戰術思路,輪流的攻防轉換對伊朗非常友好。

UPXTu4z3編按:以色列這數個月的攻擊哈瑪斯武裝組織城鎮戰中表現不佳,且長期征召似乎對該國經濟出現嚴重影響,似乎也顯示以軍的軍事實力也已大不如前……(網絡圖片)

 

更何況伊朗這幾年,整合了伊拉克境內的什葉派力量,並和敘利亞的什葉派連成一片,使自己的勢力範圍更為廣大。而在與沙特達成和解後,也讓自己在中東的另一個小弟,也門胡塞武裝免除了後顧之憂。這樣一來,伊朗在戰略上形成一左一右兩個胳膊圍毆以色列的局面,在地利上處於優勢。

伊朗之所以選擇對以色列的這種戰爭形式,還有一點考量,就是伊朗還需要時間去完成最後的保護傘——核武器。伊朗謀求核武器已久,美以也曾多次對伊朗的核計劃進行破壞。但伊朗還是堅定不移地走擁核之路,因為這些年的經驗教訓太多了。擁有核武器的朝鮮,讓美國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相反放棄核計劃的伊拉克和利比亞,已是國破山河在,這更堅定伊朗擁核的決心。

iran22編按:朝鮮公開展示過的所謂「戰術核子彈頭」(有可能是真貨但未裝入核裝葯)。基於鈈元素生產速度不高,西方也估計朝鮮大約只有30-40個核彈頭,自用都有點捉襟見肘,要用來支援自己一貫的盟友,似乎相當困難了。(圖片來自朝通社)

 

而且伊朗和朝鮮的關係可是非比尋常的。這些年來無論世界格局如何變化,德黑蘭—平壤的航班一直都沒變過,兩國的關係一直很緊密。朝鮮能夠在一窮二白的國庫裡,攢出錢來造核武器,後面應該是有金主的,現在朝鮮擁核了,是到回報金主的時候了。

國際核武器研究中心也多次發表報告稱,經過多年的努力,伊朗已經擁有至少製造5-8枚核武器所需的核材料。核武器對於伊朗來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裡大膽預測一下,如果中東局勢沒有大變化,很可能一年之內伊朗完成核子試驗。

IR 40 Reactor編按:伊朗核計劃的焦點:IR-40池式重水堆。現時的改造計劃主要是大幅縮小燃料棒承托結構,令產鈈能力減少至1/10,但維持製造其他工業及醫療核物質的能力。不過這個反應堆的鈈量產能力,幾乎肯定根本不夠伊朗核計劃所用。(網絡圖片)

 

這次攪動中東局勢伊朗是謀劃已久的。從發起到後續進行,以及自己下場的方式和打擊的手段等,都是按照對伊朗有利的局勢發展,所以也造成了以色列不惜違背美國國家戰略,拼命想要把美國拉回中東的舉措。事已至此,美國只能通過分化伊斯蘭初步建立的教派和解,幫助以色列度過危機。倘若美沙防務協議最終簽署,甚至促成沙特與以色列的最終建交,伊朗即使擁核,今後的處境也將會更艱難。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5-08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