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再論國際戰爭外溢效應

2023-12-22 10:13:40 最後更新日期:2023-12-24 22:59:15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362114448 145573018519896 6369549063462779285 n編按:兵棋推演雖然可模擬出對戰敵我策略,但有關的外溢效應,卻是難以逆料。(網絡圖片)

(前文:淺談國際戰爭外溢效應)

上週《輕新聞》軍事博評專欄刊出筆者所撰寫「淺談國際戰爭外溢效應」後,接獲許多讀者朋友討論與詢問,並且亦從應對過程中獲得許多啟發,因此本週另以「再論國際戰爭外溢效應」繼續舉出其他面向,敬請讀者朋友參考並不吝賜教。

其實在歷史上戰爭與疫病向來就是同進同出相伴而生之瘟神,特別是軍隊跨境遠征作戰,更是成為傳染疫病擴大傳播重要媒介;因此軍隊跨境遠征參戰,將他鄉疫病帶回國內,甚或是軍隊遠征他鄉時,將家鄉早就對特定疫病形成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或community immunity)現象之細菌或病毒,在無意間帶往戰區,卻對完全不具備此等疫病抵抗能力之敵對族群,產生生物戰劑效果,諸如西班牙人遠征南美,將歐洲疫病帶去戰區,對當地土著造成嚴重人口絕滅現象,都明確被記載在史冊之中。

410XXA編按:黑死病可說是人類歷史上第二場大鼠疫,歷史學家和生物學家都認為這場鼠疫開始於裏海北岸 / 西岸的南俄草原,並可能經金帳汗國與意大利諸邦在克里米亞沿岸 / 南烏克蘭殖民地的戰爭後傳向歐洲,五年大疫將歐洲人口削了接近2/3……(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追溯歷史可找到公元前429年伯羅奔尼撒戰爭時所爆發「雅典鼠疫」,儘管日後學者依據史料,認為當時疫病不應當是鼠疫,而是爆發天花或者斑疹傷寒,甚或是兩者同時爆發疫情,讓雅典遭致敗北並讓提洛同盟因此瓦解。但當時多項傳言都指向斯巴達戰士刻意造成疫情爆發,因此才能掌控整個戰局發展。

日後在歐洲爆發英法百年戰爭期間內,多次隨著戰事發展跨境爆發鼠疫,更是歐洲文明中國際戰爭與傳染疫病糾纏不清重要史頁。此種發生在十四世紀之悲慘狀況,等到十七世紀英荷戰爭與三十年戰爭時,鼠疫再度隨著戰事發展跨境爆發,厄運歷史再度重演。在此之前,十六世紀義大利戰爭歐洲多國捲入戰局,戰士離鄉背井到處拈花惹草,最後梅毒就以「那不勒斯病」渾名開始流竄至歐洲各國。

 410XXD編按:病毒每次複製都有可能造成變種,其變種具相當大隨機性,但只要基數愈大,變異並能持續存續甚至更進一步發生變異的機率就愈大,生物學界戲稱為「猴子打字」,就算猴子只會亂打鍵盤,但愈多猴子參與,總會有一隻猴子打出一篇詩歌來。一戰那極為擠逼及惡劣的戰場環境,不但是病毒複製的溫床,更是變異的溫床,最終「創作」出殺人至少有一戰陣亡人數四倍以上的大瘟疫。(圖片來自連結)

 

其實歐洲前往美洲與土著爭戰過程中,源自歐洲但美洲土著毫無抵抗能力之天花,讓其社會蒙受嚴重傷害。不過在美國獨立戰爭中,追求獨立之歐洲移民在受到英軍鎮壓與爭戰過程中,亦曾經讓天花隨著爭戰過程擴散至加拿大境內。1812年俄羅斯與法國相互爭戰,法軍營內爆發傷寒疫情,更讓其蒙受重大傷害。 

不過國際戰爭造成全球性疫病爆發最顯著案例,其實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所爆發西班牙流感,儘管事後追查病原體源頭時,確實證明將此傳染疫無端被冠上西班牙名稱,確實是讓其揹上黑鍋蒙受不白之冤;但無論如何,該項疫病確實是隨著各國派遣軍隊跨境參戰,最後在全球各地四處擴散,成為戰爭外溢效應最為具體例證。當然由於當時中國派遣大量華工至歐洲支援各國社會運作勞動需求,最後在返國後造成華北地區嚴重疫情,更是許多戰史與傳染病史學家遺漏之歷史篇章。

 410XXC編按:2009年震驚美國的胡德堡槍擊案,很可能也是美國的中東戰爭與反恐戰爭的外溢效應。一名美國土生土長的巴裔美國陸軍少校醫官尼達爾·馬利克·哈桑,可能因家庭原因、參與反恐戰爭後轉向反戰及在軍營內受到種族、宗教歧視等原因,在胡德堡軍營內開槍擊斃13名美軍及軍事文職人員。(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及YOUTUBE擷圖)

 

其實國際戰爭結束後,遠征參戰軍人返鄉,面對社會適應壓力,最後發生很多衝突與悲劇,在美國好萊塢電影《第一滴血》(First Blood)、《越戰獵鹿人》(The Deer Hunter)以及《美國狙擊手》(American Sniper)都對於戰後返鄉軍人,因為受到創傷後壓力症(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又稱創傷後遺症或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提供相當嚴肅探討與描述,但此種精神疾病其實早就見諸於醫學文件,並且亦是許多國家戰後所必需處理應對之普遍性社會問題。

除軍職人員返鄉後所呈現之心理創傷外,在國際戰爭中導致傷殘之軍職人員,其醫療復健與復員就業,更是極為具體明顯戰爭外溢現象。假若國家派軍遠征讓戰是拖延過久,不僅是戰場上會有師老兵疲現象,社會上更會開始浮現與蔓延厭戰反戰跡象,此時有些媒體會刻意追蹤擴大報導,軍職傷殘人員未能獲得適當醫療與社會救濟新聞,以便針對政府施加政治壓力,希望能夠迫使政治人物認真思考結束戰爭。

410XXB編按:美軍敗走越南的外溢效應相當大,首先戰事發展和美軍暴行觸發人民強烈的抵制情緒,其次也引發對退役軍人的厭惡,加上附帶長達10年的經濟不景氣,左右翼對壘更為明顯,退役軍人的PTSD也因回國所受壓力變得更深。(圖片來自YOUTUBE擷圖連結2)

 

但在此等媒體操作過程中,對於希望能夠重新返回社會,恢復正常生活之退役軍人來說,往往卻會產生未能預期之意外負面效應,甚至會讓社會對於戰士復員返鄉,逐漸形成誤解極為嚴重之偏見。前文曾經談到難民外流是各方所必然預期之戰爭外溢效應,但從多次國際戰爭歷史經驗觀察,跨境遠征亦促成許多跨國姻緣,許多軍職人員在國外爭戰或是駐防過程中所結識當地對象,經過婚姻結成佳偶,亦成為國際社會跨境流動明顯例證,但卻也是戰爭所帶來外溢現象。

7.iel boud編按:歌舞劇《西貢小姐》反映的其實也是六十年代美國一系列東南亞戰爭中間接促成的兩族情緣的故事。當然和現實中大部分因戰爭而結合的異族婚姻一樣,這是一個愛情悲劇。(圖片來自連結)

 

不過戰後武器彈藥外流至其他國家,影響社會治安卻是經常發生之普遍性負面效應。特別是戰敗國在最後階段,根本無法有效管控武器與彈藥流失,不論是遭到竊取、盜賣抑或是刻意透過協定與默契,縱容屬下將武器彈藥交付給特定對象,其實都是國際戰爭相當嚴重外溢現象。

國際戰爭後武器彈藥外流至境外,向來就是國際軍備管制與裁軍重要議題,特別是當此等外流至不明對象武器彈藥,成為誘發其他武裝衝突或是內部紛爭,乃至於助長跨境犯罪活動,增添國際犯罪集團為惡能力基礎,自然就會成為國際社會重大關切議題,亦會讓此等戰爭外溢效應成為國際關注焦點。

0 41編按:其實戰爭的外溢效應,不但影響區域安全,小的也會影響區內治安,例如香港著名賊王葉計歡,在被捕後曾供稱他的重型火力購自中越邊境一個小鎮,那裏有很多越戰和中越戰爭時散落在戰場上的武器(如56式衝鋒槍等)流入黑市,甚至有手榴彈等。(網絡圖片)

 

最後來談談針對國際戰爭外溢至國際組織之政治外交對決,其實每次國際戰爭都很有可能成為聯合國大會或是安理會所必須處理之議案,各國在提案、辯論與投票過程中,都必須經過政治算計,以便表達本身對該項國際戰爭所抱持立場與觀點。不過說實在話,由於聯合國安理會決議相對於大會決議具有實際制裁與力,所以才讓具有否決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對於國際戰爭享有更強政治影響力。

儘管如此,在聯合國大會所進行之表決戰,對於大國威望亦有可能產生殺傷與影響。特別是當大國投票意向與全球各國主流意見背道而馳時,更必須要謹慎應對,避免在其國內產生無法掌控之政治效應。所以這就是儘管許多小國明明知道此種聯合國大會決議案,根本就無法約束大國行動,卻還是要堅持推動此等提案,其實就是要透過表決來表達立場。

image1170x530cropped編按:說回調停衝突,就算是巴以過去衝突,聯合國也不能算無法調停的,畢竟它仍是超越戰爭兩方、地位超然的國際仲裁組織,且至少能令衝突雙方暫時休戰或至少回復至戰前狀態,但今次衝突因為涉及某超級大國的偏私支持一方,聯合國就顯得相當有心無力……(圖片來自聯合國官方網站)

 

總而言之,跨國遠征不但在戰場會產生效應,回過頭來還是會衝擊到參戰國,只是究竟會有何種效應,時在是很難加以預估!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3-12-22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