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呂琪:誰的聲呐創傷了澳洲潛水員?

2024-02-05 11:46:57 最後更新日期:2024-02-05 14:34:07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U1220P編按:四艘俄製現代級驅逐艦於2000年代初加入解放軍時,曾被稱為東海艦隊四大金剛。由於保養較好,當俄國海軍的現代級幾近全面退役時,這四艦很有可能就是世上最後的現代級了。(網絡圖片)

 

這幾天,一件舊聞又泛起新的漣漪,這件事不大不小的事件,居然牽扯到中、美、日、澳四國。當時澳方指責中方對澳大利亞水下作業的潛水夫使用聲呐,導致澳方潛水員受了輕傷,而中方回應稱並無可能,一時之間讓中澳的關係更為緊張,不過現在真相似乎浮出水面。

誰開啟聲呐

近日,在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的新聞發佈會上,有記者就去年底發生在中日有爭議海域的聲呐事件,向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肖千提問。事件發生於2023年11月14日,按照澳洲方面的說法,澳大利亞海軍護衛艦「圖文巴號」航經日本專屬經濟區時,螺旋槳被漁網纏繞,然後派出潛水員入水嘗試解開。當潛水行動正在進行時,在附近活動的一艘中國海軍弦號139的驅逐艦「寧波艦」向「圖文巴號」靠近。

 ddg136 139編按:蘇聯70-80年代發展大海軍時,由於儀器靈敏度普遍不及西方,故往往在輸出功率上加大,以讓儀器更容易接收回波;在大小與功率限制更小的艦艏聲吶上,自然可以更放肆了,例如蘇聯海軍八十年代普遍裝備的MGK-335艦體聲吶陣列。圖為其陣列的展出版本,以及在現代級上的相應位置。(網絡圖片)

 

澳洲海軍稱當時「圖文巴號」向中國軍艦通報了潛水作業並要求保持距離,但中國軍艦還是向「圖文巴號」靠近。此後不久,澳軍艦偵測到中國船隻使用船體聲呐,這對澳大利亞潛水員的安全構成了威脅,導致他們被迫離開水下。隨後澳洲海軍聲稱中國海軍此舉令澳大利亞潛水員受了輕傷,醫生評估受傷原因與聲呐脈衝有關,可能導致潛水員出現頭暈、聽力受損或器官損傷的情況。

肖千大使回應此事時表示,中方承認,中國海軍確實採取了一些措施監視澳大利亞軍艦,目的是查明這艘軍艦在如此靠近中國海上邊界的地方做什麼,但中方並沒有對潛水員啟動所謂的聲呐。如果中國軍方當時啟動聲吶攻擊澳方潛水員,那該潛水員非死即重傷,不可能僅負輕傷。

 unnamed 24編按:若就中國外交部所述,中日有爭議海域大約應該是東海一帶的中日EEZ區域,據USNI或其他智庫早前報告,現時該區長期保持三艘中國軍艦進行巡邏及監視工作;相對而言海自也至少有兩至三條在同一區進行戒備。當時在場的海自艦隻,較大機會是村雨級或高波級。(網絡圖片)

 

肖大使還說:事發當時,附近還有日本一艘日本軍艦,至於這艘日本軍艦有沒有使用聲呐,中方不能確定。如果想要查明事情的真相,澳方可以向日方進行調查,而日方則需要給中澳兩國一個解釋。

聲呐的威力

說到聲呐傷人,大部分人都能聯想到軍艦開聲呐對海洋哺乳動物的傷害,比如海洋裡的鯨魚,因為受到聲呐的影響出現了沖攤自殺的現象。現代研究表明,自1960年至2004年期間,全球發生了121起所謂的鯨類「非典型」大規模擱淺事件,其中至少有40起在時間和地點上與海軍活動密切相關,例如:2002年一次北約海上軍演期間,在部署聲呐後的幾小時內,不少鯨魚就開始出現在海灘上,隨後36個小時內,有14條鯨在加那利群島擱淺。

izgsfbxdi2ami1wknn1vwdpfsy9gyk編按:2000年代很多鯨豚擱淺事件,都和大功率的聲吶,直至2010年代不同國家的海軍都避免在鯨豚集中的海域進行演習,類似由軍事演習引發的擱淺事件才有所減少。(圖片來自連結)

 

資料顯示,「寧波號」是中國海軍引進俄羅斯赫赫有名的「航母殺手」——現代級導彈驅逐艦的改良型。該艦裝備的「MGK-335」型艦殼聲吶,是在冷戰時期蘇聯和北約在持續的聲呐軍備競賽下的產物,對於它的威力,只需要瞭解一下「米格-25」雷達能在1000米外烤熟一隻野兔(編按:這是一個傳說,且最初而言只說能殺死兔子),就知道蘇聯在那個時期研發的設備威力是有多麼犀利。

Sapfir Radar 1編按:Sapfir-25雷達是較後期型米格25使用的雷達,功率在600KW左右。600尺(註:不是1000米)外殺兔子據講是1976年別連科叛逃後說的,但蘇聯防空軍沒有任何文件或戰術手冊,甚至連當年的航空與地勤人員都沒聽過這回事。況且以其功率隔空殺兔可還是遠遠不夠的。(圖片來自連結)

如果「寧波艦」開啟主動聲呐,其波束在海水中產生的龐大能量,即便是「拍擊」到潛艇的鋼鐵外殼,也會在其內部產生巨大的「轟鳴」聲,就算是綠巨人浩克也受不了,絕對不是澳大利亞海軍潛水員在近距離能憑血肉之軀可以「硬頂」的澳洲說中國海軍當時使用主動聲呐,這純粹是不顧常理的「亂呃」。

 「寧波艦」裝備的主動聲呐屬於反潛探測的重要裝備,它通過釋放高強度聲波探測水下情況。水面艦艇在日常巡邏時使用主動聲呐並不常見,特別是按照澳洲海軍的說法,他們當時只有「圖文巴號」一艘護衛艦在現場,中國海軍不可能看不到這艘軍艦。即使當天視野不好,中國海軍的艦艇也應該開雷達進行搜索,退一萬步說,哪怕中國海軍當時充滿敵意,也不應該是開啟聲呐,而是開啟火控雷達進行警告。

 Collins Class Submarine編按:雖然早期妥善率低且百病纏身,但奧百龍級還是南海常客呢。(圖片來自連結)

 

澳方稱當時「圖文巴號」航經日本專屬經濟區,但沒有具體點明其方位,如果是在日本以西,中日專屬經濟區有重疊海域,這就表明澳方艦艇很可能進入中方管轄海域。自己的專屬經濟區裡出現不明國籍的潛艇,開主動聲呐進行搜索完全就是合情合理的。

這幾年,澳大利亞扮演受害者可謂是駕輕就熟。從中國艦艇「鐳射照射澳大利亞軍機」,到中國戰鬥機「拋撒箔條幹擾澳大利亞巡邏機」,如今又出來「中國軍艦聲呐弄傷澳大利亞潛水員」。「袋鼠先生」每次不遠萬裡來到中國海域或空域,而後弄點傷痛回去喊冤,不能不讓人懷疑用意:到底是來「捍衛自由」,還是來「騙醫療保險」?

Arctic AMGE編按:各大洋要達的海底下,都有各大國的水下聽音陣列,以偵察潛艇行踪。這些陣列除拖纜式的陣列聲吶外,還有佈置懸浮於海中並有天線模組伸出水面的小型聲吶,例如圖中俄國Амга大型聲吶(連接多個聲音陣列)就佈置在北極海方向。(圖片來自連結1)

 

水下的秘密

在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陣營中,澳大利亞海軍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它的規模雖然不大,但是卻敢於鋌而走險,對於海軍特種作戰有一股亡命徒的氣質。

澳大利亞潛艇部隊就經常搭載美國情報人員執行秘密任務。在已經退役、公開展示的「奧白龍」級潛艇當中,還特意為美國海軍情報人員設置了一個秘密監聽艙室。這一次澳大利亞潛水員隨水面艦艇部隊來到中國附近活動,是不是在水下搞什麼奇怪的勾當呢?很惹人懷疑。

這次澳洲的「圖文巴號」護衛艦當時所處的區域,是中日兩國在劃界問題上有分歧和矛盾的。這片海域的水下情況也不簡單,既有中國通向日本和美國的民用光纜幹線,可能也有中國鋪設的水下聽音陣,也可能有美國方面設置的一些情報設施,還可能是澳海軍潛水員在操作某些特殊用途的水下無人航行器。

 sdv 006編按:水面艦艇有時也會停在特定海域並支援水下行動中的有人或無人潛艇載具。圖為美國海軍海豹突擊隊所用的MK-VIII載人潛航器。(圖片來自連結)

 

根據國際慣例,如果有潛水員在進行潛水作業時,按照國際海上避碰規則懸掛國際通信旗硬質A旗,標誌有潛水員正在潛水作業,提醒其他船隻航行時遠離。澳方在聲明中沒有提及這一細節,這說明澳洲海軍的潛水員下海作業時,很可能沒有按照國際規範進行操作,是在做一些不見得光的事。

試想,一艘外國艦艇在中國專屬經濟區的海上停車漂浮,又沒有標明在潛水作業,中國艦艇靠近查看完全屬正常行為。澳洲海軍因此導致自己潛水員受傷,完全是自作自受。

sdv 007編按:現時「圖文巴號」所屬的安札克級護衛艦水下作業能力大概只能靠蛙人或小型UUV載具,但其後繼者—澳洲的獵人級(26型護衛艦的澳洲版)卻擁有相當巨大的任務吊放艙,可配置相當大型的水下任務載具。英、加、澳的26型系列及其衍生型,除了是火力強大的范用驅逐艦外,還有很多的多任務無人載具操作能力,十分有利於支援水下隱密作戰。(圖片來自連結1及連結2)

 

什麼情況下「寧波艦」需要開啟主動聲呐?兩個水面艦艇碰面,開啟主動聲呐唯一的可能,就是當時中國在該水域發現明顯的水下異常,不是澳洲蛙人在部署或者回收海底偵聽裝置,就是水下有不明潛艇,這才引發了中國海軍的這次反應。果真如此的話,那中國海軍的操作更是毫無問題。

ddg136 139 2021編按:現代級956EM型所屬的泰州與寧波號,在杭州與福州號近代化改裝完成後兩年,還未見任何入塢動作,可能由於俄系要改成全中系,所耗時間實在太長,海軍方面寧可把時間及金錢用在2000年代服役國產艦艇的大改裝上。兩艦可能保持現在的狀態,直至退役。(網絡圖片)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2-0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