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探析Cope North年度軍事演習之虛實

2024-02-18 22:17:17 最後更新日期:2024-02-19 09:42:24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426399927 7621715104514600 6929116890215723125 n編按:Cope North 2024有派出飛機參與演習的國家 / 軍種的空中分列式,主要參與者是美國三軍和日本空自而已。(圖片來自連結)

美國與亞太地區盟邦所共同舉辦,年度系列性「對抗北方」(Cope North)空中武力戰術操演,今年依循往例加上年度編碼,以「對抗北方2024」(Cope North 2024) 演訓代號,已於2月5日正式開場,預計整個演訓課目將在23日完全結束。

由於演訓活動揭幕當日時,由美國空軍、海軍以及陸戰隊分別派出所轄空中戰機兵力,配合參加演習之日本航空自衛隊、澳洲皇家空軍、法國航天軍以及大韓民國空軍所派機隊兵力,編成35架戰機大編隊,並以極度高調模式,在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Anderson Air Force Base, Guam)跑道,進行地面分列運動,對外公開展示軍容,因此引起各方注意。

此種地面分列運動,通常會被軍事圈稱為大象漫步(Elephant Walk),但實際上該項用辭是源於美國空軍正式演練術語,其係專門指戰機在起飛前,與指定滑行道或是主跑道上完成集結,並以距離極度接近隊形,依序以最小間隔時間,以編隊方式起飛離場。

42639A2編按:至於地面的大象漫步,規模和參與國也多得多了。(圖片來自連結)

 

其實在2023年7月19日美軍就已經在安德森空軍基地進行同樣兵力展示活動,當時計有美國空軍、法國航天軍、英國皇家空軍、加拿大皇家空軍、日本航空自衛隊以及澳洲皇家空軍等六國,其中包括轟炸機、戰鬥機以及運輸機在內,共計23架8種10型共同參加大象漫步地面分列;此次再度推出相同戲碼,自然是駕輕就熟,因此過程相當順利。

不僅如此,隨後美國空軍新聞單位隨後就發布由美國空軍B-52H轟炸機為首,並由美國海軍E/A-18型電戰機、日本航空自衛隊F-2型與F-15MJ型戰機、美國空軍F-16CM型與F15C型戰機、日本航空自衛隊U-125A型搜索救難機以及美國海軍陸戰隊F/A-18型攻擊機等共計10架戰機,所編成跨國聯合巡航編隊影像紀錄,更是刻意對外高調展示此項演訓活動;隨後各項公開報導影像資料相當豐富,看得出主辦單位真是使出渾身解數大做公關。

42639A6編按:北馬利安納群島三大島有眾多基地,1944年時已是日本絕對國防圈中部的主軸。以空中力量為例,該群島仍保有五個可運用的軍用 / 軍民兩用機場,還有兩個備用機場,今次除了塞班島的備用跑道外,其他都用上了。(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連結3)

 

此項年度性演訓活動,始於1978年由駐日美軍與日本航空自衛隊在三澤空軍基地(Misawa Air Base),進行每季定期雙邊協同演訓活動;當時並未依據年度加入成為演訓代號。但是由於整體演訓課目逐漸發展變化,三澤空軍基地周邊訓練支援設施、地面靶場與演訓空域受到限制,因此才從1999年開始移師至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最為演訓主基地,以便充分運用周邊美國自治邦北馬利安納群島(CNMI:Commonwealth of the Northern Mariana Islands)各島相關軍事設施,獲得更完整演訓支援能量,提升演訓效果。

42639A1編按:空中編隊的另一角度,(圖片來自連結)

 

因此本次「對抗北方2024」(Cope North 2024)所將使用機場與基地設施,將分別位於關島(Guam)、塞班(Saipan)以及天寧(Tinian)三個島嶼,其中包括安德森空軍基地、塞班機場、西北機場(North West Field)、關島國際機場(Antonio B. Won Pat International Airport)以及天寧西機場(Tinian West)在內共計六個不同基地與機場。

同樣美軍對外亦毫不保留地公開,由日本航空自衛隊、澳洲皇家空軍、法國航天軍、加拿大皇家空軍以及大韓民國空軍等他國參加演習兵力共計高達700餘員,而美國空軍、海軍以及陸戰隊亦派遣約1700餘名兵力參與演訓。各國所派遣機種與數量等資訊亦相當透明,經過媒體報導就可列出整個演訓兵力序列。

42639A3編按:比較奇怪的是,至今為止還未見到有官宣美國空軍第五代戰鬥機參與演習,為何沒有任何五代機參演,也是暫時無法解釋的事。(圖片來自連結)

 

儘管在表面上,美軍與其他參加演習訓練活動國家兵力都對外公開甚多資訊,並且高調展示許多活動影像紀錄,但在這些熱鬧表面之下,其實有許多真正門道卻並未對外透露,在此逐項點出重點,提供關注此項演訓活動者深入思考與參考。

首先必須指出,此項年度系列演習,真正主導國家基本上當然是地主國美軍,而美軍自然就是以美國空軍為主體,再由美國海軍以及陸戰隊航空兵力配合推動演訓課目。而參與盟邦相對上較為深入者,其實是日本航空自衛隊與澳洲皇家空軍;法國航天軍、加拿大皇家空軍以及大韓民國空軍,從其所派遣兵力與參演人員數量觀察,基本上只能算是觀摩學習,但恐怕無法具體深入許多演練課目

GFT Photo NSM Appr 694x463編按:美軍的「以島制海」思維中,海軍陸戰隊的NMESIS無人發射車和NSM準隱身反艦導彈是較短程的一環,更多是較短程海狹 / 島嶼近岸反艦用。事實上,馬里亞納群島實在是模擬這種空島聯合打擊的最佳場所。不過在是次演習中,反而未見海軍陸戰隊的發射單位有參與。(國片來自USNI News)

 

其次就要提醒,就目前媒體公開資訊觀察,大概都將焦點置於空中兵力,不過若是仔細思考參加演習訓練各個機種,顯然演練課目不會僅限於空中基本戰術對抗;特別是空中加油演練與地空對抗課目,再加上電子作戰課目,恐怕許多配合參與演訓支援單位,其中包括地面監測與通信站臺,甚至還有防空導彈部隊都未曾在媒體報導中曝光,但這卻是最能用以研判演練課目之關鍵兵力與支援能量。

再者就要提到,移師關島與北馬利安納群島實施演訓,納編美國海軍與陸戰隊空中兵力參加演訓,但卻未曾充分利用海島環境,演練對地面以及對海面目標之對抗訓練課目,是否會讓人感覺相當奇怪?特別是演練全程要運用位於三個島嶼上共計六個不同航空基地與機場,卻未納編艦艇支援相關課目,這不是進入寶山空手而回嗎?

42639A4編按:JADC2的基本內容及訊息處理 / 決策過程,當中無論作為偵察、目標標定或通訊中繼,中、大型無人機如MQ-4或MQ-9等都有很吃重的地位,但在「對抗北方2024」對外宣傳中,無人機的運用幾乎無任何訊息,這就有點詭異了。(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此外就當前全球各個不同實戰場景中,無人機早就大顯身手,但若細讀所有涉及「對抗北方2024」演練活動報導,對是否運用無人機參加演練課目更是隻字未提。由於此系列演習將會頻繁運用美國空軍所主導使用之「空戰管理系統」(ABMS:Air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以及「聯合全域指揮管制系統」(JADC2:Joint All 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未曾提到運用無人機,究竟是演訓課目設計盲點,抑或是存心要留一手,不願讓本身無人機戰術運用構想曝光,確實值得探討與深入觀察。

42639A5編按:印度空軍的疾風式戰鬥機。印度雖然是印太地區美國重要「伙伴」,但俄烏戰爭開始後,可能因為印度中立傾俄,而且今年是印度大選年,外加印度國內近年政局比較動盪,而且也大力打擊境內可能受西方政府資助的NGO,雙方關係似乎冷淡了不少,也不見得印度主動去參與太平洋的軍演。(網絡圖片)

 

同時美國在過去數年來,不斷高調倡議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與四方安全對話(QSD/Quad: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希望能夠拉攏印度,但始終沒有辦法獲得新德里積極回應;而其中最積極爭取印度空軍參與之演習訓練項目,其實就是「對抗北方」年度系列性空中武力演訓活動。看來今年還是未能如願,新德里並未積極回應,甚至都未能派遣觀察觀摩人員,美國與日本以及澳洲所打如意算盤,看來亦未成真。

最後就要提到,以往「對抗北方」年度系列性演習活動,儘管美國都會派遣B-52型轟炸機進駐關島參加演訓課目,但鮮少在演習過程中,實施遠程機動飛航至日本海、東海與南海等海域示威,今年不知為何媒體有此等臆測,亦有政論人士隨之起舞,加油添醋刻意渲染。但查閱歷年紀錄以及今年官方所發布媒體資訊,恐怕亂猜B-52型轟炸機會藉由「對抗北方」年度系列性演習活動,前往中國大陸周邊海上空域飛行示威,到最後又會是烏龍一場吧?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2-18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