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呂琪:高速公路變身緊急機場

2024-02-27 13:44:55 最後更新日期:2024-02-27 14:53:51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w700d1q75cms 5編按:解放軍對上一次「公開」使用戰備公路跑道起降,要數到2014年了,圖片可見一架10年前制式塗裝的殲11戰鬥機正在起飛。(圖片來自連結1)

 

1月24日,北約積極籌備的2024年聯合軍事演習——「堅定捍衛者2024」開始集結,這場軍事演習計劃於2024年2-5月在德國、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展開。除了北約的正式成員國外,一些未正式加入北約的國家,如瑞典也將參加此次演習,預計參演的國家將達到32個。

軍演劍指俄羅斯

堅定捍衛者」演習是北約自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將集結約9萬名士兵參與,空中作戰任務將達到500至700次,投入50多艘軍艦,800余輛主戰坦克、3000輛各型裝甲戰車以及1100多門大口徑火炮或火箭炮。

3c82d175gy1hmhiji9nj1j21x40x3hdu編按:堅定悍衛者演習的海上核心力量,原本是伊利沙伯號航空母艦,但因為臨時發現嚴重機械故障,才由訓練遠少得多的威爾斯親王號頂替,但威艦也因不明原因而延後一日才前往演習海域,差點釀成更大笑話。(網絡圖片)

 

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羅伯鮑爾(Rob Bauer)在軍演前稱:北約各國必須為未來20年內,與俄羅斯爆發全面戰爭做好準備。此次軍演模旨在提高北約軍隊的協同作戰能力,核心目標是演練當俄羅斯對北約成員國發動潛在侵略時的反擊方法。所以,軍演將首次使用真實的地理資料,使得演習更加接近真實的作戰環境,為參與部隊提供了模擬的戰場經驗。

23A編按:堅定悍衛者演習也包括近極地區陸上演習項目,圖中相信是其中參與演習的羅馬尼亞軍及其TR-85型戰車。(網絡圖片)

 

俄羅斯方面對此次軍演表示強烈反對,認為這是一種挑釁和威脅。俄羅斯外交部發表聲明稱,此次北約組織的軍演是針對俄羅斯的,旨在加強其在歐洲的影響力和軍事實力。1月26日,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紮哈羅娃稱,北約正在舉行的「堅定捍衛者2024」軍事演習,將會增加俄方與北約國家出現軍事衝突的風險。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1月25日抵達加里寧格勒州,這裡設有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司令部,並部署了跨兵種軍事集群和堅固的防禦工事。普京表示,每個國家都應該以自身國家利益為導向,並尊重合作夥伴的利益,俄羅斯永遠不會棄自身利益於不顧。加里寧格勒是俄羅斯在波羅的海地區的一塊飛地,面積有1.5萬平方公里左右,位於波蘭和立陶宛之間,北與芬蘭、瑞典隔海相望,南鄰波蘭,西臨波羅的海,東部和東北部與立陶宛接壤。

 23A1編按:由芬蘭的公路上起飛的挪威F-35A戰鬥機。這主要是防範俄國的威脅。Photo © Ole Andreas Vekve, Norwegian Armed Forces

 

軍機起降高速公路

這次演戲的另一個看點,就是將進行演練己方機場遭到俄羅斯方面襲擊後,北約成員國使用高速公路進行戰機的起降。這也不是北約新的演習項目,2023年11月,北約在芬蘭中部就進行類似的演練,當時挪威空軍的兩架「F-35A」隱形戰機在一條公路上徐徐降落,這是該型戰機首次成功在標準機場以外的地方著陸。

俄烏衝突讓各國看到,一旦戰事爆發,空軍基地將成為被攻擊的首要目標。作為北約各國空軍野戰訓練的環節之一,這場突襲式操演很有必要。英國「空軍科技」網站分析認為,俄烏衝突爆發後,歐洲各國意識到疏散高價值軍事資產的意義,希望更靈活地部署軍用飛機,不再依賴那些引人注目的固定基地。

e5164b4ab5efb70006a34ec237b4a99c編按:雖然戰備公路跑道最早出現是二戰初期的英德兩國,不過當時螺旋槳戰鬥機與輕轟炸機 / 攻擊機的起降要求並不苛刻,平直硬草地等都可輕易起飛,故對專用戰備跑道的需求並未有特別高。這點要到二戰後噴射機普及化才開始變得重要。(圖片來自連結)

 

高速公路作為戰時各國飛機的緊急機場並不新鮮。二戰時期世界上第一條高速公路是二戰前德國興建的科隆至波恩的A555號高速公路,全長雖然只有18公里,但是整條道路建築品質極高,採取封閉管理,只允許機動車上路,成為了世界高速公路的開創者。

德國政府早期並沒想過把高速公路當做機場用,但隨著二戰中後期,英美的轟炸機不斷空襲德國,德國機場基本處於癱瘓狀態,導致戰鬥機無法正常起降。為了應對這一情況,德軍開始想到將寬闊筆直的公路改造成臨時機場跑道,從而應對緊急情況。得益於優質的施工建築標準,德國大部分的高速公路稍加改造就可以為當時德國的飛機使用,可算是解決的了當時的燃眉之急。

編按:片段為瑞典的龍式戰鬥機使用獨特的戰備跑道系統及公路的小路設施等作為疏散、野外 / 路邊維護及整備出擊的場地。龍式相信是第一架能作公路部署起降的先進攔截戰鬥機。

 

戰後發展至今,民用的高速公里轉成戰備高速已經成為大國軍備的標配,平時作為正常的高速公路供汽車通行,一旦戰爭爆發,這些高速公路將迅速轉變成戰鬥機的跑道,以迅速應對各種變局。

0dbabdafb93443d388d4e5afbec493f0編按:JAS-39可說是瑞典戰鬥機研發的巔峰,其也引入全動式三角前翼,其中一個原因是想進一步縮小起降距離,方便利用公路緊急起降。(圖片來自紳寶官方網站)

 

中國的備戰公路

如今中國已經是全球高速公路里程最長的國家,中國的戰備高速也伴隨高速公路建設同步展開。1980年代末,中國東北的沈大高速公路建造完成後,中國空軍就於1989年9月在該高速的某路段開展戰鬥機起降演訓,當時中國主力機型「殲-7」、「殲-8」和「伊爾-14」運輸機等都在上面試飛過。2014年5月,中國空軍又在河南鄭民高速上進行起降訓練,參演的有「蘇-27」系列、「運-7」和「直-9」等。不過,要想成為戰備高速,必須滿足下列幾個條件:

unnamed 25編按:1989年9月,在瀋(陽)大(連)高速公路系統賞試起降的伊-14運輸機及整備中的殲7。戰然戰備公路在中國也很早出現,但由於早期備降機場建設不少也足夠使用,反而70-80年代內蒄及東北省份因為直面蘇聯遠東軍區的威脅,對公路戰備跑道的需求更高,而且中國70年代時和瑞典空軍交流不少,甚至接近購買龍式(SAAB-35)和雷式(SAAB-37)的地步,在交流中中國也接收到更多且更廣泛的公路疏散空軍力量的概念。(圖片來自中國空軍網)

 

公路必須要夠寬。目前中國裝備的主力戰機的寬度「殲-10」是8米多,「殲-20」為13.8米,「殲-11」系列戰機是最寬的機體寬度將近15米,因此要允許現役的戰鬥機起降的高速路段寬度至少要在15米。按照中國的《道路交通法》上規定,高速公路單車道的寬度為3.75米,現在我國的高速公路最少都是雙向四車道,正好是15米。中國的高速公路在寬度,能滿足大型運輸機以外的所有型號戰鬥機的緊急起降。

 Awq2e(編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公路建設也是多年來頭等大事,不過當年的公路大都只是兩至三線行車,能容納的也只有戰鬥機或輕攻擊機水平的戰術飛機。(網絡圖片)

 

這段公路必須要夠直。這個很好理解,畢竟戰鬥機的起降都是走直線的,長度在2000米以上,不能有轉彎的的地方,路面上也沒有路燈、指示牌、高壓線、高架橋等。出於駕駛安全考慮,高速公路在規劃建造時,就不能出現太多太長的筆直路面,因為這樣容易讓司機在駕駛中出現疲勞和走神的狀況。但戰備高速公路必須保持平直,至少有3000米以上的路段必須是完全平直的,因此國內的高速公路作為戰備高速的路段,才會有三公里以上的筆直路線。如果大家開車在高速公路上遇到很長距離的一段直線,路基也沒有照明和指示設備時,這一段大概率能成為戰備高速。

images 9編按:一級國道的多線行車能力與重載貨車承受能力,也能作為戰鬥機、轟炸機甚至戰略運輸機起降與整備的關鍵,(網絡圖片)

 

這段路必須要夠重。現代戰機都是噴氣式飛機,飛機本身就重,再加上高速降落時對路面的衝突,這決定這段高速公路的承重能力必須特別強。以中國主力戰鬥機「殲-11」系列來說,該機的重量最大能達到36噸,「殲-20」則為17噸左右,這就決定了戰備高速的承載重量不得低於40噸,這要求地面必須有足夠的厚度和承受能力,確保路面不會被戰鬥機壓垮。所以戰備高速不能出現在橋樑上,而建在山區的高速公路,它們與成為戰備高速基本絕緣。

 X street編按:瑞士也是一個對戰備跑道有較高需求的國家,而且機場與公路網的空間都不太足夠,他們不但把機場建在高速公路附近且有公路連接(甚至公路就在機場範範圍內),他們所需要的戰鬥機也要有好的短場起降性能,以在更短的公路跑道上起降。圖為瑞典60至80年代的主力F-5E型戰鬥機。(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這段路必須要夠近。這裡說的近指的是離部隊機場盡可能地近,這樣是為了方便進行補給和簡單的維護。戰備高速僅僅是戰時進行緊急起降的,它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機場,所以如果它距離部隊機場太遠的話,人員和物資的調配就非常不方便。雖然戰備高速通常只是在戰時給緊急起降的飛機進行加油,裝彈等的基本操作,但是這也是需要足夠的場地和人手的。因此除了要離部隊機場近,還要離一個大型的高速公路的服務區近,這樣在進行多架飛機起降加油和裝彈時不至於施展不開。

目前,中國的高速公路通車里程17.7萬公里。在中國北方自駕旅行時,經過四通八達寬闊的高速公路,只要具備寬、直、重、近這四項基本條件,可能已經走在戰備跑道也未知。至於具體哪一段路才是國防戰備機場,只有部隊才知道,這畢竟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國防軍事秘密。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2-27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