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呂琪:航母的鉚釘與煙草廠有何關聯?

2024-03-03 02:02:50 最後更新日期:2024-03-04 10:48:05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IMG 1257

 

2023年中國的第一納稅大戶,毫無疑問再次花落中國煙草公司,資料顯示中國煙草2023年全年納稅超過1.4萬億人民幣。去年中國排名前十的納稅大戶中,第二至第十位繳納的稅金加在一起,也不如中國煙草一家多,可以說是「一家獨大」。

抗戰逼出來的煙廠

2023年中國的軍費預算是人民幣1.55萬億,基本與當年的煙草稅持平。中國煙民戲言:「你抽的每一支煙,都是射向敵人的子彈。你不抽,我不抽,國產航母誰來修?」雖然這更像是一句玩笑,不過中國解放軍早期的軍費開支裡,香煙確實作出了很大的貢獻。

MAIN201406231055000402861006437編按:抗戰開始沒多久,重慶中央政府給予八路軍的物資和金錢已變得不穩定,且大規模遊擊戰開銷也很大,延安開始的大生產運動更多是補足延安地區和華北戰區八路軍供應不足的情況,不但包括提供軍需給養,甚至有軍事相關的輕工業。(圖片來自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在紅軍年代,共產黨部隊的軍費大都靠自己籌集。1936年西安事變國共兩黨開始聯合抗日後,共產黨的部隊被整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和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新四軍)。從這個時候開始,共產黨的軍費和物資裝備由國民政府統一發放。

不過後來由於忌憚共產黨的發展速度,國民政府開始拖餉欠費不給裝備。1941年1月隨著皖南事變爆發,國民黨更是直接停止了八路軍、新四軍的軍費和援助,於是「大生產運動」就此展開。不過在保障作戰物資以後,部隊的生活物資保障也提上日程。

當時的新四軍,主要在長江中下游開展抗日鬥爭,周邊不僅有製造摩擦的國民黨軍隊,還要面對日軍和汪偽政府的各種清剿,戰略環境非常惡劣。新四軍當時的根據地——蘇北地區鹽鹼地太多,農耕條件不甚理想,無法像其他抗日根據地一樣,開展大規模的農業生產。

0FB8A編按:到抗戰中期,由於國共關係惡化,前線與敵佔區的新四軍及其他敵後武裝就已沒可能得到中央支援,延安方面也因為距離太遙遠,物資要完全自己想辦法。加上當地始終比華北和陝北富裕,故才打起「香煙支援抗戰」的想法。圖為百團大戰時的八路軍。(圖片來自連結1)

 

不過由於這個地方離上海比較近,早期蘇北很多人都有去上海、南京等大城市討生活的經歷。有不少人進入工廠做工人,在工廠裡學會了很多製造手藝,比如鉗工,電工等等。而隨著日軍侵佔上海、南京,工人們開始回鄉下避難,這就使得當時的蘇北地區不缺乏各種技術工人。而皖南事變後新四軍進入該地區,就充分利用當地的這個優勢,成立各種自己的工廠,生產物資為己所用。

當時新四軍的處境並不好:所有部隊都處於封鎖之中,基本沒辦法從外界獲得物資,吃、穿不是敵人手裡繳獲,就要自給自足。而戰場的硬通貨香煙,除了自己卷的「大炮筒」,就只有在打仗從敵人手裡繳獲香煙。1942年,當時新四軍某部剛開完軍事會議,幹部們領到任務之後便起身離開會場。這時,一大群戰士突然湧進會場,滿地找煙頭抽。時任新四軍副軍長兼第2師師長張雲逸將軍看到這一情況後很是心疼,為瞭解決大家的抽煙問題,張雲逸決定開設一家軍管捲煙廠。

 0FB8編按:新四軍根據地生產的飛馬牌香煙,其生產公司新群煙草隨軍北上,輾轉遷至山東青州,在建國後改名為青州捲煙廠,延續至今。(網絡圖片)

 

「四爺」的飛馬煙

當時的條件下,新四軍要建立一個捲煙廠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首先就是廠房和設備問題,以及生產香煙的原料和工具。其次就是經費問題,新四軍的公賬上沒多少錢。就在張雲逸左右為難的時候,時任新四軍第二師供給部部長的胡弼亮帶來一個好消息:新四軍在淮南的銅城鎮上發現一個廢置的小型捲煙廠。

該廠是幾位鄉紳聯合創辦的,原本效益還不錯,可後來因為當地國民黨政府的橫徵暴斂,廠子難以為繼。張雲逸當即讓胡弼亮想辦法湊一筆錢入股該廠,由新四軍第二師出面保護並入股,再通過這個煙廠來實現開工廠想法。

 2022AA910編按:抗戰時無論淪陷區還是後方,法幣還是流通貨幣,不過由於日軍企圖搞垮法幣的幣值,同時重慶政府又因財政收入大減而被迫濫發貨幣,結果法幣貶值相當嚴重,部分地區甚至回到以貨易貨的情況。這時一些原木就高價值的貨物,就能拿上來當貨幣了,例如香煙,以及不太見得光但被更多人視為「地下貨幣」的……鴉片。

 

事情進展很順利,資金、人員都由新四軍出,管理權也交給部隊。煙廠的老闆不參與生產,可以提意見,能分到收入的兩成。期間新四軍想辦法搞到了兩台捲煙機、一台印刷機設備,又從上海的捲煙廠請到兩位技師。為了搞好品質,新四軍可謂費盡心思,從原材料選擇到加工方式,再到包裝紙的設計與印刷,力求完美無瑕。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新四軍的群眾煙草公司正式成立。生產的香煙叫「飛馬牌」,寓意發展如駿馬奔騰,並第一時間分發到了部隊。官兵們在抽了這種煙後讚不絕口,直言其口感不輸日本人的「老刀牌」。捲煙廠見狀連忙想辦法購置新的機器,進一步提高產量。幾個月之後,捲煙廠的產能擴大。

0074AOvD編按:戰爭時期,國土被佔領部分或者全部的國家,其物資供應都異常艱難,謀暴利的黑市貿易,佔領軍、反抗組織和當地民眾,甚至黑幫也多有參與這種隱秘的貿易。(網絡圖片)

 

滿足軍隊需求後,煙廠開始將多餘的產品投入市場,結果大受歡迎,香煙供不應求。煙廠的收益一部分留下來,用於工廠的日常維護與運營,其餘大部分上交給新四軍後勤部門,緩解了新四軍的經費困難。遠在延安的八路軍也很喜歡新四軍的香煙,每次新四軍的同志到延安去開會,除了帶檔之外,都會帶一些香煙慰問八路軍戰士。

到了抗戰後期,日軍也愛上了新四軍生產的香煙,甚至還由此誕生了敵我交易的「黑市」,新四軍允許日軍用軍用物資來交換香煙。日軍也不含糊,為了食啖煙,槍支彈藥都敢拿出來換。有一次,某地的日軍想多換一些香煙,但帶得槍又不夠,於是提出要用日軍近期下鄉圍剿新四軍的軍事情報來交換。這樣的買賣很划算,新四軍不假思索便同意了。

新四軍生產的香煙非常暢銷,在後來不少侵華日軍的回憶錄裡也曾記載過這種香煙。他們在得到「飛馬」香煙後,直接放在他們的「老刀」牌香煙的盒子裡,偽裝成自己的煙來抽。而在敵佔區不少老百姓都把「飛馬」香煙,稱為「四爺」的煙(意指新四軍)。

4304953編按:即使是國民黨控制地區,也採用同樣的方法製作及專賣香煙,以保證政府收入並支援抗日戰線。(網絡圖片)

推而廣之的煙廠

既然有「四爺煙」,相對應的也有「八爺煙」,八爺煙就是當時山東八路軍軍區部隊的利民煙草公司所生產的「大雞牌」香煙。利民煙草公司的開辦時間要比新四軍的群眾煙草公司稍晚,但不同於「飛馬」是由新四軍二師與地方煙廠合作生產的,「大雞」香煙則是完全屬於八路軍自己的煙草公司。

新四軍群眾、利民煙草公司的成功,令各個抗日根據地也有樣學樣,都有生產自己香煙的工廠。比如新四軍第三師,就在鹽城的阜寧縣也設立了一個捲煙廠,取名「東海煙草公司」,生產「黑貓」、「金虎」和「飛虎」幾種牌子的香煙。而晉察冀軍區政治部在河北阜平,創辦了「大豐煙廠」,冀中軍區八分區在河北河間創辦了「源豐煙廠」,七分區司令部創辦了「六聚煙廠」等。

 202209072137308910編按:東海煙草公司在戰後改名蚌埠捲煙廠,現在已改隷安徽中煙工業有限公司,圖為2014年正式投產的新工廠。(圖片來自連結)

 

抗戰勝利後,新四軍和八路軍山東軍區合建為解放軍華東野戰軍(即後來的解放軍第三野戰軍)。1949年上海解放,「飛馬牌」香煙還跟隨第三野戰軍進駐上海。1949年5月,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接管中華煙草公司及其下屬三家捲煙廠,成立上海國營中華煙草公司,並開始生產「飛馬牌」香煙。現在國內知名度極高的「中華牌」香煙就是來源於此。而「大雞牌」香煙自1943年創建,到2006年停止生產,存在了63年,比「飛馬牌」香煙的歷史還長。

20240108102656 884ldwr8rd編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至今,煙早專營相關的稅收仍然極為龐大,也是支援中央財政的重要保障之一。(圖片來自煙草在線)

 

小小的一盒香煙,卻承載著一段沉甸甸歷史。它不僅在抗日戰爭中為八路軍、新四軍提供財力資源,在新中國建設之中,「飛馬」、「大雞」等品牌香煙也繼續為新中國的經濟發展做貢獻。「吸煙有害健康」是現在人的共識,但煙草對國家的貢獻也是不能抹殺的。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3-03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