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石琪﹕香港藝術節歷史政治劇 《凱撒》民主與專制 《茱莉小姐》華洋恩仇

2024-03-08 16:33:17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403082舞台劇《凱撒》與 《茱莉小姐》宣傳海報

2024年第 52 屆「香港藝術節」正在舉行,我看了兩套中西合璧的節目,都是華人改編演出西方著名舞台劇,都涉及歷史和政治,而在形式與內容上作出別開生面的發揮,在今時今日有重要意味。

台灣戲曲名家吳興國 領銜的「當代傳奇劇場」,三十多年前創團作品《慾望城國》,就是改編莎士比亞名劇《馬克白》( Macbeth ),變為新派京劇,獲得國際讚賞。

今次該團來港演出《凱撒》(Julius Caesar),是吳興國改編第六部莎劇。他亦是藝術總監和導演,與雷碧琦聯合改編,許舒亞作曲,林秀偉編舞,吳興國和上海「崑曲王子」張軍首次同台主演。

這部京崑唱腔演出的新歌劇,舞台設計配合 「電腦映像」亦優異,做到新舊華洋交融。全長只是一小時四十分鐘,一氣呵成,劇力緊湊。——2026 年將應邀前往意大利古蹟劇場重演。

古羅馬凱撒大帝南征北戰,功業彪炳。但這版本的正式主角並非凱撒,而是刺殺他的卜拓思Brutus,原是凱撒愛將,由於不滿凱撒稱帝,結束了共和政制,因此與元老們謀殺他。此劇特別強調 「民主共和」與 「獨裁專政」的政治鬥爭,卜拓思為民主而殺死他敬愛的恩師,簡直大義滅親。

然而殺死羅馬功勞最大的英雄領袖,卜拓思和元老們被視為叛徒,發生慘酷內戰。劇中屢次提到歷史上這種情況不斷重演,「民主」與 「專政」之爭釀成很多悲劇。到了今日世界,世人幾乎公認 「獨裁專政」不好,可是 「民主」也問題多多,美國民選經常導致民意撕裂、多次暗殺; 台灣民主化成功 亦醜聞不少。

張軍飾演卜拓思,外型英挺,高尖唱腔出色(京崑小生唱法都半陰半陽),佔戲最重,高呼「我愛凱撒,但我更愛羅馬」!終於用刺殺凱撒的刀自殺而死。他亦兼演詩人、預言者。——吳興國則飾演凱撒、賈修司和安東尼,每個形象大異。其中擁護凱撒的安東尼,在莎劇中哀悼凱撒的演講詞很經典,「Friends, Romans, countrymen, lend me your ears……」,曾是英語教科書必備,不知現在學生是否也必讀?此劇譯為國語古文唱出。

《凱撒》羅馬古裝,加上中式長袖,妙在還出現一個現代青年考古學者,拿着攝錄機,拍攝那些古羅馬鬼魂。

此劇沒有提及的是,凱撒大帝使羅馬由共和變為帝國,羅馬帝國鼎盛,凱撒亦成為後來歐洲不少帝皇的稱號。凱撒專政獨裁但愛民,被民眾愛戴。——也要補充一點,就是古羅馬的 「共和」由元老院集體話事,與 「現代民主」大有分別。無論如何,「民主」與 「專政」的爭論,在今日華人世界相當重要而又敏感,此劇可以引起觀眾自由聯想。

吳興國現年七十歲,場刊說《凱撒》可能是他告別舞台之作,那就很有紀念性。

今年 「香港藝術節」 我看的第二部中西合璧節目, 是 《茱莉小姐》(Miss Julie),原是瑞典史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 的「自然主義」著名話劇,寫於1888年,1906年在斯德哥爾摩首演。——茱莉小姐是伯爵之女,與男僕發生關係,這男僕企圖向上爬,又與女廚娘有婚約。結果因階級分歧與感情矛盾,三人的夢想都破滅了。

現在新版本由生於香港、現居英國的吳翠茵編劇,劇情改為二次大戰後的香港,除了上下層階級問題,大大加入英人華人之間的種族恩怨。場刊說此劇已在英國和新加坡演過,今次應邀「回流」香港,變為全新英粵雙語版本,黃龍斌導演。

石琪 「半個秘書」陸離按: 獲獎不少的著名舞台劇導演黃龍斌,2005 年曾與 後來成為同樣獲獎不少的多面化演員 +音樂劇演員 林澤群 合組 「異人實現劇場」, 在小劇場演出 創團作品 喜鬧劇 《二人前‧二人後》, 其中一節二人分飾兩隻不同性格的 「17年蟬」,由生到死,發人深省。如今事隔多年,不知仍有因緣重演否?

《茱莉小姐》舞台上一開始就充滿歷史政治性,投映舊紀錄片,顯示鴉片戰爭,割讓香港,而至淪陷於日軍,以及日本投降的變遷。亦多民生景況,洋人與華人貧富懸殊,好像天國與地獄。

正式劇情發生於1948年農曆新年,港島山頂一個英國大班豪宅的廚房。梁仲恆飾演男僕兼司機,高大有型,曾行船周遊世界,英語流利,還懂一些法語。黃呈欣演廚娘,也會英語,和司機相戀準備結婚。

茱莉小姐由混血的張馨梅 Mei Mei Macleod飾演,這角色嬌生慣養,任性愛玩,但沒有階級與種族歧視,對廚娘親切,更與司機調情,進而交歡。茱莉小姐天真地以為可與司機遠走高飛,偷取父親夾萬的錢,企圖前往關島開旅店,甚至帶同廚娘一起過新生活。

劇中也提及茱莉的已故媽媽是混血兒,香港淪陷時兩母女關入集中營受苦,媽媽在苦難中樂於助人,不滿勝利後大班丈夫再度大男人、大洋人地高高在上。因此茱莉可算是反歧視的新女性,而廚娘照顧她也情如母女。

不過,階級與種族的鴻溝,在那個年代難以消除。司機的心態亦很矛盾,他愛廚娘,又想利用茱莉小姐發達。同時他一方面有民族自尊,要抬起頭來;另一方面有奴性自卑,慣於替洋人大班擦鞋。他不敢犯法逃亡,又害怕離開豪宅後難以謀生。於是,這三個角色都難以收科,茱莉更陷於悲劇。

黃龍斌的導演手法一向有新意,今次頗多形體動作以及現場錄影,包括映出茱莉與司機在汽車上的交歡戲。對白中提到年宵花市,廚房內煲當歸湯,都有香港華人特色。最奇特是豪門洋狗女與外間唐狗男交合懷孕,廚娘要㷛藥為牠墮胎,人飲就會中毒而死,成為劇情演變的一大關鍵。

《茱莉小姐》的香港版本很有創意,自由發揮而大致上合情合理,兩女一男都演得好。唯一比較牽強之處,是司機角色有型又懂外語,見過世面,在1948年香港應該不太擔心搵食艱難。因為戰後英治香港復甦,亦是中共在大陸建立政權前一年,大量上海及其他內地人才、資財來港,男主角不做大班司機也可在洋行及華人機構謀職。他的條件太好了,前往外埠也不愁沒有出路。

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香港懂英文、識駕車、去過外國的華人不會太多。反而現在香港而至大陸的大學生、留學生多了,競爭劇烈了,不易出人頭地。據報內地很多大學生失業。香港大學生也太多了。至於種族問題,現在少了明目張膽的歧視,多了平等、融合和通婚。不過 「種族矛盾」仍然存在,還全球化、複雜化,很難妥善解決。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3-08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