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災害應變能量 檢視社會韌性

2024-04-04 23:48:13 最後更新日期:2024-04-05 13:08:48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SSQ111編按:花蓮災情比較嚴重,因為早上上班時間,而且地震震央發生在25公里外的海底,地震級別亦未引發很大的海嘯,變相減輕災情。(圖片來自連結)

4月3日7時58分臺灣東部花蓮發生芮氏地震規格7.2級強震,儘管周邊各方對於強度測定結果存在相當差異,但此次震災確實是震撼臺灣社會,但在此同時亦在考驗整體社會應對災變時所具韌性。

近年來在國家安全專業社群中,許多學者專家經常會援引源自西方國家,諸多涉及國家安全、國土安全、關鍵基礎設施或是資訊安全相關政策報告,經常運用「韌性」(Resilience)該辭,用來描述或是定義遭受自然災害或是人為威脅與攻擊後,對於損害之承受應變與恢復重建能力。

SSQ111D編按:軍隊在災難應變中本來就有很吃重的角色,這是因為陸軍通常有大量工兵器材及直升機,除人力救災外還有大量器材可以開通道路及緊急運輸用。其中工兵的舟撟部隊與架橋車對於橋樑及道路交通中斷就很有機會派上用場。(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儘管各方對於韌性該辭並無統一定義,同時在各種不同安全面向上,其意涵確實是存在相當程度差異,但整體說來,不論是任何涉及安全面向與議題,只要是提到韌性,基本上都是指事後應對、管制、修復與重建,而非事先防範、預警、對抗與阻止。但如何能夠增強與提升韌性,基本上都要在遭受災變或是人為攻擊與傷害前,透過各種預設機制以及儲備能量,以便提升應變與修復能力,達到提高與鞏固韌性之目標。

在此必須要提醒,面對自然災變所希望建構與鞏固之社會韌性,其實是與面對人為威脅,特別是軍事威脅所能夠運用防護措施與手段存在明顯差異。舉例來說,面對軍事威脅,可能在戰時遭受敵方攻擊目標與設施,確實可以運用偽裝、掩蔽、誘標、偽裝、隱蔽或是混淆等傳統軍事措施,增加敵方辨識定位困難度,但是當面對諸如地震、颶風或是暴雨等自然災變威脅與侵害時,此種軍事戰場上能夠獲得隱蔽或是掩蔽保護效應手段,就會變成毫無意義。

1667972616編按:大型無人機未來在救災當中可作更佳的運用,例如前出評估災情,作為臨時貨運工具將物資投放到邊遠地區,甚至能作為大型空中基站,協助恢復災區網絡供應。(圖片來自連結)

 

所以若要考量面對不論源自天然災變抑或是人為破壞,都能夠增加應對韌性基本原則,就必須考量更加周延,才能夠獲得實質效益。因此若要增加社會韌性,各項基礎設施與運作體制都要在消極面上,考量備份、替代、加固、疏散、應變以及修復等不同基本原則。

首先來談備份,其亦有時被稱為備援,原則上備份係指遵循「持盈保泰」之理則,增加關鍵基礎設施或是社會體制運作餘裕能量,就算其遭受災變或是攻擊而使部份單元喪失效能時,亦可運用備份系統或是體制內作業能量予以補足。當然就各個不同形式關鍵基礎設施或是社會運作體制來說,藉由備份以便因應自然變故或是人為攻擊與傷害,所能獲得應變補強效果並不一致,但此等原則確實是最簡單有效方式。韓信點兵多多益善,本錢夠不怕厄運來磨,就是真正道破這個道理。

SSQ111B編按:原本作為廣大郊區沒網上服務的頂替,星鏈系統不但對於災區恢復有限度通訊與緊急網上服務有很大作用,甚至可作為重建暫時性的救災指揮網絡的重要通訊手段。(圖片來自連結)

不過,當平時就增加備份能量與備援機制時,必然會增加相當程度營運成本,儲備隨時能夠切換運作之硬體設施與營運體系,確實在投資成本上會受到質疑,此將成為主事者在估算經濟效益時,所必須面對挑戰。此外吾人必須注意到,所有運作體系都有關鍵罩門與死穴,當重要節點與管控中心受到攻擊或是因為自然災變受損時,這就好像人類腦部受到損傷,除非對此亦有備份或備援體系,否則關鍵基礎設施與社會運作體系亦無法逃脫暫時癱瘓命運。

建立替代系統能量亦為防範實質殺傷或是自然災變有效手段;儘管此等替代能量必然不能與原有關鍵基礎設施功能一致,但應當以足夠維持社會基本運作,視為建構替代系統能量基本目標。比方說許多通訊網路,都有其他的通信方式作為替代系統。交通運輸網路遭受破壞時,亦可經由其他交通系統維持社會運作。某些特定能源產製或供配體系受到破壞產生損傷後,藉由其他形式能源暫時應急替代,期能維持社會與產業體系正常運作。

SSQ111C編按:因應美軍招標流動核反應堆,作為基地獨立能源,核能科技公司HoloGens提出的流動核發電堆模型。這亦是災難中電力大規模破壞後相當可靠而無需補充燃料的後備電源。不過某島的盲反核群體一定不敢使用。(圖片來自連結)

儘管如此,確實亦有某些特定關鍵基礎設施或是社會運作體系具有其不可替代性。因此替代系統原則上僅能作為應急方案,正本清源之道仍在於儘速使原有關鍵基礎設施或是社會運作機制恢復其既有功能。正因如此,最重要消極應變手段,到頭來還是損害管制與應急以及最終完整修復重建作業。

除備份與替代方案外,通常面對自然災變侵害或是各項軍事威脅與恐怖攻擊,在防護上還是會考量到在關鍵節點予以加固,但是不論如何加固,許多要維繫社會運作所需關鍵基礎設施以及作業體系,都不能完全被加固設施完整涵蓋;舉例來說,某些發電廠或許可以轉入地下化,將設施透過掩體加以防護,但對外提供電力所需輸送網路,再加上調變電壓之變電所,亦不可能透過加以完整保護。所以儘管加固確實可以增加防護能力,提高整體韌性,但卻不能完整解決所有問題。

B06A00 P 02 02編按:核電廠其實是最能抵受天災與地震的發電設施,這在過去天災中多次得到驗證,不過若果輸電或配電 / 變壓系統都被毀,那還是沒有什麼作用。圖為預定明年(被)退役的核三。(圖片來自連結)

 

當然疏散也是增加社會韌性重要思考面向;每個人都知道雞蛋不要放在同個籃子內之基本道理,但如何發揮思考能力,將此項原則運用到其他面向,這就必須要有想像力才行。舉例來說,避免將政府行政設施、發電廠、自來水處理廠、天然氣輸運站、區域醫療中心以及鐵公路車站,儘量不要集中在某個特定地點,其實就是考量在遭受人為破壞或是軍事攻擊時,不要產生連鎖效應或是受到波及。

基於同樣道理,為能維繫某個受到山地高原阻隔,對外交通不便地區運輸作業體系韌性,本諸疏散原則,就不能將其對外通聯公路以及鐵路幹線,集中通過某個特定地形要點或是隘口,否則萬一發生地震,在此地形要點發生山崩,就會讓鐵路與公路同時中斷。不過不管前述原則能否發揮效果,假若某個社會面對災變或是受到攻擊後,能夠具備強大修復作業能量,其實才真正足以證明這個社會能掌握應對韌性,經得起自然災變與外在攻擊威脅挑戰。

SSQ111A編按:台灣東部的花蓮若受災嚴重,較大的困難在於交通主幹道因地形關係,只能南北沿海岸線前進,一旦受災被斷路,就只有海路能進行救援。圖左因為山體滑坡而封鎖公路,甚至差點切斷鐵路運輸;圖右的蘇花公路大清水隧道出口段的道路,即因地基塌陷而完全斷裂。(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最後就是要維護與鞏固社會韌性,透過預警以及反制兩個面向之積極防衛手段,是否可獲得相當效益,其實是存在爭議。對於天然災變來說,某些像是颱風或是暴雨確實可以獲得預警,但若像是地震,到目前來說,預警措施還是效益相當有限,同時其對於事後應變所能顯現韌性來說,其實亦無因果關係。同樣就反制手段來說,主動追緝可能對社會產生威脅之犯罪組織或恐怖活動集團,或許可以獲得某種效果,但這亦非建構社會韌性合理面向,在此就不再繼續深入討論囉!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4-0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