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石琪﹕臭戲《小菊的世界》 正牌屎片 日本得獎

2024-06-11 15:54:31 最後更新日期:2024-06-11 16:20:49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406112《小菊的世界》宣傳海報

大玩屎尿屁的影片,或會引起觀眾嘩然起哄,爆笑起來,成為通俗綽頭。而且兒童喜歡,因此「合家歡」影片也會拿屎尿或「疑似屎尿」之物開玩笑。但污臭東西當然不能登上大雅之堂,唯有「神枱貓屎」例外,貓似乎沒有宗教觀念,在神殿聖堂也會偷偷排洩,弄到神憎鬼厭。

奇在日本片《小菊的世界》以糞便為主題,竟然被《電影旬報》選為2023年度日本十大電影之首,等於最佳影片。——日本《電影旬報》於1919年創刊,是目前世界上最歷史悠久的電影雜誌。

《小菊的世界》拍攝百多年前江戶時代末年,兩個貧苦青年以倒糞為業,與破落武士之女小菊成為朋友,其中一男還與她結上情緣。

此片由頭到尾屎尿多多,還放屁。「臭味相投」的兩男天天在市鎮茅廁糞坑清出糞便,不但無酬,還要付錢。然後用擔挑、推車和木船運到鄉郊,賣給農民做肥料,非常艱苦。下雨時,往往糞坑滿溢,通街臭屎,「倒糞工」真是極度厭惡性行業。相比之下,片中造棺材的老木匠還「高級」得多。

這種古老情況,當今觀眾大概多數覺得很離奇。其實昔日香港市區也有「倒夜香」的糞車和工人; 新界農村有糞池施肥。又有人往家家戶戶收集「溲水」廚餘,用來餵豬,年尾回贈一些食品。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大陸開放改革,廁所問題很嚴重,鄉間茅廁尤其恐怖,女遊客難以忍受,但急起來怎辦呢?

《小菊的世界》可能是全世界出現糞便最多的電影,幸而黑白畫面,偶爾閃現彩色,總算減少了屎尿淋漓的逼真感。然而觀眾亦可能仍會覺得充滿臭味,異常核突。

另一方面,導演兼編劇的阪本順治,拍法相當正經,構成不落俗套的寫實文藝愛情片。全片的庶民寫實感很強,活現小菊居住的大雜院式「長屋」日常生態,亦拍到倒糞者在武士大宅飽受欺凌,在農村也被地主刻薄對待。

只有黑木華飾演的小菊,沒有歧視兩個糞男,她性格爽朗,又是片中最乾淨、最有文化的人物,在寺院私塾教兒童讀書寫字。她的破落武士之家也禍不單行,父親遭殃,她重傷變啞,幾乎失去生存意志。

兩個糞男當中,池松壯亮飾演矢亮,粗野而好心,又能苦中作樂。寛一郎飾演中次亦是文盲,但英俊溫良,被小菊芳心暗許。這段愛情,加上街坊、和尚及兒童的善意,就使她「死過翻生」,逢凶化吉。——法號「孝順」的和尚也是妙人,看來不文而有幽默的佛性,我不禁想到中國禪宗六祖慧能,也不識字。

2023年的日本片,另有德國溫達斯Wim Wenders導演《新活日常》Perfect Days, 役所廣司飾演公廁清潔工人,大獲好評,得到「康城影帝獎」。 記得溫達斯早期的西德公路片,曾「直擊」大男人在郊野疴屎,妙在《新活日常》不見便溺,現代東京公廁相當衛生清潔。——《小菊的世界》拍攝百多年前江戶(東京舊名)則滿佈臭屎,兩片對比強烈,不約而同都符合莊子所說「道在屎溺」,而《小菊的世界》 更具體呈現屎溺的世界!

再提提《電影旬報》的2023年度獎項: 《小菊的世界》得最佳日本影片獎,《Tàr塔爾》得最佳外國影片獎 兼最佳外國片導演獎,《新活日常》的溫達斯得最佳日本片導演獎,役所廣司憑《新活日常》及另兩部片得影帝獎,《火影》的趣里得影后獎。

被稱為日本奧斯卡的「日本電影學院獎」,似乎最有主流代表性,選山崎貴編導的《哥斯拉-1.0》為最佳影片和最佳編劇,《新活日常》使溫達斯得最佳導演獎、役所廣司得影帝獎。安藤櫻憑《怪物》得影后獎,又憑《哥斯拉-1.0》得女配角獎,《月光之下》的磯村勇斗得男配角獎。

據稱比較偏鋒的「映畫藝術」雜誌,則選《花腐》為十大佳片第一,《福田村事件》第二,《小菊的世界》第三。奇在十佳沒有《新活日常》。——更奇的是,石井裕也導演《月光之下》和是枝裕和導演《怪物》并列十大劣片之首,這兩片都在香港公映過,我也在這裡談論過了。

至於《哥斯拉-1.0》,是東寶公司慶祝怪獸哥斯拉影片面世七十周年之作,贏得今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山崎貴不單是視覺特技專家,亦是擅長懷舊寫實人情味和民族精神的主流名導演,拍過《三丁目的黃昏》叫好叫座系列,此乃描述日本戰後復興的庶民群戲,某種程度上繼承了山田洋次《男人之苦》庶民喜劇系列的作風。

山崎貴亦對二次大戰的日本「零式戰鬥機」 和「神風特攻隊」很有興趣,拍過《永遠的零》,這些特點都融合在《哥斯拉-1.0》之中,比一般怪獸特技片多了言之有物的內容。青年男主角是「神風特攻隊」逃兵,經歷日本戰敗變成廢墟的苦難,終於與其他患難中人發揚「神風」精神,擊敗毀國毀城的怪獸哥斯拉,同時反對自殺式盲忠,要積極活下去。

該片成本一千五百萬美元,收入超過一億美元,很賣座。這成本比號稱花費三億港元的香港新片《九龍城寨‧圍城》低很多,而有怪獸大特技、惡鬥大場面和複雜的人物劇情,可見山崎貴的效率很強。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6-11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