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石琪﹕《從金鐘到莫斯科》 疫症之後 穿越時空

2023-11-24 16:45:52 最後更新日期:2023-11-24 16:59:23
石琪

香港資深影評人。1964 年開始寫影評至今。

2311242《從金鐘到莫斯科》宣傳海報

列車過了香港金鐘站,竟然穿越時空,駛往沙皇時代的俄羅斯。途中一個男子向陌生女子搭訕,自稱是導遊,因疫症失業三年。女的是演員,也無所事事三年,無聊中讀小說,讀的是契訶夫短篇小說集,在車上也書不釋手。

潘惠森編劇、李鎮洲導演的「香港話劇團」新作《從金鐘到莫斯科》,奇妙地把現實與狂想、今日香港與百多年前「帝俄」交錯串連起來,穿插着契訶夫筆下一個個諷刺小故事,構成荒誕而抵死的雜錦,簡直無厘頭。亦妙在無厘頭,發揮了「潘惠森式」無厘頭的本色。

此劇不像潘惠森編導前作《親愛的‧柳如是》那種大型「史詩」(沉重歷史加古雅詩詞),而是遊戲小品,輕鬆淺白,還引起我一些懷舊趣味,因為我在成長時期讀過一些俄羅斯小說,包括普希金、托爾斯泰、陀思妥也夫斯基、屠格涅夫、高爾基等。亦喜歡契訶夫幽默諷刺的短篇,很久之後才看到契訶夫的話劇翻譯演出,原來他也是戲劇大師!發覺他的嚴肅劇作跟他的微妙短篇大異其趣。

聞說俄國契訶夫(Anton Chekhov , 1860-1904)曾被譽為世界三大短篇小說家之一,另兩位是法國莫泊桑(Guy de Maupassant , 1850-1893)和美國奧亨利(O. Henry , 1862-1910)。這三位甚至被封為短篇之王。當然,這類封號不必看得太認真,因為他們之前之後,以及歐美之外,都有優異的短篇高手。例如清代中國用文言文寫《聊齋志異》的蒲松齡,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潘惠森顯然很喜歡契訶夫的短篇故事,今次選用了超過十則。最諷刺是「小公務員之死」,他打一個乞啑,恐防得罪高官,不斷上門道歉,反而自陷悲劇,真是可笑又可悲。父親失錢,怪責兒子,釀成烏龍錯模的「審判」。在獵巫成風之下,人人都可舉報,開明女子就變了「罪人」。「七萬五」是多角戀情中,一張作為恩情信物的彩票中獎,沒有使好人轉運,反而讓滾友得米。

不少角色渴望離開封閉落後的鄉鎮,前往自由繁盛的莫斯科,未婚鴛鴦因而出事惹禍。「夜鶯演唱會」的浪漫愛情,能否保持浪漫呢?結伴釣魚是美妙抑或苦悶?——最奇幻是有黑洞的「柳樹」。最後葬禮的「演說家」就非常黑色搞笑。

這些小故事互不相干,至於和香港有什麼聯想,或是風馬牛不相及呢?那就要觀眾自由判斷。——無論如何,此劇是潘惠森拿契訶夫短篇自由發揮,加以漫畫化,粵語對白尤其有香港式鬼馬。

李鎮洲的導演手法向來不俗,今次也別具風格,結合阮漢威的佈景、劉銘鏗的燈光、形成變化多端的光暗綫條,活用「點‧綫‧面」。——何珮姍的服裝、陳偉發的配樂,則帶來舊俄羅斯風味。

「香港話劇團」眾多演員合演,多數一人扮幾角。貫串全劇的就是列車上那對港男港女,陳嘉樂演導遊馬泰星/星馬泰,麥靜雯演着迷於契訶夫的陳小燕,都相當生動。

列車從金鐘到莫斯科,最後回到金鐘。我想起十多廿年前看過一段香港獨立短片,拍攝地鐵一站一站,開門見到站名逐漸由香港變為外埠。——又常有恐怖片的電梯如落地獄鬼域,奇幻片就往往打開房門就是另一世界。今次「金鐘」的列車行程,則時間與空間都穿越,去到舊時異國。

現在鐵路列車奔馳於地上、地下、海底和架空軌道很平常,未來踏入車廂,下一站會不會是月球呢?如果可以去到漢朝唐朝,或是耶穌釘十字架的現場,可能性極微,但在小說和戲劇中就任何情況都可以發生,舞台和電影電視早已天馬行空,大玩特玩了。

 

原文刊於「石琪影藝談」,本社獲作者授權發表。

發佈於 博評
By 2023-11-2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