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續評伊朗無人機突破美艦空防

2023-12-05 22:42:51 最後更新日期:2023-12-07 09:36:11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400882384 2142648476075459 5993371656542628811 n編按:無人機拍攝時,數個甲板彈射器人員正在為3號彈射器做準備工作,根本沒人留意天空。(網絡圖片)

 

(前文連結)

本稿件係接續《輕新聞》以「剖析伊朗無人機迫近美航艦艾森豪事件」為題,所刊【軍事博評】稿件之補充評析。除前述稿件所剖析各項要點外,本稿件將明確指出下列各項未被各方所探討重點。

首先必須指出,美軍艾森豪號航艦打擊群(IKECSG:Dwight D. Eisenhower Carrier Strike Group) 空防體系無可置疑地,已經遭到伊朗無人機突破。不論是依據下列11月29日美軍中部戰區海軍部隊指揮官所發聲明內容:

The Dwight D. Eisenhower Carrier Strike Group (IKECSG) was conducting routine flight operations in the international waters of the Central Arabian Gulf when it detected an unmanned aerial vehicle (UAV). The UAV was visually identified as Iranian. Its closest point of approach to IKE was approximately 1,500 yards. Multiple hails and warnings were ignored by Iran.

 

抑或是由伊朗媒體所發布之影像紀錄顯示,美軍艾森豪號航艦打擊群確實未能阻止伊朗無人機迫近其編隊,並且至足以對其採取攻擊行動距離之內。

依據前述聲明內容,美軍係透過目視辨認方式,確認該機係屬伊朗之無人機;但令人不解的是美軍未能提供相關影像紀錄以及說明該無人機之機種或是編號,基於此點,確實是讓美軍中部戰區海軍部隊指揮官所發聲明可信度,存在讓人質疑空間。

儘管依據下列聲明內容,美軍聲稱是在11月28日實施例常飛機起降作業時,發現伊朗無人機接近艾森豪號航艦

Iranian unmanned aircraft took unsafe and unprofessional actions near USS Dwight D. Eisenhower (CVN 69) (IKE) during the course of routine flight operations in international waters, Nov. 28.

 

Mk 38 M編按:2000年時,俄軍遠東艦隊兩架SU-24MR偵察機赴外圍防空飛機不備時,近距衝過其防區並飛掠小鷹號航母的上方。(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但伊朗媒體所公布錄影帶顯示日期是11月26日,當美軍通過荷姆斯海峽時,派遣無人機迫近艾森豪號航艦所拍攝影像紀錄。不過美軍並未直接對此回應,因此更讓此等應對過程變成各執一辭之羅生門。不過相對起來,美軍確實是在媒體宣傳戰上落居下風。但美軍航艦打擊群空防體系遭致突破,卻是無法辯駁鐵定事實。

 Mk 38 M22編按:荷姆斯海峽最窄處只有21海浬,而伊朗與阿曼都是行12海浬領海制,故理論上該海峽沒有完全無限制航行通道,現時該海域阿曼方面有兩條航道可供商船自由出入,但進波斯灣的航道相當靠近伊朗一側,伊朗若派出飛機在領海邊緣徘徊,其實都是國家主權行為。(網絡圖片)

 

其次就要指出,美軍在處理航艦打擊群空防遭致突破事件上,假若確如其所宣稱,能夠掌握到伊朗無人機動態,而非渾然不知其空防預警體系業已遭致突破,則吾人就可認定美軍對此顯然是缺乏反制手段。從影像紀錄顯示,美軍並未改變其運動態勢,並且透過航艦飛行甲板上各項活動跡象,亦無法證明美軍曾派遣任何兵力對伊朗無人機採取攔截反制行動。

對照2023年2月4日美軍曾經派遣F-22「猛禽」(Raptor)隱形戰機,以響尾蛇空對空導彈,擊落由中國大陸飄流至美國本土上空之氣象氣球。隨後在數日後,又傳出再派遣同型戰機在加拿大育空地區(Yukon Territory)擊落不明高空氣球,最後卻發現該氣球為「北伊利諾伊州瓶蓋氣球隊」(NIBBB:Northern Illinois Bottlecap Balloon Brigade)所擁有科學研究氣球飛航儎臺之烏龍事件。

3339039編按:無人機與由人控制的軍備的另一種典型衝突:今年4月,北約美軍在黑海利用M-9無人機進行偵察任務時,俄軍派出的攔截機前來干擾,結果令該無人機墜毀。其實撞擊說不是沒有問題,反而是問題不少,MQ-9的螺旋槳十分靠近垂尾,若SU-27的巨大機身撞上螺旋槳,不但槳葉會斷(而且是全斷,而不是兩槳葉彎曲),垂尾必定也和SU-27機身撞在一起,兩機很大機會會立即墜毀。這更可能是SU-27的強烈高熱尾氣噴中了螺旋奬。讓其變形並減少升力或變形成倒槳。(圖片來自連結1連結2)

 

再加上2023年3月14日俄羅斯曾經在黑海空域,派遣軍機攔截美軍MQ-9 無人機,事後美軍曾經公布影像資料,指控俄羅斯戰機透過噴油以及衝撞,最後導致美軍無人機墜毀。但俄羅斯雖未否認曾經藉由空中排放燃油,以便干擾美軍無人機飛航,但亦未完全接受美軍說辭,反而聲稱美軍係因本身操作不當而墜海。

從前述狀況來看,實在讓人難以相信,美軍航艦打擊群會坐視伊朗無人機在其編隊如此近距離活動,但卻束手無策完全不採取任何反制手段。對照最近美艦毫無顧忌地擊落由葉門「胡希運動」(Houthi Movement )組織所施放之伊朗所產製無人機,或是在2020年1月3日在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發動空襲刺殺伊朗負責境外軍事與秘密行動之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將軍,美軍顯然對此有所顧忌,所以才會投鼠忌器無法斷然採取反制行動。

FB IMAA1B編按:胡希(胡塞)武裝近日多次實質支援加沙巴人,除脅持以色列富翁擁有的貨輪(有指甚至已燒毀)外,還發射無人機攻擊以色列目標,不過美國在中途攔截外,還未實施"源頭打擊"。(網絡圖片)

 

就此吾人應可推估出美軍艾森豪號航艦打擊群,其所轄兵力目前遵奉執行之「交戰規則」(ROE:Rule of Engagement),顯然是對於源自伊朗本土之軍事目標,或是直接對於伊朗境內採取軍事行動是有所約束。

誠然伊朗無人機並未採取任何具體敵對行動,僅是進入美軍單方面所宣告,在航艦周邊所劃設之飛航管制區內,假若美軍確實是如此所宣稱,能夠偵獲並且掌握對方飛航動態,看來是因為美軍權衡得失與可能導致後果後,才會選擇發佈抗議聲明,但卻未採取具體反制行動。

 FB IMAA1C編按:現時對無人機的控制,可以透過無線電或衛星訊號在後方數百甚至上千公厘外實時遙控的,但基於視場問題,對周圍環境的感知仍比較差,而且若果無人機沒有把截到的公開頻道放話後送的能力,控制員也未必知道發生何事。(網絡圖片)

 

此外就要談到美軍聲明中所宣稱「伊朗完全無視多次呼叫與警告」(Multiple hails and warnings were ignored by Iran.)是否合理;基本上目前各國空防體系對於入侵其周邊空域,不論是自行劃設但卻缺乏國際法地位之防空識別區,或是具有完全主權地位之領空,通常都會透過頻率為121.5MHz之國際航空緊急通聯頻率(aircraft emergency frequency,亦稱為Guard Channel或是「國際航空遇險信號」IAD:International Air Distress),並且亦有可能同時通過專門由軍用航空儎臺所守值,頻率為243.0MHz之軍用航空遇險信號(MAD:Military Air Distress)頻道,進行通聯發送警告。

maxresd233編按:現時的國際航空規範對於各類無人機的飛行其實比較少也不完備,以會明碼宣稱空域警告為例,大型無人機收到訊號還可以後送決策;然而若是中小型無人機,天線空間不足關係,可能無法將自己收到的明碼訊號直接後送,結果任何廣播也變成無望了。(圖片來自航空自衛隊)

 

但是問題是出在目前並無任何國際民航條約或是航空活動規範,對於無人機操縱與控制單位,是否要在施放無人機時,當其在空中飛航階段,開啟並收聽前述國際緊急通話波道有所要求。其次就是許多無人機飛航活動範圍與操控單位距離相當遙遠,往往必須經過地面、空中與衛星中繼站臺,轉發無人機本身所回送之飛航狀況各項資訊,以及操縱者所下達其中包括控制運動以及開啟各項偵蒐裝備或是施放武器之各項指令。

所以當無法確認無人機操縱與控制單位,確實能夠獲知透過前述國際緊急通聯頻率,所發送之各種警告或是呼叫信文,其實是無法據以指控他方置之不理。明明已理解此種作法並無具體保證,而且在相當程度上算是做個表面功夫,確實是要各方更對美國海軍之專業素養感到懷疑。

Mk 38 MGS 002伯克級上可真是有美軍比較常用的MK-38 25MM鏈砲,且這個除對海外,還是有對空能力的。然而那對空能力也只有55度仰角,對於更高仰角的無人機基本無能為力。艦上通常還有可對空的M2機槍,但這些武器也未必能打到無人機的高度,若果無法毅然發射導彈,對於部分高度的無人機也是無計可施的。然而無計可施還是無計可施,片段見到眾人都沒有跑到砲位就位,那就……(圖片來自SEA FORCE)

 

最後對於美軍所聲稱對無人機提出警告,其實不論是採取警告射擊,對著天空向無人機發射信號彈,甚至是運用閃光照射無人機,其實都是具體警示行動,亦不會產生威脅與傷害,同時亦可讓無人機操縱單位理解其意圖,但相對上還算是安全合理。但若是檢視伊朗無人機所拍攝之影像紀錄,卻沒有看到任何類似措施,因此更讓人懷疑美軍到底有沒有發現伊朗無人機飛航動態。

其實目前許多無人機飛航活動,為考量空中飛航安全,多半都會開啟識別信號答訊系統,同樣亦可能會開啟「廣播式自動相關監視系統」(ADS-B:Automatic Dependent Surveillance-Broadcast)提供更多飛航動態資訊。但吾人必須思考,若是因為開啟此等裝置,卻會變成被偵獲並且被擊落原因時,無人機操縱控制單位是否還會再繼續開啟此等系統,對於民用航空活動又會產生何種飛航安全威脅呢?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3-12-0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