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呂琪:風雲變幻 新年已到

2024-01-08 17:00:18 最後更新日期:2024-01-08 17:53:38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main A2編按:無人機、無人載具大量應用於戰爭,是這兩年俄烏戰爭最具代表性的事件,也可能是新世代戰爭形態的開始。(網絡圖片)

 

動盪不安的2023年,戰火始終籠罩著全球各地:持續不斷的俄烏衝突一直在消耗著歐洲,年底哈馬斯的利劍刺破了中東局勢,讓加沙地帶一躍取代俄烏成為全球焦點。2024年悄然而至,展望新的一年,大眾期盼的和平和全球協作發展依然遙遙無期,地區性摩擦將伴隨始終。

Eagle pda2編按:很諷刺的是,過往不太長的歷史上可以看到,世道不靈時的民主選舉,可以變成極端勢力抬頭甚至奪取政權的契機,三十年代歐洲各類極右勢力抬頭是重要例子,當然當中包括最著名的那位……(圖片來自大英百科全書)

 

超級大選年

2024年將是全球的大選之年。據不完全統計,2024年全球將有76個國家與地區舉行大選,將發生100多場選舉活動,覆蓋41.7億人口,占世界總人口41%,全球GDP 42%。北美、歐洲、俄羅斯、南亞等地區多個國家都將經歷重要的政治選舉,這些大選將深刻改變全球的政治走勢。

這其中對中國影響重大的有兩場大選:美國總統大選和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美國2024年大選分三個階段:黨內初選(上半年)、黨內總統候選人確定(7-8月)、兩黨候選人競選(8月-11月大選前)。儘管現階段美國大選的序幕剛剛拉開,但可以預測,白宮的新總統將會在拜登和特朗普之間誕生,不管這兩位誰將入主白宮,中美之間的鬥爭是不會改變的。

 Eagle pda1編按:特朗普和拜登的爭持,某程度上除反映美式超老人政治外,更代表美國不同州、不同種族、不同階級與不同意識形態的衝突會愈演愈烈。更領人擔憂的是,美國的內部衝突和其他國家不同,是可以嚴重影響區域安全與世界和平的。

 

這場選舉中兩位候選人一定會在中美關係上大做文章,7年前特朗普上台後拉開的中美貿易戰,已經不可能熄火。這兩位合共執政的7年時間證明,他們在治理內政搞好國內經濟上實在缺乏高招,唯一可以把控的就只有外交:特朗普的做法是一言不和就「退群」,凡是認為對己不利的政策和組織一概置之不理;拜登的做法就是「點火」,只要背離美國利益的地方就挑唆。所以不論誰上台,對於中國來說無非是明鬥還是暗鬥,是擼起袖子幹仗,還是台下拳腳相加。

 a59e58c66d5648ee5cb83c3f8438f526編按:事實上台灣的選舉,民粹主義極為濃厚,候選人政策論述不足但更重情感動員,理性成份偏少……民眾更易作出不合適的選擇。(網絡圖片)

 

而另一場大選可以說就在眼前:2024年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將于2024年1月13日(星期六)投票並開票。此前已在12月11日舉行候選人抽籤決定號次,民眾黨柯文哲抽中1號,民進黨賴清德抽中2號,國民黨侯友宜抽中3號。其實對於台灣地區的選舉,其本身不會對中國產生多大的影響,這三位候選人骨子裡都不是真正意義上支持兩岸統一的。 

民進黨自不必說,他們若要支持統一等於自殺。柯文哲和侯友宜明裡暗裡跟台獨說不清道不明,對於他們來說,不統不獨就是利益最大化。唯一值得關注的是,1月13日的當選人會不會宣佈「台獨」,如果會,那兩岸之間必然刀兵相見,武統的局勢將不可避免發生。不過考慮到目前美國大選還沒結果,這三位不管是誰上台也不會馬上宣佈這種極端政策,屆時還要看美國的意思,但在其任內做出改變兩岸現狀之舉則難以預料。

90198dc6編按:相對來說,普京和莫迪的選舉地位可比較穩妥,不過莫迪近年受到不少國內問題困擾,也無法實現承諾的經濟與社會改革,連任實有隱患。(YOUTUBE擷圖)

 

而印度和俄羅斯的大選,目前來看對中國影響不大。如無意外,普京和莫迪將繼續連任,這兩位也會繼續保持現有的政策不變。鑒於拜登或特朗普上台都不會改變美國的對俄政策,因此中俄之間依舊會保持「背靠背」戰略關係。莫迪上台中印之間依然繼續小衝突不斷,大衝突不會發生,這是印度一直以來的政策。

20230604003234編按:俄烏雙方都拼命向東亞某國搜求各類無人機的零件或流散在市場上的各種無人機,最終組成無人機大軍輔助進攻。是次戰爭也最終揭開無人機大規模實戰應用的初戰,其透徹程度甚至深入排級甚至班級的進攻和小規模精確空中支援上。(圖片來自片段截圖)

 

戰爭連環套

延續到2024年的兩場重大戰爭,近期俄羅斯已經在俄烏戰爭逐步取得上風。12月26日,烏軍總司令紮盧日內在記者會上承認,烏克蘭軍隊已經從頓涅茨克的馬林卡撤退,這是自2023年5月烏軍丟失軍事重鎮巴赫穆特後,又一次軍事失敗。

烏軍丟掉馬林卡意味著烏軍失去進攻頓涅茨克的重要橋頭堡,未來烏軍想要收復頓涅茨克就很困難了。有消息聲稱,為應對這個危機,烏軍的5個預備役旅匆忙結束在英國的訓練回國作戰,以應對俄軍接下來可能對阿爾特莫夫斯克和阿夫德耶夫卡的攻勢。

design11編按:民兵利用地下渠道伏擊以軍戰甲車的畫面(圖中中彈的似乎是痴虎式重型裝甲運兵車),比起以軍的圍城更代表了這場戰爭的基本現況。(片段截圖)

 

雪上加霜的是,自從2023年10月份哈馬斯在加沙地帶展開對以色列的軍事行動以來,烏克蘭方面獲得軍事援助就日漸稀少。特別是巴以開戰之初,以軍接連的慘敗導致整個西方國家的資源都傾向以色列。對於俄羅斯來說,哈馬斯的這一次軍事行動太重要了,以色列被哈馬斯、胡塞武裝和真主黨圍毆後,俄軍在戰場上的壓力馬上減輕不少。所以,哈馬斯這次行動的背後,大概率有俄羅斯的支持。

這兩場戰爭是個連環套,歐美國家如果想減輕以色列的壓力,那必然要在烏克蘭方面對俄做出一點讓步。不過還是上面說到的,明年恰逢大選之年,在白宮寶座揭曉之前,沒有哪個國家敢於在這方面做出任何保證。而且明年不單只是美俄的大選之年,按照烏克蘭的憲法,2024年也是烏克蘭的法定選舉之年。烏克蘭憲法寫明五年一次的大選,而澤連斯基是2019年上台的,所以2024年烏克蘭也要選舉的。

 409812084 3417358185242419 6596258182693739222 n編按:很不幸的是,巴以戰爭某程度上和以色列選舉及左右翼之爭有關,而且更可能是當權者在選舉弱勢後以鞏固權力及民心的卑劣手段。

 

因為戰爭澤連斯基行使了特別法案,暫時凍結選舉直到戰爭出現轉機。不過最近歐美國家向烏克蘭施壓、要求烏如期舉行大選後,雖然沒有公佈正式日期,但迫於壓力,澤連斯基也宣佈將在2024年擇機公佈選舉時間表。不過鑒於澤連斯基籍「戰時總統」的形象贏得更多支持,即使現在舉行選舉,澤連斯基繼續執政的幾率也是最大的。所以這兩場環環相扣的戰爭短期內結束的機會不大,但是戰爭的烈度會相對的放緩。

53435948AAA編按:普遍有個很大誤區是,吸引美元回流美國本土,有助解決債務問題,但由本年國債增幅接近3兆美元來看,國債上升已經是無法回頭的路。(圖片來自連結)

 

圍繞中國的戰事

2024年還會有其他地方再起戰事嗎?目前來看,比較危險的地區就是中國沿海。美國是一直希望在中國周邊發起一場類似俄烏之間的戰爭,作為中美對抗中美國最後的一招,就是台海戰爭。美國的如意算盤就是台灣、日本、韓國、菲律賓這些國家和地區抱團跟中國爆發衝突,而自己作為幕後BOSS在操縱這些國家以及地區,提供援助、買賣軍火。

403067472編按:阿夫迪夫卡鎮東面戰線附近,烏軍目標已經常受砲火甚至導引炸彈攻擊。現時的戰爭形態仍是以俄軍鞏固陣地以吸引烏軍衝擊火力網,借以消耗更多烏軍兵源。(微博視頻截圖)

 

這樣的目的非常明顯,一來可逼迫美元回流,解決自己的債務危機(編按:不過雖已有大量美元回流,但債務問題還是愈來愈深)。二來讓中國陷入戰爭,才能有效抑制中國的發展之路。當然這也是自從中美翻臉以來,美國一直希望發生的局面。可惜的是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美國的這群小弟並不敢在大哥不下場的情況下挑戰中國。而美國肯定不想自己出頭,所以美國的這個最後一招也一直壓箱底,只是隨著來年美國債務危機的進一步加劇,難保美國不會狗急跳牆蓄意製造衝突,脅迫自己的小弟們開打。

2023年過去了,雖有兩場戰爭以及一些小規模的衝突,但是縱向對比也算是一個難得的和平年代。雖然紛爭在所難免,但願2024年世界能化解分歧,實現真正的和平!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1-08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