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呂琪:泥足深陷 越南的自我救贖之路

2024-06-05 17:08:03 最後更新日期:2024-06-06 09:52:12
呂琪

香港輕新聞特邀軍事評論員

 29738A1編按:越南女首富張美蘭,先涉足房地產,繼而發起募資詐騙,合共被控行賄和挪用44億美元的罪名。(YOUTUBE擷圖)

 

近期,東西方陣營接連向中國示好,不僅美國政府官員、大亨摩肩接踵來訪中國,歐洲和亞洲鄰國也來訪、邀約不斷,其中就有與中國「相愛相殺」了上千年的越南。

發展經濟與反腐並舉

我們的鄰國越南,近來國內形勢發生劇烈的變化,國家領導層集體大換血。本屆越共中央的最高領導機構——政治局共有18名成員,王庭惠、武文賞、張氏梅分別排名第四到第六。隨著三人近日接連辭職,加上年前陸續辭職的范平明、阮春福、陳俊英,本屆政治局因政治問題辭職的成員已達三分之一。其實導致越南政壇困局的就是一個「錢」字,所以從4月份開始,越南方面先後派出了四批高管來中國訪問,其真實意圖就是來借錢的。

 NNB3編按:越南這兩三年經濟的動蕩,除了2020年的新冠問題,最主要影響的其實是2023年的全面反腐運動及產業鏈因能源等各種問題需要重整。(圖片來自連結)

早幾年被寄予厚望的改革,連年GDP高增長的越南,去年突然遭遇斷崖式經濟下跌,造成了這次越南政壇的大洗牌。這一切都起源於越南去年開始的全面反腐敗行動。對此越南國家通訊社也直言不諱地指出,此次高層官員的下台,都多多少少與貪污腐敗有關。此前很多文章談及越南的反腐,都會提到曾經的越南女首富:張美蘭和她的萬盛發公司,張美蘭作為越南有史以來最大的詐騙案主角,今年已因挪用鉅款及行賄被越南當局判處死刑,尚待執行。

把這次越南的反腐起源定位於此,認為是張美蘭案引發了越南政局的地震,似乎過於片面,其實越南的反腐運動開展得很早。1980年代末,隨著中越邊境戰爭結束,越南也完成了從柬埔寨的撤軍。特別是蘇聯停止了對自己的經濟援助後,百廢待興的越南政府決定,開始學習中國老大哥進行改革,以期改善自己的經濟環境。

NNB1編按:越南現時有點像中國於1990年代後期至2000年代的經濟爆發時期,工業產量一路上升,城市面貌大幅改變,而且GDP長年升幅也接近10%水平。(圖片來自連結1)

 

為此,越南在1990年派出以閑賦多年的開國元勳武元甲為代表的高規格訪問團,以參加北京亞運會為名來中國訪問學習。亞運會開幕式後,訪問團對中國多個城市進行考察,隨後越南下定決心搞自己的改革開放。同年越南政府也頒佈第240號文件,決定經濟改革和反腐敗要一起開展,越南當局在全國範圍內部署「開展反腐敗鬥爭」。

在1996年的越共八大上,腐敗現象被正式列為越南面臨的「四大危機」之一。2011年阮富仲出任越共中央總書記以來,積極進行反腐運動。2012年5月,越共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會議成立中央預防與反腐敗工作指導委員會,直屬越共中央政治局領導,阮富仲親自擔任主任。2013年2月,他牽頭主持成立越南預防打擊腐敗中央指導委員會,希望通過制度反腐,從根本上遏制腐敗滋生。

untitlA2編按:越南軍隊經適這傳統,甚至在北越建國早期就出現。不過當時只是固定於某些行業,然而在八十年代開始小規模開放改革後,軍隊能參與的商業活動也進一步擴大,甚至可涉及金融、運輸與房地產行業。事實上,解放軍也在90年代後期前有類似情況,並被視為補貼軍隊日常開支的途徑,但在90年代中期開始以後,軍委會就一直致力於軍隊「脫商」,而這過程大約於2000年代初完成。

 

也正是這次會議上,阮富仲提出著名的「熔爐計劃」:「熔爐燒旺了,濕柴火扔進去也得燃燒」,反腐就是要從退休的「乾柴」,到在位的「濕柴」全面開展,反腐無禁區、無例外、不庇護。2016年阮在十二屆黨代會任期內強力反腐,掀起反腐風暴,多次強調「反腐敗不停歇,無禁區,無安全著陸」,在黨內和民間都樹立很高的威信。

至此阮富仲主導的「熔爐式」反腐運動力度明顯加大,進入全面反腐階段,無禁區、無差別地嚴查大案要案。數百名政府高官和企業高管被捕,已經觸及到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的最高級別官員。「熔爐行動」開始深入到關乎國家經濟命脈的能源、金融等領域。

可以看得出,越南當局特別是最高領導人對於反腐這件事還是極其重視,但是自從決定搞自己的「改革開放」以來,堅持反腐的越南,卻出現越反越腐,越腐越大的情況。有人把這個歸咎於體制問題,認為越南當局監管不力,對於特權階層的監督不到位,導致權力產生腐敗,這一點有道理但並不全面。

歐洲燈塔的墮落

在分析越南情況前我們可以先看歐洲阿爾巴尼亞的例子:這個國家不大但是名氣可不小,過去一直號稱「歐洲的燈塔」,曾經先後對抗過蘇聯,美國以及中國。這個國家的人民以及領導人,都具有本事不大脾氣不小的屬性。

就在近日,阿爾巴尼亞總理還在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面的公開場合直接說:全世界有三大魔鬼,讓整個世界變的不安,這三大魔鬼就是美國、前蘇聯和以色列——換種方式,就是美帝國主義、蘇維埃共和國和猶太復國主義

NNB2編按:1992年重新開放後,阿爾巴尼亞在起路線上其實沒和南歐國家差太遠,但在1992-1996年的募資公司風暴後走上歧途,最終經濟受重創並被其他國家所拋離........(網絡圖片)

 

1990年代,隨著蘇聯解體東歐劇變,阿爾巴尼亞也開始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但是自從二戰結束後,從沒有認真進行過經濟建設和發展的阿爾巴尼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進行所謂的市場經濟。當時的阿爾巴尼亞總統,民主黨領袖貝裡沙給出的藥方是發展金融業務,增強國內資金的流通,刺激國內企業的發展。

一些民營的募資公司應運而生,這些公司用高利率誘惑人們存款,隨後將這些存款用於放貸和運營。起初這些公司還保持謹小慎微,而政府對於這些緩解資金壓力的公司,亦保持鼓勵和扶持態度,短時內亦顯得和諧共處。隨著越來越多類似企業雨後春筍一般地冒出來,各種募資公司之間的競爭逐漸熾熱化,為了搶佔更大的市場,利率成為最直觀的引誘工具。

                               編按:冷戰後西方媒體都指俄烏陷入寡頭經濟及政治中,但事實上除少數原本有較穩健經濟體子的國家外,東歐其實都陷入不同程度的寡頭經濟/政治當中,其起因在於原共產政府解散、新政治變賣國有資源準備私有化時,一批私人資本家馬上以低價賤買,並以此控制國家的核心產業及資源,成為某程度上可控制國家的資本主義集團。(圖片來自連結)

 

特別是有些政府官員身涉其中,甚至現身為這些傳銷公司代言宣傳,成為它們的保護傘,使得這些公司日益猖獗。而阿國境內的經濟,便在這種日益惡性的競爭中變得畸形。利滾利的雪團之下,是阿國人民無法抑制的貪婪和短視,亦醞釀了傳銷的開端。拆東牆、補西牆的行為屢見不鮮,唯有不斷的吸納資金,方可保障正常的公司運營,回饋儲戶的利率。

一時間整個阿爾巴尼亞全國都變成陷入瘋狂,舉國上下成為「傳銷之國」。泡沫終會破滅,1996年,當這些募資公司宣佈破產,擠兌開始,更多的公司選擇卷款跑路。然後就是引起血本無歸的阿國人民的強烈不滿,於是暴亂和內戰開始。直到1997年3月28日,聯合國派遣多國保護部隊,平息阿國的內亂,但損失已經造成,一切都無可挽回。阿爾巴尼亞也從此成為了歐洲最貧窮的國家,直到現在仍無法恢復元氣。

untitled1 2編按:近年中國國內的高科技產業,也有將次級工序轉到東南亞一帶,加上其他國家的訂單,東南亞各國尤其越南得益不少。(圖片來自連結)

 

未如人願的「熔爐計

其實這次越南的情況與當年的阿爾巴尼亞類似,此前越南歷經20年的改革開放,也取得了不小的進展。特別是2010後,隨著中國開始的經濟產業調整,提出「騰籠換鳥」概念,大批的中下游低端製造業開始向周邊轉移。越南承接了大量的這類中國產業,確實讓越南的經濟呈現出一股的勃勃生機,以至於越南整個國家在一股接棒中國,成為全球重要製造業國家的讚美聲中忘乎所以。

於是,越南開始大搞基建,擴大產業規模,以期待接收更多從中國轉移而來的產業鏈。這些投入都需要錢,錢從哪裡來呢?在越南國庫也不充裕的情況下,最快速的方法當然是民間集資。其實從張美蘭詐騙案就可以看得出端倪。

 

編按: 編按:事實上,這種民間集資詐騙在東亞及東南亞60-90年代經濟快速發展時很常見,幾乎各國或各地區都有類似經驗,而且更多是以保守的儲蓄投資和私貨為途徑。

 

2013年以前,張美蘭和他的萬盛發公司從事的還是房地產開發。這期間張的代表作,就是西貢時代廣場和溫莎酒店項目,時代廣場成為越南最重要的商業圈。而溫莎酒店更成為2006年越南舉辦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的場所。2013年開始,張美蘭非法發行債券,先後共向投資者籌集數萬億越南盾(約合人民幣900億),隨後張美蘭偽造大量貸款手續,空手套白狼,從其實際控制的西貢商業銀行(SCB)提取巨額資金用於不同用途。

這次越南的經濟危機嚴格來說,就是一次「阿爾巴尼亞」事件重演。當中美貿易爭端發生後,特別是中國部分產業鏈開始轉移時,越南在沒有認清自己實際情況下,就開始急於搶山頭,屬於人心不足蛇吞象。越南想吃下大部分來自中國的產業鏈,有一個最明顯的薄弱環節,那就是電力供應嚴重不足。

 untitlA1編按:越南有相當大的水力發電比重,不過弱點是很受雨量影響。另外,這6至7年越南一直有向雲南買電,但又不讓中國建電廠,同時自家的核能建設又很緩慢,煤電又因需考慮碳稅問題而減緩開發進度,造就去年開始的缺電情況。(網絡圖片)

 

工業化的盡頭就是電力,而越南工業電力一直都靠壓縮本國平民用電,以及購買國外的高價電維持,自己電站建設一直跟不上需求。其間,為了避免中國的過度參與,承包給日本住友集團的電站項目也中途下馬,產業結構的不合理,催生了畸形經濟模式。

而越南本身軍政商不分家的特色,也引發了這一波的民間集資騙局的爆發,造成國內資金鏈斷裂,從而引發資金暴雷,也導致不少靠集資搞活經濟作為政績上台的高管紛紛落馬。我們從這次越南請辭、落馬官員出身可以看得出,都是從這十年越南經濟增長最快,招商引資最多的省份起家的。隨著萬盛發、福山以及順安這些近十年越南當局打造的金牌企業,紛紛陷入集資詐騙醜聞,這一批官員也相應紛紛落馬。

不過這次事件除了說明越南經濟發展陷入沼澤,也說明阮富仲十幾年的「熔爐計劃」,未觸及到腐敗的根源。不過所幸他對越南政局,還是有著很強的掌控能力。出了問題,80多歲的阮富仲還能大刀闊斧進行斷肢求存,新上馬的蘇林起家靠的就是反腐。雖然越南的政局短時間內不會發生大變化,但面臨內憂外患的經濟壓力,更考驗他的領導才能。

發佈於 博評
By 2024-06-0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