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皇家海軍打腫臉充胖子出航巡弋 

2021-01-24 14:10:12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編按:VMFA-211"威克島復仇者"中隊算是伊麗莎白女王號的常客了,去年10月英軍參與北約演習,該艦主要的艦載機部隊就是由該中隊所權充。(英國皇家海軍所撮)

 

美國海軍將派遣戰機與軍艦,加入英國皇家海軍「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HMS Queen Elizabeth, R08)打擊群任務編組,預計在2021年5月啟航之地中海、印度洋與東亞海域巡弋任務。

依據軍事網站Military.com以及美國海軍協會新聞網(USNI:United States Navy Institute)等多個媒體報導指稱,特朗普政府執政末期擔任代理國防部長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在離職前與英國國防大臣華勒斯(Ben Wallace)簽署正式協議,將派遣配備F-35戰機之美國海軍陸戰隊第211戰鬥攻擊機中隊(VMFA-211)進駐「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同時再派遣神盾級驅逐艦蘇利文兄弟號(USS The Sullivans, DDG-68)納入該戰鬥群任務編組,擔任護航屏衛兵力。

編按:自從伊麗莎白級兩艦服役以來,大小問題不斷,例如去年初威爾斯親王號即因排水管破裂而大規模水浸,至現在仍在維修中。這不清楚究竟是建造大艦的斷層太長,還是次承包商的品質出現問題了。

 

皇家海軍「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從出廠完成裝備驗收測試,從2018年秋季開始,分別歷經過編號Westlant 18以及Westlant 19兩度遠程航行訓練部署任務,但歷經多次航艦內部機件故障以及戰機成軍進度落後影響,直到2021年1月4日才正式對外宣稱該艦已達成初始作戰能力(IOC:Initial Operating Capability)。

在過去兩三年成軍訓練期間內,英國皇家海軍不斷高調對外宣示,2021年將派遣該航艦打擊群實施遠航巡弋任務,所有訓練期程都指向未來此項任務部署規劃進度。儘管2020年夏季該艦受到裝備妥善問題影響,多半都是靠泊港內進行整備與維修,引起各界高度懷疑,皇家海軍到底能否如期執行遠航巡弋任務;但最後該艦還是奮力參加每兩年一次由英國所主辦,2020年10月4日至15日於蘇格蘭周邊海域之聯合戰士2020年第二階段(Exercise Joint Warrior 20-2)海上實兵演習,總算讓英國國防高層心頭暫時放下擔憂重擔。

編按:冷戰前、中期也有美軍艦載機來到英國航母上,不過是禮節性訪問居多,而且只有幾架的規模,畢竟當時當時仍有多艘中重型與輕型航母的皇家海軍仍然是全球第二大海軍航空隊兵力,其單波次的攻擊力不會比同期美軍重型航母弱多少。(圖片來源:Phantom F4K網站)

 

不過在2021年5月正式啟航前,該航艦打擊群預計在2021年3月還是要進行海上操演,以便確認其實施遠海巡弋任務前之戰備狀況。而美國海軍陸戰隊戰機兵力早就在2020年9月就已經進駐過「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當時就已經傳出美國海軍陸戰隊航空兵力將參與英國皇家海軍遠航巡弋任務,但等到前述正式協議對外曝光後,整個兵力編組才獲得證實。

編按:皇家海軍現時最為嚴重的問題,其實是一線艦艇可靠性大降—主力防空艦45型由於設計上的缺陷,出勤率非常低,當中最嚴重的問題是其燃氣輪機 / 柴油發電機組的綜合電力推進系統,在熱帶地區使用有機會性能大降甚至發生故障,引發全艦停電。加上其他事故與日常維修,曾令45型六艦全部躺在港內整整一年沒出勤,英國海軍竟然只能靠八艘23型反潛護衛艦撐場。及後英國唯有在艦體中多加一部柴油發電機才能解決這問題,而第一艘改裝的無畏號要到3月才完成工程。問題來了,今次兩艘45型驅逐艦的推進系統還是未改進的,加上巡航開始是五月後,全艦停電事故恐怕還是有機會上演的。(圖片來自英國皇家海軍及Twitter)

 

原來英國皇家海軍針對2021年遠航巡弋任務之兵力編組,除作為編隊核心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進駐在該艦之F-35戰機、美林(Merlin)型以及野貓(Wildcat)型反潛旋翼機兵力外,還將包括45型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與防禦者號(HMS Defender),再加上23型巡防艦(大陸稱護衛艦)肯特號(HMS Kent)以及里奇蒙號(HMS Richmond);此外原則上應將包括一艘核潛艦兵力,擔任水下屏衛護航兵力,但英國皇家海軍亦循例不對外宣布該項兵力番號。

編按:去年10月參加「聯合戰士」(Joint Warrior)演習的伊利沙伯航母戰鬥群多國特遣隊合影。現時英軍要編出一支完整艦隊在海外進行戰鬥巡邏,還是相當困難,除非和盟友合組編隊。(DEFPOST 網站圖片)

 

至於配合該航艦打擊群海上巡弋之後勤支援艦艇,則是由英國皇家輔助艦隊補給艦維多利亞堡(RFA Fort Victoria),再加上尚未具體指派納入任務編組之一艘潮汐級燃油補給艦(Tide-class tanker),作為任務全程提供海上補給之作業平臺。但是由於此英美兩國間之協議對外曝光,是否還會另有變數,尚待後續觀察,可能要等到正式啟航時,才能夠真正確認。 

編按:莫講得到國際認可,現在連國內讚譽都幾乎絕跡。英國民眾更關心的,恐怕不是英軍如何在海外耀舞揚威,而是抗疫不力的政府如何帶領英國走出疫情及面對脫歐後的不明朗前途。(YOUTUBE 擷圖)。

 

針對英國刻意高調派遣皇家海軍航艦打擊群執行遠洋巡弋任務,整個過程搞到如此一波三折,並且需要如此長久前置整備作業時間,其實原本打算宣揚國威激勵英國人心熱潮,早就降溫到谷底。而且到最後還要靠美國拔刀相助,恐怕更是顏面無光,這整個過程是否會弄巧成拙適得其反,看來狀況是不太妙。

其實整個事情發展到此種狀況,確實亦非皇家海軍或是英國政府原先所能預料,但是整個建造該艦完工期程與生產品質確實是不若預期那樣理想,同時美國生產F-35戰機亦是進度落後,甚至該型戰機在實際成軍服勤後亦是問題多多,英國皇家海軍與空軍接收戰機進度以及訓練成軍狀況亦不盡人意,所以到最後必須狼狽地請美國海軍陸戰隊上陣代打,皇家海軍其實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所以最後必須運用話術加以掩飾,找出個驗證英國與美國協同作戰能力作為藉口,並往臉上貼金聲稱是展現英美雙邊關係。

編按:F-35雖然試量產已超過15年,第一批部隊更早已於5年前服役,現在甚至有600架以上,價格也降至相當合理的水平,但還遲遲未能進入全速生產狀態,皆因飛機射控程式仍有不少問題、維修要求遠比當初設定高且昂貴,妥善率也未達碼要求(整體妥善率只有50%,B型更低),而且現在要開始陸續把使用65nm的中央處理器換成成14nm級別,才能趕得上更新版本射控的計算要求,是故剛辭職的美國國防部長亦曾對F-35的進度表示深度失望與無語。(美國海軍照片)。

 

其實到目前為止,英國政府與皇家海軍對於未來進行遠洋巡弋任務具體細節從未加以說明,究竟此番遠行對於未來若是要執行軍事作戰行動,會具有何種驗證效用,整個任務目地是否具有針對性與指向性,確實仍然還是疑雲重重,到處留下讓各方無法理解之謎團。

儘管英國國防大臣華勒斯針對目前將未來遠洋巡弋暫定名稱為“Carrier Strike Group 21”之任務,嚴肅表示其為20年來最具雄心之軍事部署行動,並聲稱:「吾人將前進部署更多海軍兵力於全球最重要地域,以便維護提供我國各項補給所需之航運要道。」(We shall forward-deploy more of our naval assets in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regions, protecting the shipping lanes that supply our nation.)但此種說法卻讓人懷疑,當大英帝國並未提出此等軍力部署時,其航運通航其實亦未受到任何妨礙與影響?在兵力部署真空期中,英國又是如何因應與維護其海運安全呢?

編按:現在亞洲海盜最猖獗的地方是在馬六甲海峽、巽他海峽、蘇祿海與錫布延海等地,主要圍繞的是印尼、菲律賓南部及沙勞越等周邊海域,和南海沒什麼關係;反而南沙群島的海運安保障十分高,一來離岸甚遠可避開海盜,二來這裏是各國海軍與海巡力量集中地,海盜作案和找死沒分別。圖為一批被菲律賓警察拘捕的海盜。(YOUTUBE 擷圖)

 

其實這就是目前西方世界對於全球安全思維上最嚴重盲點所在;許多打著維護航行自由之軍事行動,其本質卻是與表面所說理由毫不相干。特別是在航運通行完全沒有問題之海域,西方國家不斷在該處透過軍事操演展示武力,但對於海盜橫行商業航運備受侵擾海域,卻未見得成為西方海軍願意投入作戰兵力,施展身手提供護航肅清海上威脅之場域。

編按:未來十年,英國政府原想透過擴大海軍規模來維持全球影響力,不過有點寒酸的是,主要計劃只是在原有準備開建的31E型護衛艦(上)再加上五艘排水量相約的32型護衛艦,以強化英國海軍的中小型艦隻"打雜"能力而已。32型更接近將原有反水雷作戰艦隻拼合進31型的任務模組中,配置其實更接近重武裝一點的OPV,除可釋出更多遠洋艦艇外,對英國海軍遠洋能力提升有限。(照片來源:軍武狂人夢)

 

西諺有云:“a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患難之交見真情),其實是西方國家必須真正思考之戰略問題癥結所在。西方各國在過去二十年來,在全球各處投入軍事作戰,但最後是否獲得國際社會肯定,並且受人稱道與感激,恐怕其政治領袖心知肚明成果不若預期。而問題出在何處,其實就是因為只思考本身世界觀,未能設身處地思考究竟這個世界是如何運轉;而皇家海軍打腫臉充胖子出航遠洋巡弋,恐怕唐寧街十號必須透過內部政治精算,好好在西敏寺下議院來討論,這究竟是否會成為毫無意義之賠本生意呢?

 

作者張競先生簡介:中華民國榮民,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著述文稿課題廣泛,獲得讀者極多迴響。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1-01-24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