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無雙直傳:墮胎權與反墮胎爭議 撕裂美國社會的另一種子

2022-05-10 12:47:40 最後更新日期:2022-05-10 13:52:22
無雙直傳

學研社成員,著有《全球化多面體:我們如何面對》一書。生於政治家庭,由細到大經歷無數次大、小選戰,由派傳單、貼海報到運籌帷握,決勝帷幕之內。深感大江東去,浪淘盡,不如神遊張家界。既厭倦政治,又離不開政治。閒時只好提筆論政,如風花雪月。

VisitingtheCourt(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網站擷圖)

墮胎權與反墮胎從來都是令美國社會撕裂的議題。支持婦女有墮胎權的名為選擇派(Pro-choice),反墮胎、支持胎兒有生存權的名為生命派(Pro-life)。

早在十九世紀的美國,大多由共和黨主政的「紅州」,便開始立法禁止墮胎,直至1973年的「羅伊訴韋德(Roe V. Wade)案」,判決德克薩斯州刑法中限制婦女墮胎權是違反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正當法律程序」條款。從此,美國婦女的墮胎權才受美國憲法保護[註1]。

螢幕截圖 2022 05 10 下午1.34.29羅伊(左)訴韋德案是美國最高法院在墮胎問題上做出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於 1973 年以 7 票對 2 票作出裁決墮胎權受美國憲法保護。法院稱,隱私法適用於墮胎權,允許婦女決定是否可以選擇墮胎;法院裁定,墮胎可以保護婦女的健康,保護人類生命的潛力。(Historica網站擷圖)

所以,當近日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取得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內部文件,顯示最高法院大法官們對推翻「羅伊訴韋德案」判決形成多數意見,在美國社會造成極大爭議,美國各地支持墮胎權的民眾都示威反對最高法院,因為這意味著婦女的墮胎權不再受美國憲法保護,各州可再次自行立法禁止墮胎。

如果從雙方的理念來論的話,都有一定的道理,一方著重婦女的選擇權利,另一方則著重胎兒的生命權利,但在政治現實上,雙方的理念卻成為不可協調的衝突,甚至衍生出暴力行為。

據美國全國墮胎聯合會(National Abortion Federation,NAF)的統計,從1977到2009年美國及加拿大涉及反墮胎的暴力行為共有6143宗,當中8宗是謀殺,17宗意圖謀殺,炸彈案41宗,縱火175宗,意圖爆炸及縱火96宗。因反墮胎的滋擾恐嚇案,達156961宗,當中642宗為炸彈恐嚇[註2]。

最經典的案例,是FBI十大通輯犯之一的埃里克・魯道夫(Eric Rudolph),他於1996至1998年共製造了四次爆炸案。1996年,他在亞特蘭大奧運會期間於亞特蘭大奧運公園內引爆炸彈,導致一名婦人死亡,百多人受傷。1998年他又於伯明瀚墮胎診所引爆炸彈,導致一名警員死亡,一名護士一隻眼永久傷殘[註3]。魯道夫在法庭上表示,他之所以選擇在奧運期間製造爆炸案,是因為要讓允許墮胎行為的美國政府在全世界難堪。他致法庭的聲明中說到:「因為我相信墮胎就等於謀殺,我也堅信有權採取行動阻止墮胎行為。」他承認他放置炸彈的目的,是瞄準華盛頓政府(因為允許墮胎權)和墮胎主義者[註4]。2009年,斯科特(Scott Roeder)於教堂門口槍殺了一名為人墮胎的醫生,他在庭上聲稱槍殺該醫生是為了未出生的孩子,而該名被槍殺的醫生,亦曾經被激進的反墮胎人士槍擊傷及手臂,其診所亦曾被放置炸彈[註5及6]。

在美國,反墮胎暴力不只是激進的個別事件,而是有反墮胎的恐怖組織,從事恐怖活動。例如,成立於1982年的上帝之軍(Army Of God),當年就有三名自稱為該組織的成員,綁架了一名為人墮胎的醫生及他的妻子,雖然最後被釋放,但期後仍陸績有反墮胎暴力案件涉及該組織。該組織甚至編寫了上帝之軍手冊(Army Of God Manual),闡述了他們的宗教和反墮胎意識型態,以及如何使用暴力反墮胎的方法[註7及8]。

除了宗教意識形態外,美國最高法院泄密事件的另一個爭議焦點在於,今次是美國歷史上最高法院的首次泄密,為了保持司法獨立,過去在正式的判決公佈後,市民大眾才知道大法官們的判決。但今次判決初稿外流,在社會上形成輿論壓力,泄密者就是要利用民意壓力來影響大法官們的最終判決。明顯地是政治介入司法獨立,泄密的嚴重性大於案件本身,對司法獨立造成深遠的影響。

另外,有評論認為今次事件涉及美國的中期選舉,共和黨想透過該案推翻憲法墮胎權,以鞏固選票。而現在處於弱勢,受到高通漲困擾的民主黨政府就想借助今次事件來刺激群眾在中期選舉中出來投票給民主黨,以保議席。拜登亦已開口要求支持墮胎權的民眾,於中期選舉出來投票支持。

無論今次事件是共和黨政治操作在先,還是民主黨政治操作於後,或只是個人的政治取向而泄密,今次事件影響之深,不只是涉及左右兩派群眾衝突、兩黨雙爭那麼簡單,亦涉及美國本土恐怖主義及司法獨立,動搖到制度的嚴重課題。

大法官們有此初判,是認為美國憲法沒有寫明有墮胎權,因此墮胎權應交回州的政府決定。從聯邦制的角度看,大法官們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現在司法事件演變成政治事件,無論大法官們最後如何決定,雙方的群眾和兩黨都會認為是對方「出術」、出了「茅招」(使用了陰謀詭計、骯髒招數)。共和黨支持者和生命派,會認為對方政治介入司法,破壞了司法獨立;民主黨支持者和選擇派,則會認為對方借保守派法官佔多數的優勢剝奪婦女在憲法的墮胎權利。美國社會可能更見撕裂、兩黨更營惡鬥,甚至可能刺激到新一波的反墮胎暴力浪潮。

最後,說回「羅伊訴韋德案」,該案的原告人羅伊(羅伊是她的化名,其真名是諾瑪・麥科維 Norma McCorvey 女士),戲劇性的由爭取婦女墮胎權的人士,到後來搖身一變為反墮胎人士,並曾以這兩種矛盾的立場各自出了自傳,但到臨終前又在紀錄片中告白稱,表明後來立場轉變成反墮胎是因為收了錢而演出來。但無論真相如何,羅伊女士到最後認為自己只是雙方的棋子[註9]。

今次的泄密事件中,美國群眾又何嘗不是雙方的棋子。

 

作者為學研社成員,著有《全球化多面體 我們如何面對》一書

參考資料

1.《羅伊訴韋德案》 維基百科條目

2. VIOLENCE AND DISRUTION STATISTICS National Abortion Federation

3.《Eric Rudolph》 FBI網站

4.《1996年美國亞特特蘭大爆炸案疑犯作案動機查明》 2005/04/15 中國日報網

5.《Man who Killed late-term abortion doctor gets lighter sentence》 2016/11/23 CBS News

6.《I shot US abortion doctor to protect children, Scott Roeder tells court》 2010/01/29 The Guardian

7.《反墮胎暴力

8.《Army Of God》 維基百科條目

9.《美國墮胎權的催生者,後來為何支持反墮胎?「羅伊訴韋德案」原告臨終前的震撼告白:一切都是演出來的》 2020/05/20 風傳媒

發佈於 博評
By 2022-05-10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