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瑞士烏克蘭和平峰會難有結果

2024-06-07 23:12:26 最後更新日期:2024-06-08 13:18:19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447786490 3647277288920420 1624250039973023312 n編按:一個月前,北歐五國峰會上,五國領導人與澤連斯基會面,並簽署安全合作協議,承諾向烏克蘭提供軍事和財政支持。協議內容還包括將為烏克蘭未來加入歐盟和北約提供支持。五國峰會可算是歐盟下一個子集團,和東歐集團一樣,亦可以制約歐盟對外關係的決策,(Photo: Fredrik Sandberg/TT)

 

本月15日至16日瑞士聯邦委員會將於瑞士下瓦爾登州(Canton Nidwalden)布爾根施托克度假村(Bürgenstock Resort),針對俄羅斯與烏克蘭戰事,邀請各國政府高層召開和平會議。

此項會議預計將由目前擔任瑞士聯邦主席,亦就是瑞士聯邦元首維奧拉·阿姆赫德(Viola Amherd)親自主持;瑞士聯邦委員會已經在4月10日對外宣布將召開此項和平峰會,並且透過各項外交聯繫管道,廣泛邀請各國高層參與其事。

就目前瑞士政府對外宣示會議目標觀察,其雖希望依據國際法與聯合國憲章,促成各方高層對話,以便擬定和平方案,達成全面、公正並且能夠持久和平狀態,但就目前會議架構來說,恐怕到頭來很難獲得任何具體可行結果。

447843036 3647258212255661 2902596814377971452 n編按:為阻止俄軍(可能)已發動的夏季攻勢,美國和北約已開放烏克蘭使用部份提供的武器攻擊個別俄國境內的目標。然而除了效果成疑外,這很可能導致俄軍加大對烏克蘭境內目標的攻擊,甚至引致戰爭進一步升級的可能。(網絡圖片)

 

首先必須指出,在此項會議之前,國際社會已經分別於2023年6月24日在哥本哈根、2023年8月5日至6日在吉達、2023年10月28日至29日在馬爾他以及2024年1月中旬在瑞士達沃斯,針對烏克蘭戰事發展狀況以及未來和平方案,在各個不同政府代表層級架構下,舉辦過四場和平會議。在這些會議中,各國代表依據本身立場各抒己見,亦深入討論多個議題,但從未獲得任何具體結論。

對於本次瑞士政府所主導召開之烏克蘭和平峰會,其實就客觀條件與情勢分析,基於下列各系因素,恐怕亦會難以獲得任何具有實質意義並且能夠具體可行之結論。首先必須指出,目前俄羅斯與烏克蘭仍然處於交戰狀態,在尚未終止戰鬥行動前,就開始預擬和平方案,除非認定某方氣數已盡,目前戰場交鋒都是垂死掙扎,勝券在握者才能思考戰後處置方案,提出交戰各方所能接受政治妥協條件

860x394編按:事實上,經過兩年時間,西方對於烏克蘭的軍火供應鏈已開始上軌道,但俄國的陸戰裝備生產速度卻早一步至達到冷戰以來最高,未來的戰況加劇幾乎已是無可避免發生的事,甚至可能上升至俄國與北約發生直接衝突的地步。(圖片來自連結)

 

但就目前看來,俄羅斯與烏克蘭仍然在地面戰線相互糾纏,以拉鋸戰態勢陷入膠著狀態。不論從莫斯科視角抑或是從基輔立場預判未來戰事發展狀況,雙方都並不認為本身未來將會落敗,所以都沒有意願儘速先行透過談判達成停火或是停戰協議。這就像賭局中賭客還在不斷加碼下注,此時都還認為有機會贏得更多時,此時要是期待賭客願意離開賭桌,將手中籌碼兌現,顯然是不切實際期待。

其次就是目前以往四次和平會議參與各方,都是遵循2022年11月烏克蘭總統則倫斯基所提出10點和平方案,作為思考討論基礎。誠然獲得西方國家呼應配合,特別是七大工業國與歐盟支持與背書下,讓烏克蘭政府所提出政治期待,確實成為國際社會召開和平會議研討基調,但此種單方面所提條件,不論獲得多少呼應與迴響,到頭來不能被莫斯科方面所接受,其實都是白費功夫。

857fe296 e298 412f 83d7 27137deb130b編按:由3月以來,烏軍的M1A1SA坦克已被擊毀至少10-11台(圖中有數張是不同角度重覆計算的),且幾乎全是被無人機、步兵用反坦克彈、雷射導引砲彈(當然還有一架T-72B3)擊毀,當中連一架俄軍坦克擊毀的戰績都沒有。不切實際的談判條件,以及與之完全不相配的戰況,根本無法達成任何談判。(網絡圖片)

 

再者必須要提醒,儘管在表面上國際社會諸多成員積極參與此等和平會議,但就國際法理來說,若要處理烏克蘭與俄羅斯雙方爭議與衝突,應且希望能夠達成具體可行和平方案,任何機制都必須具有正當性與合法性,同時必須由衝突交戰當事國同意接受其調停或是仲裁,否則任何議和談判與協商,都無法獲得交戰國本身接受與承認。

因此任何和平會議不論參與國家再多,只要未經交戰當事國授權或是聯合國安理會決議,恐怕都很難獲得正當性與合法性。此時經由會議討論議決,不論獲得任何具體和平方案,只要當事國置身事外,沒有參與討論磋商,和平會議亦未獲得授權,此時因為缺乏適當權限,此種和平方案根本就是難以獲得當事國接受,所以就此判斷瑞士政府召開烏克蘭和平峰會難有結果,其實是相當合理推論。

NNB5編按:烏軍最高指揮由去年以來的戰略,都是要求得到更大戰果以換取更多援助,或者為對自己有利的談判達到條件,然而由去年6月以來,即使已換上更強調並願意執行攻勢作戰的西爾斯基上將,由於本身實力的問題及俄軍改變戰略,烏軍不但損失更大量有生力量,且戰略也愈加惡化。雖說軍事是政治的延伸,但軍事力量在客觀條件不足的情兄下,不但很難為政治服務,甚至還會讓自己的處境愈加惡化。(圖片來自連結)

 

此外假若深入思考,為何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對於召開和平峰會反應如此積極,特別是當烏克蘭境內戰局明顯轉趨不利時,身為領導人卻將整個焦點,放在此種不具實質效用國際和平會議,究竟澤倫斯基是何種算計?說實在話,此等和平會議基本上是一面倒地為烏克蘭在營造聲勢,並且要繼續維繫西方國家繼續援助烏克蘭所需社會氛圍,所以烏克蘭明知此種峰會都只是虛應故事表面文章,但未能繼續獲得西方援助,亦不得不全力配合賣命演出。

NNB4編按:最近烏軍不惜一切,就算其他地方的預備隊都抽走,集中一處攻擊俄軍進攻哈爾科夫州並建立的緩衝區,似乎更多是因為在瑞士和平峰會前展示一下烏軍仍有反攻能力,從而挽留後續的軍事與財政支援。不過這樣不計其他戰線守備情況的進攻,似乎沒有讓俄軍有實質性退卻,反而讓其他地區俄軍放膽向前進攻,頗有斬獲。(YOUTUBE擷圖)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面對實際戰局發展並不順利,被迫要透過國際社會各項外交作為,以便維繫他國提供援助,內心焦慮與煩躁情緒亦逐漸現於言表。這就是在面對北京提出「俄羅斯與烏克蘭雙方認可、各方平等參與以及對所有和平方案進行公平討論」三項要素,並且後續公開表示領導人習近平將不會出席峰會後,澤倫斯基開始失態指控北京阻撓他國參與瑞士和平會議真正原因所在。

瑞士針對烏克蘭情勢所召開之和平峰會,儘管聲稱係奠基於以往四次和平會議所獲得共識,但說實在話,確實是很難找到以往會議所獲結論與未來預定議題以及議程相互間之因果關係。特別是許多參與會議國家,就國際法理來說,都不是此場軍事衝突當事國或是關係國,因此最後只能發表某些清談,對著俄烏衝突態勢唱些高調,但對於俄烏雙方整個矛盾糾葛,其實根本就沒有任何發言權可言。

 448003編按:任何和平談判,不可能沒有對方代表或領導人出席,尤其是現時取得優勢的一方……(圖片來自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最後還是要說,對於瑞士政府有心召開烏克蘭和平會議,但卻未能遵循國際社會各種議和會議基本規範,明顯是為烏克蘭在國際舞臺單方面營造聲勢,並且亦應當理解基本上很難獲得具體結果,還要繼續高調召集各國高層前來參與會議,其實是在損耗本身在國際社會所具聲譽,來推動此項完全無法具備實質意義,亦無可能有助於解決俄烏衝突之國際會議,說實在話,確實是相當令人遺憾。

解鈴還須繫鈴人,俄羅斯與烏克蘭雙方衝突必須由其本身去化解矛盾,其他國家涉入調停時,亦必須獲得兩國同意,但不知何時國際社會才能真正願意面對雙方矛盾與衝突之根源,並且由俄烏面對面協商解決方案?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獲得真正和平!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6-07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