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談談美軍陸戰隊換裝兩棲甲車

2024-07-05 23:24:10 最後更新日期:2024-07-06 22:58:50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Marines from the Amphibious Combat Vehicle new equipment training team complete an operator course in the vehicle. NETT Marines train to become subject matter experts on new equipment, such as the ACV, in order to teach other Marines how to maintain and operate newly-fielded equipment. In addition to instructing Marines, the NET team reviews and provides input to training manuals and 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 help develop ranges and plan field operations for Marines. (U.S. Marine Corps photo by Ashley Calingo)編按:兩棲戰鬥車ACV是美國海軍陸戰隊放棄EFV後的產物,現在甚至乎也是代表海軍陸戰隊大規模轉型後高強度兩棲戰鬥任務減少後的產物。(圖片來自美國海軍陸戰隊官網)

 

最近有數則涉及美國海軍陸戰隊最新型兩棲戰鬥車(ACV:Amphibious Combat Vehicle),在東亞地區活動之軍事動態報導;當然最受人關注焦點就是6月29日美國海軍陸戰第3師第4團獲得撥發配備之兩棲戰鬥車,順利運抵琉球那霸港。該單位係經常性納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三遠征軍(III MEF:III Marine Expeditionary Force)作戰編組兵力,因此特別對接收此項重要作戰儎臺高調發布新聞稿。

不過在此之前,各方並未注意到美國海軍陸戰隊第十五遠征隊(15th MEU:15th Marine Expeditionary Unit)已經由美國海軍兩棲船塢登陸艦哈波費里(USS Harpers Ferry,LSD 49)裝載,在6月25日駛抵美國海軍琉球白灘軍區(White Beach Naval Facility on Okinawa)海岸,並使用該型兩棲戰鬥車在灘岸海域,由第三遠征作戰訓練群(3rd Expeditionary Operations Training Group)協助支援訓練,實施艦岸運動(ship-to-shore maneuver)以及兩棲甲車脫逃演練(egress training exercise)。

Task Force Regulars, headed by 5th Battalion, 20th Infantry Regiment, 1st Stryker Brigade Combat Team, 2nd Infantry Division and the 1st Brigade Combat Team, Philippine Army, completed a Combined Arms Live-Fire Exercise during Balikatan 2019 at Colonel Ernesto Ravina Air Base, Philippines, April 10, 2019. Balikatan is an annual U.S.-Philippine military training exercise in its 35th iteration which focuses on a variety of missions, including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disaster relief, counter-terrorism, and other combined military operations held from April 1 to April 12. Balikatan enables participating forces to maintain a high level of readiness and responsiveness and enhances combined military-to-military relations and capabilities. (U.S. Army Photo by Sgt. 1st Class John Etheridge)編按:今年的美菲年度「肩併肩」演習合照,後面有四台ACV兩棲輪式步戰。(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其實在此項操演之前,早在4月22日至5月10日期間內,美菲年度「肩併肩」演習(Exercise Balikatan)中,5月4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十五遠征隊,同樣透過兩棲船塢登陸艦「哈波費里」裝載,在巴拉旺島生蠔灣(Oyster Bay, Palawan)水上靶場,就已經讓新型兩棲戰鬥車初試啼聲。當時將該型兩棲戰鬥車經由泛水下卸後,編成水上突擊隊形,運用該型兩棲裝甲車所配備MK1940公厘榴彈發射器之遙控武器系統,對多種岸上目標實施射擊訓練。

由於目前美國海軍陸戰隊第十五遠征隊係納入美國海軍第76特遣部隊作戰編組,直屬總部位於日本橫須賀第七艦隊,並協同美國海軍第七遠征打擊群(Expeditionary Strike Group 7),擔任第七艦隊所轄兩棲遠征作戰戰備兵力。因此吾人可以理解到,前述兩棲兵力必然是經常進駐兩棲船塢登陸艦「哈波費里」,隨時能夠依據任務派遣命令,前往指定目標區,遂行各類型兩棲作戰。

2016102AA2編按:美國由二戰後期至70年代三種主要水陸兩棲運兵載具:LVTP-4、LVTP-5及AAV-7(前稱LVTP-7)。LVPT-6型並未投產,故不列入當中。(網絡圖片)

 

回溯兩棲戰鬥車整個建造案發展歷程,其實是相當曲折;其前型兩棲裝甲車係目前仍未被美國海軍陸戰隊完全換裝,並且具備多次實戰經驗之AAV-7兩棲突擊車(Amphibious Assault Vehicle);該型兩棲裝甲車係源自1964年3月啟動之LVTP-7研製計畫,1967年9月完成編號LVPTX12(Landing Vehicle Personnel Tracked Experimental, Model 12)原型車,並且順利通過測試投入生產,從1972年開始逐步換裝,成為美國海軍陸戰隊標準兩棲作戰儎臺。

日後隨著作戰需求提升,美國海軍陸戰隊本來打算研製新型兩棲裝甲車,但推動該型兩棲甲車後續更新換裝計畫進程並不順利,因此美國海軍陸戰隊不得不透過裝備升級作為補強措施,並更在1982年開始啟動該型車服役壽命延長計畫(SLEP: Service Life Extension Program),但同時亦重新開設生產線,產製更新裝備系統後之同型兩棲甲車。

CC RAM 111419 ff 131 PR hi res編按:MV-22的確給予美國海軍陸戰隊更高的部署速度,但其高昂價格也擠佔了原本已急需發展的陸戰隊兩棲戰車的開資源。(圖片來自波音公司)

 

假若細數此型兩棲裝甲車所曾歷經眾多更新換裝工程項目,恐怕是足以作為武器工藝發展經典研究項目;但就目前來說,由於預備換裝之新型兩棲戰鬥車生產製造能量有限,其他衍生型指揮車、砲車以及戰場工兵救濟車研製進度亦不理想,因此AAV-7兩棲突擊車還是要維持戰備,相關整修與延壽更新還是繼續執行,預計在2035年時才會完成所有換裝作業。

其實最讓美國海軍陸戰隊感到失望之AAV-7兩棲突擊車研發更新換裝投資案,應該算是本世紀初期由通用動力公司陸地系統部門(GDLS:General Dynamics Land Systems),所提出原先稱為先進兩棲突擊儎具(AAAV:Advanced Amphibious Assault Vehicle),後來更名為遠征戰鬥儎具(EFV:Expeditionary Fighting Vehicle)之研發製造案。

20161020024028bfd編按:EFV高速滑行三大板斧:2700匹超大馬力引擎及噴水推進統、前進時可提供一定車體升力的擋浪板,以及負重輪可縮到與車底齊平、大幅減少阻力的懸掛系統。這個形態的EFV,更像一條水上滑行艇。不過因為引擎要求太高,故障率也變得很難讓人接受,而且單價超過2200萬美元,故最後還是放棄開發。(網絡圖片)

 

該項研發製造案原先係搭配MV-22鶚(Osprey)式傾斜旋翼機以及LCAC-1氣墊登陸艇(Landing Craft Air Cushion),共同作為支持美國海軍陸戰隊遂行「自海向陸機動作戰」(OMFTS:Operational Maneuver From The Sea),落實三棲登陸兵力投射作戰構想之重要單元;但由於整個原型車裝備使用可靠度受到質疑,故障率高到讓美國海軍陸戰隊不同意其能夠完成測試進入量產階段。

再加上美國國會針對美軍在阿富汗以及伊拉克戰場,裝甲運兵車與戰術輪車飽受反抗勢力土製炸彈(IED: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威脅,產生嚴重傷亡之現實狀況,因此要求必須更新設計方案,提供部隊更強防護能力,提升作戰人員戰場生存機率,更讓遠征戰鬥儎具研製過程受到重重阻礙,最後不得不在2011年年初放棄整個研發生產製造方案。

2016102AA編按:其他國家仍在努力研發能高速滑水的兩棲車族,左圖為俄國的BMMP水陸兩用車內構及衍生的車族。特別之處是它可使用多種衍生自阿馬塔系列戰甲車的多種武器塔,包括57MM速射砲(125MM驅逐戰車的砲塔則來自章魚驅逐戰車);右圖是韓國發表的KAAV-II車族,包括2017年公報的三個車型三步走。2019年ADEX 展銷會上公報的車型較接近EFV但更小型,同時性能其實更接近"第一部曲"車型的性能要求。(網絡圖片)

 

而此時美國海軍陸戰隊原先與美國陸軍共同合作發展,希望能夠取代LAV-25輪式裝甲車以及美國陸軍史崔克裝甲車(Stryker Infantry Fighting Vehicle或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之陸戰隊人員輸送車(MPC:Marine Personnel Carrier)研發計畫亦在2013年6月14日受到預算不足限制必須叫停;面對此種狀況,美國海軍陸戰隊就在2014年宣稱會續會將MPC研發計畫相關需求,導入兩棲戰鬥車研發製造方案,這就是為何原本美國海軍陸戰隊使用履帶為主流設計之兩棲步兵裝甲儎臺,會產生如此重大急轉彎,改採裝甲輪車設計方案最重要關鍵要素。

images 12編按:ACV的另外三種構形,即40MM砲步戰型、裝甲救護型及指揮型,現在尚在發展中。事實上,比較起中國的05式兩棲高速戰甲車族擁有八種子型,ACV的子型號的確略嫌不足,也不見任何機動砲兵支援火力。(網絡圖片)

imag12A編按:ACV仍然採用傳統的螺旋槳水上推進系統,這和過去60年水陸兩棲戰甲車(如上圖的BTR-60)的渡海方法沒有顯著分別,水上速度更別去指望了。(網絡圖片) 

 

 

不過經過如此多波折後,美國海軍陸戰隊最終還是接受原先由義大利依維科(Iveco)所產製SuperAV輪式裝甲車為基礎,並再由英國航太系統(BAE system)改進各項配備後所設計之ACV兩棲戰鬥車。並且依據該車型,分別研發產製步兵戰鬥車、指揮車、砲車以及工兵救濟車等各式衍生型號,並且從2020年啟動量產計畫;但就目前所知,各項衍生型號發展進程並不理想,僅有步兵戰鬥車生產製造狀況還算是符合進度。

images 11編按:基於數年前美國國防部規劃海軍陸戰隊也要加入島嶼海防當中,他們被部署全新的反艦任務—操作機動反艦飛彈發射車。圖為美國由挪威引入、可能取代魚叉的NSM反艦導彈。(圖片來自連結)

 

儘管目前ACV兩棲戰鬥車已經開始進入量產階段,但顯然美國海軍陸戰隊對於其灘岸運動性能還是有所保留,因此才會在各項公開資訊中不斷重申,必須繼續掌握測試兩棲戰鬥車搶灘後,在灘岸潮間地帶各種地形運動性能,能否滿足與符合戰術機動需求。 

其實將多種戰鬥裝甲車輛任務職能整併到同個儎臺,都必須面對無法真正發揮所需戰鬥能力風險;特別應該是針對灘岸地區地形要素所設計之兩棲裝甲儎臺,被迫亦要後續擔任陸上作戰輕裝機動偵蒐儎臺,在推進與運動系統間相互取捨,很可能到最後會變成左右失據難以兼顧。

MAST Asia 2017 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 unveils new tracked amphibious vehicle 640 002雖然日本陸自似乎有意購買ACV,但他們也未放棄發展自己的高速兩棲登陸載具。外形比較怪異的三菱MAV輸送車,以及MAST 2019上的性能介紹展板。留意的是,其3000匹級引擎有一個人那麼高,加上排氣管道及水冷系統,難怪全車高度接近3.5米。(網絡圖片)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陸上自衛隊,早就積極組建具備兩棲作戰武力投射能力之水陸機動團,目前總計配備58輛與美軍相同系列之AAV-7系列各種型式兩棲突擊車,同時亦配合美國海軍陸戰隊進行相關更新升級工程。但當美軍ACV兩棲戰鬥車進駐部署至琉球後,都會安排開放日本自衛隊相關幕僚參觀該型兩棲戰鬥裝甲車,未來當美國海軍陸戰隊完成換裝作業後,顯然日本自衛隊就很有可能成為潛在客戶。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7-05

手機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