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評】張競:檢視情研成果 分析作業能量

2024-01-02 23:35:39 最後更新日期:2024-01-04 10:51:14
張競

中華民國榮民,中華戰略學會資深研究員,曾任海軍中權軍艦艦長,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績優畢業,英國赫爾大學政治學博士,目前在大學執教國際關係等政治學入門課程。勤於媒體針砭時政與探論國際現勢,亦經常接受媒體電訪;偶爾出席政論節目,評論政軍議題。

03b1510723044db5d321fc24ed54920b編按:相對於某地區媒體與"智庫"粗疏與充滿偏見的報導,美國專門智庫對於胡中明上將的履歷分析就有深度得多。而且基於其統籌作戰計劃及各類海軍對外活動的經驗,智庫們更認為在艦隊及多兵種聯合作戰、海軍外交等多方面,他可能比歷任更為專業。(照片來自新華社)

 

中國大陸在2023年12月25日發布解放軍高層人事晉升與新職任命訊息,其中新任海軍司令員胡中明晉任上將,引發各方關注與解讀;許多媒體報導基本態度持平,但不免還是會猜測新任人事安排,是否有可能因新人新政產生政策調整,不過亦有趁此順勢胡亂臆測稿件問世。

在台灣就有官方智庫學者以《共軍海軍司令易主或與潛艦事故有關》為題,依據前任司令員董軍上將任期較短,刻意推論提早去職或可證明外傳核潛艦意外事故真有其事。結果該份稿件很快就被指出分析荒誕離譜,特別是執筆者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董軍本人還出席前述晉任儀式,卻趁機亂做文章,最後搞到自取其辱。

i src 030301658編按:有很多媒體見胡上將是潛艇兵出身,就覺得他是潛艇派、會壓制水面艦的發展,甚至是習主席剷除軍中異己的「刀手」等,偏偏就沒有人留意他其實是潛艇和水面艦也待過也考獲核潛、常規潛和導彈驅逐艦艦長資歷的。更有甚者,長期在北海艦隊和參謀部作為高級軍官的經歷,更賦與他艦隊指揮和日常管理的經驗。別忘記遼寧號戰鬥群在這數年的訓練中,艦載機平均出擊架次已達到正常水平的每機每日出擊兩次,即至少50-60架次 / 日的水平。要知道相比現役美軍航母,遼寧的艦載機數量只有其一半以下而已。(網絡圖片)

 

然而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 Naval War College)針對中國大陸海洋戰略發展前景所設立中國海事研究所(CMSI: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卻是在12月27日以《胡上將開始掌舵:中國新任海軍司令員會帶來作戰專業》(Admiral Hu to the Helm:China’s New Navy Commander Brings Operational Expertise)為題(全文連結在此),由該所所長沙曼(Director of CMSI, Captain Christopher Sharman, USN (Ret.))與該院戰略教授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共同執筆,依據公開資訊,針對胡中明人事派職,提出相關分析。在該份稿件中就直接就董軍在晉任儀式中現身,判斷本次人事晉任性質應為「依序與可預期之調動」(orderly and expected transition)。

416151《胡上將開始掌舵:中國新任海軍司令員會帶來作戰專業》(Admiral Hu to the Helm:China’s New Navy Commander Brings Operational Expertise)全文。(圖片來自連結)

 

其實中國海事研究所這份包括註釋在內篇幅不過4頁之簡短分析稿件,基本上就是透過公開情報(OSINT:Open Source Intelligence)資訊,經過研析整理後所獲得成果。但從其字裡行間、引述資訊與推論程度,卻可讓專業人士藉此分析出該機構在處理公開情報時之作業能量;在此為《輕新聞》讀者提出下列各點說明,期能有助於解讀此項情報研析結論。

093-11.jpg編按:根據美國的「中國海事研究所發表報告」搜尋超過14年前的《解放軍報》紀錄,胡中明上將在2009年曾作為一艘新型潛艇的測試艇長,進行過淺海試航測試,並能迅速應對因下潛慣性過大而與海床擦撞的險情。由於他當時還在第二潛艇支隊服役,故這條新艇很可能就是09III型的二號艦。(網絡圖片)

 

首先要指出,本份中國海事研究所分析稿件確實認真檢視中共軍方高層人事晉升任命儀式相關首長出席狀況;其實在冷戰時代,美蘇雙方都非常重視各國重要政治集會中政府首長與政黨領袖出席與座次安排狀況,透過此種出席政治學與座席政治學,希望能夠解讀出相關政治人物權勢發展行情與變化狀況。當然有時亦利用此等政治集會相關政治人物互動狀況,搭配特定對象外觀氣色與言談舉止,推估其健康狀況,並推論未來人事動向。

 i src 03030編按:在重要政治會議上,排名先後次序很重要,但並不是所有場合都是這樣排的。(圖片來自大公報)

 

許多媒體亦經常運用此等出席政治學,針對威權政體特定政治人物多久未曾公開現身,提出許多臆測與推論。有時同樣模式亦會用在民主社會,特別是高層官員與政治領袖互動狀況,配合共同參加之公開活動,用來判斷政治人物宦海起伏發展前景。不過此等推論通常都存在某些風險,同時更必須充分理解在不同政治集會中,許多排資論輩規則互有差異,因此座次安排有時未見得會與政治排名相同,假若不能掌握此等基本資訊,就很容易產生誤解與誤判。

其次就要談到這份分析稿件所列出16個註釋,過濾掉作者簡介與補充說明外,讀者應可掌握到分析研究者所運用公開資訊涵蓋範圍;運用此種分析技巧,就是如同要從端出廚房菜餚成品中,檢視其所用來烹飪菜蔬與肉品究竟為何。顯然這份報告不但是運用中國大陸官方媒體所報導資訊,並且經過適當翻譯處理,亦曾直接參考南非媒體所提供英文報導,由此就可理解該研究所必然是運用美國情報圈(IC:Intelligence Community)所提供之系統性資料庫。

 093 11SA編按:二戰期間收集各類日本開源情報如報刊或電台廣播的FBMS。(圖片來自連結1)

 

美國從1941年建立「外國廣播監聽處」(FBMS:Foreign Broadcast Monitoring Service)開始,就不斷擴大對於媒體報導等公開情報蒐集作業;1947年依據國家安全法案,將FBMS改制建立隸屬於中央情報局之「外國廣播資訊處」(FBIS:Foreign Broadcast Information Service),並在1967年將其監聽作業涵蓋範圍擴大到其他國家包括廣播、電視、報紙與雜誌等大眾媒體以及重要出版品。2005年11月美國政府將FBIS再度擴編並改組為「公開情報資源中心」(Open Source Center),並且其所彙整資料仍提供相關政府部門以及軍事與外交體系運用。

i src 030A編按:公開情報本身除了利用公開媒體報道、慣常衛星照片、目標人物發表的文章、地圖、一般可截聽到的明碼通訊、軍迷拍攝到一般軍事照片或片段等。一般軍事偵聽裝置(例如大型監聽衛星)很多時也會有類似偵聽大範圍多頻譜的暗、明碼各類通訊的任務。不過要由海量的公開訊源情報中獲取有用的資料及進行合理分析,要有很大的耐性及慎密的思維。(圖片來自連結1)

 

因此中國海事研究所除本身經年累月彙整涉及中國大陸海洋戰略相關資訊外,要在短時間內就撰寫出相關分析摘要,自然就必須運用美國情報圈所提供之公開情報資訊,所以在分析該份報告所運用註解資訊時,必須理解其所涵蓋範圍並不僅是中國海事研究所具備資源,而是美國整個情報圈所可運用資產。

093 11S編按:某島某個軍事相關智庫討論胡中明任海軍總司令時,由於沒留意到原司令員董軍上將出現,便侃侃而談指他可能因為潛艇事故而被撤職。但他竟沒留意中央台對這則新聞的較深入報道:無論是文字還是電視畫面,董上將根本就座在第一排的嘉賓席且就在「C位」中。很好奇當董軍上將當上國防部長後,這位「專家」究竟應該怎樣回應……只能嘆到某島的軍事分析水平,和第一梯隊列強的智庫相比,差太遠太遠了。(照片來自中央電視台第13頻道)

 

對於掌握中國大陸政治脈動來說,審視中國大陸各項黨政集會會後所發布之新華社新聞通稿以及會議公報,以便理解出席與參加名單、會議議程以及提報單位,再對比會議結論,幾乎是各國研析中國大陸政治情勢與未來發展趨勢必要功課,因此要能夠掌握各個不同研析單位產品水準,透過觀察其對前述公開資訊之權勢能力,大概就可以看出這些機構到底有幾分本事,專家學者又能夠有多大能耐。

此外就要提到,中國海事研究所在該份報告第一個註釋中,特別列出下列文字“They thank Ken Allen, Ryan Martinson, Joel Wuthnow, and anonymous reviewers for invaluable inputs.”除三位明確具名,分別來自不同研究單位之學者專家外,本份報告在刊出前,亦經其他未具名人士審視其內容,其實從此就可理解到中國海事研究所整個研究團隊在本身編制外,能夠對外延伸脈絡與涵蓋範圍。對於掌握特定機構研究能量來說,此亦為重要參考資訊。

  29738227A1編按:當然,這些智庫的分析。怎樣也會優於拿著一堆不知真假的消息胡吹胡扯。很可惜的是,島上大部分知名且在電視上經常出現的磚家,甚至比胡吹胡扯更為下作,且對於島上人民對於自身形勢的了解,完全起了反作用。(網絡圖片)

 

最後還是要提醒讀者,在研讀該份報告時,不妨經常思考以過去已知表現,作為推估日後新職可能作為,是否能夠精準預估未知事實。更要考量不同職缺,對於其應有職責具有不同定位,依據過去實務經驗,能否充分滿足未來新職務所期待要求?講得更明白些,從老狗所玩過的舊把戲中,能否斷定老狗會不會玩新把戲?又會如何玩新把戲?中國海事研究所報告中,顯然提出相當多之大膽推估,但可信度又有多高?讀者恐怕未來要靠本身去確認答案吧!

發佈於 軍事博評
By 2024-01-02

手機分享本文: